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网友:李国庆简直无耻至极,按那个价格百分之95的投资者要亏钱。满嘴仁义道德,实则悲哀小人一个。

微博网友:真心没有违规,这就是资本市场的规律,有赔有赚,有胆你别投,赔钱也不能怪人家,当当也不是李国庆一个人说的算。

不卖假货是当当的底线

当当私有化

从7.812美元跌到6.7美元,当当网的私有化要约价,再一次惹恼了市场。据海外媒体透露,当当网已经定立私有化合并协议,将以每股ADS 6.7美元价格私有化,交易对价约5.56亿美元。

前段时间,证监会曾作出一个有关中概股回归A股上市的表态,之后,包括当当在内,一些开展私有化的中概股公司股价一度暴跌。很快,当当宣布调低私有化价格,不少投资者认为:当当是故意趁股价暴跌而下调私有化价格,利益输送的意图非常明显。某美国当当股东表示:当当以低于30天均价42%的价格进行私有化,是对小股东的“打劫”。他同时说,将不排除以“异议股东”的身份对当当提起诉讼。

事实上,不止是当当,目前已有奇虎360、人人网等30多家中概股宣布私有化,希望最终登陆国内市场。然而,中概股的返程之旅并非坦途。包括国际诉讼专家郝俊波、软银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在内的法律和财经人士均表示,在美股市场,因私有化收购价过低而引发股民集体诉讼的情况非常普遍,且一般由律师免费发起。中概股此轮回归潮,或将引发大面积被诉讼。

“要成为中国富人里面的100人。”

1996年,李国庆认识了现在的夫人俞渝,随后两人创办当当网。上市之后,俞渝和李国庆都是当当网的联合总裁。作为不安定分子,李国庆在董事会里的信任指数远低俞渝。李国庆曾经感慨:“纵然有更大的使命感,还是一只小小鸟。”

1、大学还没毕业,负债100万
“失败是成功之母。”李国庆也把这个有点旧的哲理奉为创业的信条。第一次创业,李国庆编了一套《你我他丛书》,然而这套类似于心灵鸡汤的书并没有受到追捧,在武汉试销只卖了4本。原本口口声声说要包销的书商并没有如约付款,最后,李国庆欠着纸厂、印刷厂、出版社一共100多万元。

有人劝他出国避风头,然而李国庆坚持要靠自己的努力把钱再赚回来。随后,他守着这些书开始了推广生涯,最终用1年时间把积压的书全部卖出去了。

毕业后,李国庆去了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当时我觉得搞研究,好像也有机会出人头地,所以我就想去做研究;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要做‘影响中国的100人’。”

他在那里呆了5年,他的调查报告有些也被引用给了国务院领导,但他发现:“想通过政策研究达到参政,距离太远;做智囊研究改变社会,速度太慢。”于是,这位中南海的“翰林”、政策研究室的小青年、王岐山的下属,选择了离开。为了出人头地,他调整了目标——“要成为中国富人里面的100人。”

2、始于爱情的人生转折
1995年,李国庆为了寻找发展机会去了美国。那次美国之旅,他还有一个人生中最重要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俞渝。在认识几个月后,他们闪婚了。在遇见俞渝之前,他7年交了6个女朋友,“我喜欢的都是才女”李国庆说,显然,俞渝身上有最吸引他的才华和品质。

一次在图书大厦的购书经历,直接萌发了这对夫妻做网上书店的念头——人潮涌动、检索不清的体验实在让人沮丧。他们选择了“当当”这个充满卡通味儿的名字,然后分工配合,李国庆解决网上书店数据库,俞渝负责搭建团队、寻找资金。她依靠自己的人脉,第一轮拿到了IDG、软银和几个大牌风险投资的680万美金。

“品种多、低价、方便”是当当网一开始就种下的基因。李国庆最听不得别人的价格比当当低,“听了马上就会拍桌子”。在这一点,直到现在他依然会向对手喊出:谁和我打价格战,谁就将受到报复性的打击。

3、“傻干的夫妻俩”
2004年,亚马逊跟李国庆来谈收购——1.5亿美金,一个很有诱惑力的数字,曾任新浪董事长的汪延对李国庆说,“你们怎么那么傻啊,1.5亿啊,你们占50%,赶紧卖吧!”谈判一开始就陷入僵局,亚马逊要求占公司70%甚至100%的股份,但李国庆和俞渝的底线是20-25%。最后,这对夫妻拒绝了亚马逊的收购。

至今,李国庆和俞渝一直戴着10年前就有的帽子——“最大的中文网上书城”,被马云调侃为“傻干的夫妻俩”。李国庆回应,“我放弃了很多套现和变现的机会,别人说我傻是因为我干了物流,认为我赚不到钱,就是一个搬运工。其实我知道这是互联网的云计算引发的商业革命”。

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在纽交所上市了。李国庆回忆说:老婆按的铃声,我敲的槌子是很普通的木头槌子。只是我询问能否敲两下,纽交所主席说:‘当当两下,OK。’上市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一个开始,诚如SOHO中国CEO张欣劝李国庆的那样: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

转型道阻且长

去年轰轰烈烈的双十一大战,李国庆在朋友圈和微博均晒出了当当的备战和战绩,但并没有多少人关注。外界几乎已经完全忽略了这个购买平台。反而是当当要开1000家实体书店的消息,让人们又注意到,哦,原来这家公司还活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当当安静了很多,李国庆也安静了很多。微博上没有“舌战”,“李大嘴”谈的都是和书有关的内容。这几年当当的走势让李国庆很苦闷,压力下,多少还有过一些无措。

互联网的发展和变迁催生了当当的霸主地位,但成也时局,败也时局。随着互联网+大潮持续来袭,给李国庆带来了无限的冲击。

眼看图书市场频频被唱衰,而小伙伴们又都去开辟新战场了,李国庆也坐不住了。一直强调要稳健性经营,不过度扩张的理念的他,决定转型,将当当重心转移到百货。2010年,当当搞了一个“百货发展计划”,称要在未来两三年内,百货销售额将最终占到总营收的一半以上,并逐步形成以化妆品、家居、母婴等为主的核心品类,但当当这一番看不清思路的折腾带来的后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2013年,它的市场份额仅剩1.4%,排在天猫、京东、苏宁易购、腾讯电商、亚马逊中国、1号店、唯品会后面,仅仅位列第八名。

有内部人士担忧李国庆夫妻二人将当当“待价而沽”:“当当私有化进展没有那么顺利,价格多少合适?回来后又值多少?谈不拢,有阻滞。”有业内人士认为:“只不过从上市到退市,当当已经不是过去的当当了。不知道李国庆看清楚没有。”

虽然已经快完成私有化了,但李国庆会问公司高管:“我们回来干什么呢?”在今年,当当开始押注数字业务。这家曾经的电商平台正在逐步脱离综合电商的定位,走向另外一条路。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一直以来,当当网放不下图书的固有地位。在过往的印象中,当当的形象和李国庆是高度重合的——一位辛苦读书的大叔。应该说,近年来当当网的转型,也是在力保图书绝对优势的前提下,探索新的品类。眼看昔日的小伙伴都在继续“指点江山”,而当当的未来还前途堪忧,其实无论转型是否成功,当当都即将回归国内市场,李国庆夫妻俩也不得不面对“干什么”的问题,不过在瞬息百变的互联网领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李国庆会不会置之死地而后生呢?让我们一起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