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昨天开始一篇名为《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在微信朋友圈以及网络上广为流传。这篇文章的作者Emily Liu讲述了自己的丈夫的故事,她说她的丈夫是一家创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是公司里的第二名员工,在公司创业初期没有得到任何股权,而且没有签署任何协议,如今面临的是净身出户的局面。这篇文章刷爆了整个创投界的朋友圈,那么这个创业团队的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天使投资人徐小平:信任与法律,缺一不可。信任是基于对法律的尊重。面对合伙人提出落实到文字和法律上的要求,有人会说“你怎么连我都不信任了”,这是最恶心的托词。

来自@新浪科技 微博下方评论:现在创业者的股权之争,也是家常便饭了,说明社会的发展比我们想象的快了不少——@我思故我在

双方说法不一

这篇文章出来后不久,多家媒体便很快证实了这篇文章作者的丈夫为展程科技的CTO韩冬辉。在这篇文章的字里行间中充满了委屈,这位妻子提到目前公司可能将要上市,“他们公司可能要上市了,财务审计做了好久了,不过之前老公司的账做得不好有些东西比较乱,所以要注册个新公司,这样上市可能更顺利,我记得老公当时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光芒,我也忍不住觉得好像上市真的指日可待了。”

然而就在这位创业者在像很多等待上市的人一样畅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这个新公司似乎已经与韩冬辉没有什么关系了,“新公司完全体现不出来他的存在,新公司是CEO一个人独资的,而公司的业务早已经从老公司转移到了新公司,而且由于他之前从未签署过任何合伙人协议,和新公司只有雇佣合同,所以他的处境是特别被动的。”同时,Emily Liu还表示自己的丈夫唯一领到的分红是100万元。

根据工商局公开资料显示,展程科技成立于2010年12月份,法定代表人为陈羽翔,主营业务为手机游戏开发。2014年8月15日,北京展游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同样为陈羽翔,这家新公司里,股东和董事信息里均未出现韩冬辉的名字。

文中说到韩冬辉最终与CEO陈羽翔的股权谈判以破裂告终,要么继续留下拿死工资,要么辞职离开。

在这篇文章在网上开始流传后不久,展程公司CEO陈羽翔在自己的知乎里做出回应。他承认对于期权确实存在拖延的问题。不过,陈羽翔也还说当初公司给予韩冬辉的分红是200万元。这一点不同于Emily Liu提到的100万元。同时,陈羽翔还提到了一个信息就是,在2013年后韩冬辉能力明显跟不上公司发展,“具体到老韩相关的事情上,2013年之后他已经明显不在工作状态,我虽然多次和他沟通,但没有给出明确的赏罚。过去三年我让他先后担任了多款产品的后端负责人,都没做好,他也没被要求承担任何责任。”另外值得注意的一个点,这篇文章更多用到的词是老员工,而对于韩冬辉始终没有称呼其为合伙人或者创始人。

有过案例

这次事件说到底是一次有关公司内部的纷争,很多具体情况外界也许永远无法了解背后的真相。我们目前能够看清的是这是一次有关股权的争论。

去年,艾问采访了西少爷的创始人孟兵,他曾经经历了一场在创业界里有名的股权之争。关于股权分配,孟兵认为“公司所有的问题的核心都是创始团队的股权问题,它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如果这个根基没有打好,那么将来会衍生出很多问题”。他还说:“没有一家公司没有出现合伙人问题的,除非他只有一个人。如何处理好合伙人的退出、权益的分配等,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一刻。我希望所有的创始人不要再犯我曾经犯过的错误。”已经处理完股权之争的他,脸上有着一股云淡风轻的从容。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在职场上有句话叫“不写在纸上的东西,什么你也别信”。即使再信任一个人,也要把双方约定好的东西写纸上,这会避免掉后面很多的麻烦事情。情是情,法是法。导演张艺谋和制片人张伟平,曾经是中国影坛的黄金搭档,他们就因为很多事情只是口头约定,导致利益的分配出现问题,最后不欢而散。所以,只有把事先的约定都以法律文件的形式确定下来,这样双方的权益才能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