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1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完成A轮7.5亿元融资,参与领投的有上海广播电视台和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跟投的有芒果文创(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和中金佳泰基金。此轮融资后,网易云音乐估值达80亿元,用户规模达到3亿,产品上线仅四年网易旗下又诞生了一头独角兽。网易CEO丁磊是中国互联网闷声发大财的翘楚,游离于主流视野之外的丁磊曾被外界认为在与”BAT”的竞争中,网易已经掉队。现在的丁磊正在被网易打造的爆款产品重新拉回聚光灯下,顺带一一击碎了这些流言。像张小龙“用完即走”的产品理念一样,丁磊的“用户至上”与“慢哲学”重新被很多产品经理奉为圭臬。

@丁磊:挣钱只是一个顺便的事。金钱带给我的幸福感占比,可能5%都不到。

@人物杂志:如果将整个互联网比作一个考场,丁磊几乎就是考场里大家最讨厌的那种人——看似自由、散漫、晃荡,其实是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努力,最后交出一份成绩还不错的答卷。

丁磊和他的音乐乌托邦

和很多互联网创业英雄热衷社交和曝光不同,丁磊一向低调。如果把互联网江湖比喻成一个考场的话,丁磊就是那个坐在角落默默无闻的一个。当成绩下来后所有人才警醒,最大的威胁往往隐藏在憨厚的表象之下。丁磊是网易云音乐上不折不扣的网红,粉丝有10W+。充满自省式的签名“做音乐是为了与灵魂的对话与沟通~”基本定下了网易云音乐的基调。

网易云音乐在杭州地铁上的营销事件

3月份,网易云音乐在杭州地铁上的营销事件轰动一时。“理想就是离乡”;“校服是我和她唯一穿过的情侣装”;“最怕一生碌碌无为,还说平凡难能可贵”“祝你们幸福是假的,祝你幸福是真的”面对这一波营销,网友纷纷哭嚎:扎心了老铁。网易云音乐再冷门的歌,也都会有网友评论。每一首歌曲的评论区都唤醒了很多人的情绪,留言里充满对往事留恋、迷茫和孤独。

网易式评论基因和产品体验成为网易云音乐的一大特色。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给出的最新数据是:每日评论量 150 万,累计评论 4 亿条。和网易新闻的跟帖文化一样,似乎全中国爱听歌有故事的人都集中在了网易云音乐。

网易云音乐是丁磊的自留地和乌托邦,丁磊则是网易云音乐最忠实的用户和绝对权威。听歌排行累计里他的数字是8230首,丁磊喜欢的音乐被网友反复播放了141万次,丁磊创建的“开车必听曲”歌单更是被网友播放了长达428万次。从民谣到迷幻再到古典交响乐,同时覆盖二次元动漫和小语种,以一首歌平均时长3分钟来计算,连续听完需要半个多月。

丁磊的网易云音乐账号

网易产品有很强烈的丁磊烙印。他是音乐发烧友,做网易云音乐的初衷是因为市面上没有满意的音乐平台,索性自己做一个。丁磊的喜好左右着一个项目的存亡。有网易公司员工向媒体透露“丁总喜欢的项目能获得很大的优先级”。曾任网易门户副总编辑的张锐早就预感到微博要火,他亲自带出的网易微博2009年12月份就开始秘密研发。可惜丁磊不给运营的钱,最后生生被新浪微博赶超。网易云音乐是幸运的,它凝聚了丁磊对音乐的全部热情。

产品做到最后都是创始人的影子。网易的一切都是丁磊个人审美趣味的投射。从云音乐的黑胶唱片播放页面,到网易考拉的小清新文艺范儿,甚至是位于杭州网易办公区的明亮建筑。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著名德国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所提倡的“Less is more少即多”反对过度装饰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简约风格,在网易的产品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从轻博客Lofter的简约设计到网易严选清一色的MUJI风,丁磊的产品哲学就是Less is more。

动作可以慢,战略一定要对!

丁磊1993年大学毕业,1994年研究互联网,1997年创立网易,2000年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围绕着丁磊身上有很多标签,除却 “首富”、“抠门”、“控制欲强”等,还有“过于保守”。丁磊有多保守呢?两千年网易纳斯达克上市之后,丁磊成为中国首富。新浪一直有意让网易收购但是丁磊拒绝了。而盛大陈天桥为了能强行收购新浪,在二级市场买了20%的新浪股票最终铩羽而归损失惨重,陈天桥和丁磊都错失了一个巨大机遇,不同的是丁磊是主动放弃的。

作为最早涉及互联网的第一批创业者丁磊可以说是互联网的活化石,丁磊经历过互联网所有的行业变革,从前首富到被质疑“掉队”,网易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动作可以慢,战略一定要对,看准了跟上去,别人犯的错就不会再犯。”这是丁磊的风格。

网易丁磊

互联网的变现渠道只有三个,游戏、广告和电商。游戏和邮箱的广告业务是网易营收的核心,电商丁磊则在2015年才开始涉足。电商行业的弊病:品控、物流、用户体验丁磊早就暗中揣摩了许久。2015年,网易考拉和网易严选两款产品一经推出快准狠直达用户痛点。和顺丰合作保证物流体验和实效性。关于丁磊严抓产品品质知乎上有一则传闻,丁磊能一眼分出女生腿上的丝袜厚度是80D还是180D。因为出手慢,别人用血泪得出的经验教训,丁磊零成本就能获取,这在以快速变革迭代著称的互联网行业有点不可思议。网易对产品的态度一向是轻投入、慢产出,不断打磨产品这符合丁磊的性格。社交、电商、团购、直播风口网易通通没有抓住,所有人都在质疑网易就此掉队一蹶不振,可是现在的网易厚积薄发实现了弯道超车。前腾讯科技总监程苓峰评价他“中国互联网上最保守、最有耐性、最可能活上一千年,等先烈们死光了去打扫战场的人一定是丁磊。”

去年QQ音乐收购海洋音乐后,本来在线音乐市场竞争和所有互联网战争一样最后都演变成巨头的博弈——腾讯VS阿里,百度已基本出局。刚要平静的战场被后起之秀网易云音乐的强势入局所搅动。众所周知在线视频和在线音乐都是烧钱的无底洞,无数的版权需要大量的现金投入,只要存在创作版权扩充就没有上限。

文字视频内容创作已经到了红利收割期,但是音频的变现之路仍然遥遥无期。不管是刚成为“独角兽”的网易云音乐,还是正在音频市场激烈厮杀的喜马拉雅、蜻蜓等平台,又或是基于微信公众平台的“夜听”等音频类头部自媒体,依靠广告和付费订阅,相对于巨额的版权投入和内容建设,平台不能完成收支平衡,目前也都没有明确的的商业化路径,留给丁磊和网易云音乐的路还很长。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丁磊很喜欢《基业长青》这本书,书里面传达的商业理念丁磊恪守不渝。“没有几家高瞻远瞩的公司一开始就拥有伟大的构想,但是一定要有价值观和超越赚钱的使命感。” 丁磊信奉技术为王,愿意投入时间打磨技术。好的理念加好的技术,这一套商业组合拳帮助丁磊打下坚实的江山。

在唯快不破的互联网圈,丁磊是一个奇葩。他就像围棋界的李昌镐,如鳄鱼般潜伏不动等待时机,一旦瞅准机遇迅速出手一招制敌。慢,是丁磊的甲胄也是他的软肋。丁磊谨慎的性格帮助网易规避了很多弯路,但是过于“务实”的性格又使得网易往往在需要投入时却不敢大胆投入,导致很多洞悉人性的产品错过最佳孵化期而胎死腹中。如果丁磊能平衡风险与投入的两者关系,网易将如虎添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