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向我泼脏水可以解决司机和用户的诉求,那么,尽管多泼点。”4月18日一早,周航在朋友圈里向乐视喊话。

周航和乐视的互怼始于4月17日,周航发布一则声明称,“易到当前确实存在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

这份声明发布2小时后,乐视的官方微博进行了激烈回应,以“农夫与蛇现代版”做比,称周航诽谤,随后发出声明对周航的观点进行反驳。

昔日牵手时“同进退”的甜蜜已不复存在,周航和乐视公然开撕。

周航朋友圈

13亿资金纠纷的真相?

2015年10月,乐视战略投资易到7亿美金,并实现70%控股。在外界看来,易到“起死回生”,找到了一个好归宿。乐视的“超级生态”也因易到的加入变得更加完美,堪称双赢。

然而,当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后,易到也陷入困境。从今年春节后开始,易到司机陆续发现了司机端关闭了“提现”按钮,提现时必须到易到总部进行人工提现。同时,易到拖欠供应商资金、乘客无车可打等现象逐步出现并且愈演愈烈。

对周航提到的“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的问题,乐视进行回应,“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尽管乐视称周航对此事知晓,但是以易到为主体的贷款14亿中的13亿用于乐视汽车是否得当?当初是否告知银行?有关细节还有待银行的进一步披露。

周航易到乐视

孙宏斌曾注资乐视的150亿资金不能解救易到吗?

几个月前,孙宏斌曾向乐视注资150亿资金,为什么乐视控股的易到仍面临资金困难呢?

孙宏斌和贾跃亭完全两种风格,孙宏斌注重“买卖”、具备实业思维,在他看来,企业要想盈利,就得“该关的关,该卖的卖”。懂得赚钱,能够赚钱,才是一家前景辉煌的公司。

孙宏斌注资后,乐视内部的变动就是“上层对业绩看的更重了,花钱部门预算被砍、赚钱部门KPI变高”,而长期亏损的易到显然成为濒临被“砍掉和边缘的业务”。

贾跃亭是一个充满情怀和梦想的生态建设者。他的“生态”及“生态”的未来、为“梦想”烧钱、激进的发展方式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不得不停顿下来。处于困境中的乐视,似乎各项业务都在等着资金“续命”,而易到只是其中的一个。

周航认为“司机的劳动所得和用户的平台充值,都应当受到法律保护,这也是企业的责任。”作为易到创始人的周航说出这句话,其实不难理解。尽管乐视说其“居心叵测”,但易到平台司机提现难和用户打车难确实是乐视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周航、贾跃亭

三个人,三个立场。单独从某个立场看都没有错儿。然而这三者间却一直没能找到一个利益平衡点,于是矛盾日益激化。作为首先挑起“战端”的人,周航的内心想必也经历过一番挣扎,对司机和用户的责任、对平台名誉的维护都无可厚非。但是如果能换种乐视可以接受的方式,和乐视共同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或许会是另一番景象。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在网约车领域,最先通过烧钱提升知名度与市场占有率的是滴滴,随后其他对手也不得不参与到这场以烧钱赚取流量、抢占市场份额的战争中来。易到就是其中的一个。“有钱任性”的前提是有持续地“钱”可烧以及客户保持忠诚度。如果“没钱可烧”了,企业的自身造血就很关键,而易到却一直没能打造出自身造血能力。

创业不易,无论对于哪方,我们都应该多一些宽容和理解。虽然戏剧性变化令人唏嘘,但是当初乐视“白衣骑士”的出现,都曾让大家心怀美好。如果矛盾不可避免,那就在遵守法律的基础上,多一些理性,多一些同理心,才不会枉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