之前一向走“陌生人社交”路线的陌陌,如今又刷新广告语:我唱歌的时候,除了嘴不动,哪都动,用视频 认识我。我跳起舞来,连我自己都害怕,用视频 认识我……

有人曾评价陌陌:一款社交APP的成功,源于约炮……
陌陌曾发广告语反驳:你默默变成狼,我陌陌变成替罪羊。上陌陌,约别的成功率更高。

近期,陌陌股价一路飘红,却陆续遭到了阿里、经纬中国的大幅减持。尤其是阿里巴巴,至少套现了超过10亿美元后,从陌陌的主要股东行列中彻底消失。2017年4月,陌陌创始人唐岩夫妇控制的家庭信托基金Gallant Future Holdings连续7天抛售陌陌股票,套现1.52亿美元。

连创始人都抛售股票,难道陌陌出现了什么状况?

从“陌生人社交”到“直播”,他如何实现财富自由?

2011年3月,唐岩创立了陌陌科技,主打“只和陌生人聊天”的社交模式。

在唐岩眼中,人都是孤独的。上班时间基本上都是和同事或圈内人聊天。下班后,和合适的陌生人交流,成为时常会感受到孤独的人的刚需。

微信主打熟人社交,而陌陌精准聚焦陌生人社交。差异化定位竞争使陌陌一跃成为陌生人社交领域的领军人物。对人类孤独感受这种痛点的把握,使陌陌的发展势如破竹。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陌陌用户数快速破亿。

陌陌在美国上市
陌陌在美国上市

陌陌火了,但是却贴上了“暧昧”的标签。2014年底,陌陌赴美上市前,唐岩直面这个标签:“把陌陌用户定义为约炮人群,是智力的偷懒。”

上市后,互联网红利消失,陌陌的发展进入瓶颈期。唐岩感受到碎片化的时间似乎成为新一轮竞争的集结地。2016年,陌陌冲进直播视频社交领域。初战告捷,净利润与营收达到了上市以来的新高度。2016年陌陌营收38.2亿元,其中直播占总营收的比重为68.1%。

尽管唐岩称直播已经成为公司“一个强大的收入和利润引擎。”但是,陌陌的目的却不仅仅是直播。唐岩称要做的是视频社交平台,“优化现有的社交体验,并引入新的社交场景和娱乐场景,陌陌正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行,逐步成为一个更大更稳定的社交娱乐社区。”

无论“陌生人社交”还是“直播”,陌陌给唐岩带来了巨额财富。

减持400万股陌陌股票,套现约1.52亿美元后,唐岩身价高达75亿元人民币。提到钱,唐岩说:“现在没有任何人的电话是我必须接的了,财富令我自由。”

直播和短视频,谁能活的更长?

继网易云音乐的煽情标语刷爆地铁后,陌陌开启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广告投放。在全国300个城市投放了预算高达数亿的广告,此次广告轰炸的目的在于,把用户头脑中关于陌陌“约炮神器”的标签撕下,重新贴上标签,“用视频认识我”:陌陌不是LBS社交平台、不是兴趣社交平台、不是直播平台,而是视频社交平台。

陌陌新广告语
陌陌新广告语

2016年被人们称为“直播年”,直播被很多人视为“截胡”了短视频。如今,今日头条,微博、爱奇艺等各大平台纷纷涉足短视频领域。短视频火了,而直播却逐渐冷却。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冷、热更迭”?直播和短视频,究竟谁更有前途?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这一口号几乎形象的说明了直播平台的特点。直播主打颜值经济,短视频倡导“记录普通人的世界”,人人皆可当主角。从这点看,短视频吸引的创业者和用户更多。

在传播性上来说,短视频要强于直播。同样是占领用户的碎片化时间,直播即时性强、互动性强,但由于场景限制,用户会逐渐失去兴趣而离开直播间。一般来说,用户很少去转发一个意义不大的直播。短视频一般比较精简、内容偏重于价值类或趣味类,很容易在用户间引起传播扩散。

陌陌倡导视频社交
陌陌倡导视频社交

从内容上说,直播由于随机性强,能沉淀下来的价值较少。而短视频对某个话题或内容进行聚焦,比如有关搞笑、美食、星座等各领域的高质量的内容创造。软广告、“贴片”广告植入更加便捷,更利于商业化变现。

百度投资了人人视频布局PGC领域短视频内容,阿里豪掷20亿资金支持新土豆转型短视频,腾讯以3.5亿美元投资快手,短视频领域看起来风光无限。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陌陌搭乘“直播”风口,股价一路飘红。但是“直播”红利期过后,短视频领域已经成为红海,高位套现也许是股东和创始人的理想选择。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陌陌股价上涨,却仍遭到股东减持和创始人套现了。也许,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直播和短视频仍会同行。但是很显然,短视频的生命力更长久,商业价值也更大。

短视频和直播相比优势明显,但是劣势也同样存在:内容同质化严重,缺乏新意,盈利能力有望提高等等。短视频的最终归属是社交,要靠流量变现来“激活”社交。而要想实现“流量变现”,必须要经营好内容,提高长期盈利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