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2016年的主题是“直播”,那么2017年就是“共享”。共享单车无疑是今年的话题之王,在某次峰会上,美团CEO王兴就共享单车发表看法。王兴认为,摩拜的方向是正确的,改造了整个自行车产业链,而ofo连接所有自行车的想法是错误的。值得注意的是,在摩拜2016年10月完成的超1亿美元C轮融资中,王兴以个人名义参与了投资。

@美团CEO 王兴:ofo提出一个连接自行车的概念,我觉得是错的、没有想清楚的概念。不存在连接自行车,这是没有意义,也不会发生的。
@财新网:一个月融两轮、半年时间估值达到独角兽,共享单车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其他互联网公司多年的发展步骤。

美团王兴
美团王兴

“出行最后一公里”有可能是个岔路口?

“有不同的自行车品牌比如飞鸽、凤凰等都在平台之上,而小黄车会相对淡出。”在戴威的布局里,未来ofo是要做一个平台。

“在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上应该是平台自己出单车,而不是想着整合连接其他车源。”王兴认为ofo错误的根本是戴威想把ofo打造成自行车版的“滴滴”。纵观共享经济案例能被共享整合的都是大体量刚性需求的产品,比如,airbnb共享房屋满足住宿需求,Uber和滴滴共享车位满足出行需求。

王兴说完没多久,ofo CEO戴威在当天下午就进行了回应。戴威表示“两家公司的策略和出发点就是不同的,没有所谓的对错之分。对于共享单车领域的竞争,在全世界都是新事物,没有可供参考的模式,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ofo在创立之初过得很艰难,本来说A轮融资2000万,后来缩减到500万都没有融到。而2016年的竞争又很激烈。戴威每一天躺床上的时候都想,“今天做了什么,我们下一步的发展该怎么做。”

就在这场隔空喊话结束没多久,ofo CEO戴威在接受CNBC采访时透露,ofo估值已经达到20亿美金,是全球最大的共享单车平台。这似乎是对王兴最任性而有力的回应。

ofo与摩拜
ofo与摩拜

共享单车市场将面临“橙黄之争”?

著名学者波兹曼在《共享经济》里,把共享经济分为几种模式。一种是“滴滴Uber模式”,平台本身不提供车辆和服务,平台做的是整合信息不对称让交易完成。另一种是“摩拜,ofo共享模式”,自己提供产品服务直接和市场发生交易。网上有一句略带调侃的话形容这两种模式“滴滴,你的就是我的;摩拜,我的就是你的。”

王兴对共享单车的看法是基于客观评述还是出于商业考量,都已经不重要了。出行O2O已被证明是一项Big business,高频需求背后是足以滋养商业模式的丰沛现金流,500亿美元估值的Uber和340亿美元估值的滴滴就是佐证。

“解决出行最后的一公里”概念的提出基于城市短途出行仍有互联网化的空间,公租自行车的运营仍依赖缺乏活力的旧体制,这样就给了摩拜、ofo们用效率加体验进行颠覆的机会。

风口的背后是资本的博弈,在共享单车领域,资本也是一切较量的核心。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摩拜单车已经完成5轮融资,目前估值100亿人民币(约15亿美金 )。ofo从开始营运至今也完成了7轮融资,仅2016年就完成了5轮,目前估值已达到20亿美金,共享单车今后的市场就是“橙黄之争”。

捅破了资本博弈这层“窗户纸”,对于以个人身份投资摩拜单车的王兴所说的ofo模式不行这句话,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小黄车制造工厂
小黄车制造工厂

共享单车是替代还是补充?

“城市短途出行最后的一公里”是公益还是商业?这是摩拜、ofo、小鸣单车等所有入局共享单车赛道上的选手都要面临的疑问。这个疑问至今还没有答案。

按相关部门测算,一辆公共自行车的生命周期为5-6年,车辆造价900多元,再加上系统、车桩以及后期维护和维修,一辆车就有7000元左右的成本。

以摩拜单车来举例,摩拜团队采用的方案是:4年免维护一次报废的模式。尽管单车成本已经从最初的6000元压缩到3000元左右,按半小时0.5元的计价,收回成本的周期也过于漫长了,更何况车辆不可能24小时处于满租状态,在寒冷的北方和重庆那样的多山城市,车辆利用率和骑行体验也会大打折扣。除此之外还存在蓄意破坏因素。共享单车被花式破坏的手段让人震惊。比如加私锁、刮掉二维码、拆掉座位,甚至还有直播将共享单车丢进河里的。这也给共享单车的运营和成本带来很大压力。

反观政府主导的公共自行车系统,它的盈利模式愈加清晰。

《今日美国》评选的全球城市公共自行车系统排名第一的杭州,恰恰是靠拍卖亭棚(即停车桩)广告来补贴运营的,2016年2月份经过39轮竞价,主城区5年广告经营权总共拍出了2.2亿元的高价, 可见日常运营毫无压力。

在一个半公益市场中(杭州8.2万辆公共自行车的免费使用率高达96%),共享单车们确实提供了更便捷的服务,但并没有证明自己拥有差异化的盈利空间。所以摩拜、ofo们究竟是城市公共自行车系统的替代还是补充,定位还存在疑问。

蒂姆·库克参观ofo
蒂姆·库克参观ofo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移动互联网时代资本就是弹药,大家争抢赛道打压对手的模式,就是尽可能多的准备弹药然后投掷到战场。达晨创投投资总监陈全形容“橙黄之战”,“是有点太疯狂了,就跟团购、直播一样。”共享单车是在资本寒冬现象下,最典型的资本催熟案例。靠快速烧钱借助资本的力量迅速建立行业壁垒,但是下一步怎么办大家谁都没想好。

共享单车是一个好概念,在能源匮乏、空气污染严重的今天,绿色出行是值得提倡的。但愿共享单车能像当初的外卖大战一样,用资本的力量培养出用户习惯,进而找到一套良性的商业模式。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资本的债终究是要还的,可以自身造血的企业才是一家健康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