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乎每个人都坐过网约车,但是你知道中国第一家网约车服务平台是哪一家吗?它不是滴滴,不是快的,而是易到。易到虽然是中国网约车的开创者,但是不得不说,易到在后来同滴滴,快的,以及Uber的专车大战之中,是处于下风的角色。

易到的创始人名叫周航,在昨天和今天,据多家媒体报道,易到创始人已经加盟顺为资本出任投资合伙人。之后据凤凰科技报道,易到官方回复称周航尚未离职,仍是易到CEO。

这里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信息是顺为资本董事长为雷军,而小米此前正是和乐视在多个领域构成直接竞争的关系,周航创办的易到之前被乐视收购了70%的股权。此次周航加入顺为资本成为雷军系的一员,到目前为止,事情的各方尚未在公开媒体上直接进行官方回应。

这已经不是周航第一次被传离职了,作为建立了中国第一家网约车平台的他,又有着什么样的传奇故事呢?

冯仑:如果市场风险高,创业者可以通过人为的努力进行纠正和克服,但是制度成本高,就会面临一个复杂的政策审批,牵扯到对未来制度改革带来的冲击比较大。

政策与孤独

从2010年易到成立,一直有一个叫“政策”的东西悬在易到的头上。“非法经营”这四个字一直跟随着易到成长。因为在那时,网约车的合法地位还没有得到官方的正式确认,可以说那时的网约车的确处于一个灰色地带。

周航曾经在接受艾问专访时,被问到“从2010年到2016年,这个网约车政策从无到有,从非法到合法是在你预期范围内吗?”他说:“在预期范围内,就是因为我一开始知道它就不合法,不合法我也要做。因为我自己心中认为它是个很正确、很好的事情。这点是我和别人很大的区别。绝大多数人在遇到这样的挑战的时候,通常选择是不做。哪怕是一意孤行,哪怕我已经是被潮流所抛弃了,那我也要坚持做我自己。”

易到成立的前三年,周航称有太多的踌躇,他曾说自己感受到过孤单,如同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前进,心里充满恐惧,也曾想过停下来,也曾问过自己,这个事儿是否能做成,这是不是伪需求。为什么后面没有人跟进?它到底能做多大?

周航

敌人来了

那时的网约车市场还不算一个太火热的市场,然而很快周航的孤独得到了排解,很快后来者就真的来了,而且到来的态势是前所未有的进攻态势。

滴滴,快的,以及Uber,先后加入了网约车的战场。同时,这场网约车大战开创了一种新的互联网打法,那就是通过大量的补贴烧钱,来快速占领市场。然而,周航却不同于自己的同行,他坚决地反对补贴,“双向补贴让这个行业迅速膨胀起来,但谁都知道,这个做法是不可能合理的。”他这样对艾问说。
在他看来,这种补贴除了短期内快速的占有市场,没有价值。他要坚持高端定位,与巡游出租车做出区隔,不打烧钱战。周航认为“专车必须走高端路线,易到向来不主张低价专车,也不参与疯狂的价格补贴战去扰乱正常的行业市场。”后来证明,周航的这种定位,与现在大多数城市发展规划中给网约车的定位基本一致。

但是在那时,不看重补贴的易到在那场疯狂的网约车大战中明显落在滴滴的后面。2015年,乐视成为了易到的大股东。这段与乐视的结合,在最初的日子里还算是很甜蜜。通过与乐视的捆绑销售,以及很多充值返送活动,易到的市场份额出现了上升的趋势。

然而,乐视与易到结合所形成的光环,随着乐视的资金链出现问题而烟消云散。

周航此次以投资合伙人(Venture Partner)的身份加入顺为资本,也折射出了易到现在所面临的种种问题。虽然易到加盟了乐视,但是网约车市场竞争激烈,易到也面临了更多的挑战。在用户端易到一直都有着高额充值返现的活动,但是用户反应叫车越来越难。而据新浪科技此前的报道,易到拖欠7家供应商的款项总额达到了600万元人民币。甚至易到还陷入了经营合法性的问题,未能及时办理网约车经营许可证,所以外界的判断是,近期乐视在融资汽车体育等项目上风波不断,是否能给易到输血的融资充满了悬念。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周航加入了顺为资本做投资合伙人(Venture Partner),这个合伙人的身份与全职合伙人有些不同,在国际的大基金中有一个惯例,愿意去邀请细分行业中有建树的投资人加盟国际大基金的平台,以其在某个特定领域的经验、资源、信息来服务这个基金带来更好的项目,做更权威的评估,以及维系更好的资源。所以即使周航加入了顺为资本,也并不妨碍他担任易到CEO的角色。

但是周航这次身份的转移也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思考,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他提到20多岁的时候第一次创业,犯了很多的错误,而现在认识到失败是人生的一种归宿。事事无绝对,成功无绝对,失败无绝对,活法无绝对。这个时代,我们尤其应该重新理解失败,重新定义失败,重新谈论失败,把失败当作重启我们生命的影子。倘若这个事情解决了,哪怕是部分解决了,这也是我们对社会莫大的贡献。

艾诚与周航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