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友:做生意有赚有赔,至少她有理想还是希望做一番事业,此次的选择终于和体育沾边了,应该会成功。

微博网友:当一个个金灿灿的“标签”贴身后,曾经那个拥有单纯爱国心的体育健儿早已渐行渐远……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对“官商学”狂热执着的野心家!

不管现在做什么工作,体育一定会伴随我的一生。

乒乓女皇下海创业

“乒乓女皇”、剑桥博士、国际奥委会官员、北京团市委副书记、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很少人会有如此丰富的人生经历,而邓亚萍就是其中之一。

高考结束后,邓亚萍突然辞去《人民日报》副秘书长一职,正式“下海”创业。消息已经得到邓亚萍方面证实:离职已获批准,下一站她将联手洪泰创新空间创始人王胜江,与俞敏洪、盛希泰一起打造国内第一家体育产业创新创业平台。

作为“下海”创业的首步,邓亚萍选择了与洪泰创新空间合作,该空间的创始合伙人为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据洪泰创新空间透露:双方将组建一支体育产业基金,推动体育创新创业项目并积极帮助退役运动员转型。

俞敏洪说:“邓亚萍是全球顶尖的运动员,曾经在剑桥大学这样世界顶尖院校深入研究体育产业经济,也有过商业经验,在体育行业具有丰富的资源和很高的声望,我们相信亚萍一定会在创新创业中有大作为。

2010年9月,邓亚萍正式加入《人民日报》,担任副秘书长及其旗下即刻搜索总经理,而这也成为邓亚萍被外界“诟病”的一段经历,尤其是在即刻搜索与盘古搜索合并后,“邓亚萍败光20亿”的传闻甚嚣尘上,让她备受争议。那么,邓亚萍真的败光了20亿吗?她的经商能力到底是否如俞敏洪说的那样优秀呢?真相到底如何?让小艾带大家一起揭开。

“败光20亿”是真的吗?

在互联网搜索业务上,只有《人民日报》的“即刻搜索”和新华社的“盘古搜索”,是真正搜索业务上的“国家队”。北京南五环外的新华产业园,邓亚萍的“即刻搜索”公司坐落于此,它距离北五环外的百度大厦有45公里、2小时的车程,比这更遥远的是两家搜索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差距。根据权威流量统计机构CNZZ在14年发布的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份额排名,百度市场份额为60.9%,即刻所在的“其他类别”市场份额为0.04%。

邓亚萍本可选择另一种退役生活,像她的后辈王楠、张怡宁一样,拿到乒乓大满贯后嫁入豪门、相夫教子。但邓亚萍偏偏选择了退役后开公司这条路。这些冠军中的“少数派”在商圈摸爬滚打,像乔布斯所说,“保持着饥饿感”。

邓亚萍上任后,对于即刻搜索也算是倾心尽力。除了消费自己的名人效应外,邓亚萍还拉来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长刘骏、前谷歌总部数据中心工程师王江、安卓1.0系统开发参与者钱江等人,组建了一支技术队伍,公司规模由初创时期的百余号人攀升至巅峰时期的超400人。

人民日报社的公告也肯定了邓亚萍在即刻搜索三年多时间内的工作:“即刻搜索网站日均浏览量峰值突破1300万,移动客户端总用户达到658万激活量,网站市场占有率排名从全国三万多名提升到三百名左右。”

凤凰财经分析说:即刻搜索的原因应该有很多,比如邓亚萍的互联网行业经验、用户习惯等等,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国资进入了一个没有行政垄断的行业,失败是注定的。

关于败光20亿的传言,人民日报也出来澄清:截至2013年2月,即刻搜索投入的资金总量为5.09亿元,全部用于搜索引擎项目建设,这与传闻有很大的出入。有业内人士同意了这个观点:从常识来说,人民网市值不过百亿,不可能拿出20亿来给即刻搜索烧。

但邓亚萍已然被黑的体无完肤,每次她现身或开口,就会招来网友的骂声,而每一次,都要被提到在即刻搜索期间“败光20亿”。传闻最凶时,更有港媒爆出疑似邓亚萍在香港购豪宅的新闻,后经证实并非是她。去年年底,邓亚萍担任中国政法大学体育名誉教授,分文不取的她却遭到法大正职教授的质疑,在网络上再次引发争论。去年10月,邓亚萍参加某论坛时第一次做出正面回应:“公道自在人心,谣言终会破灭。”

从选手到博士,37岁正局级

在夺得4枚奥运会金牌和18项世界冠军后,邓亚萍选择了退役。实际上,自1997年起,那个中国人熟悉的小个子运动员形象,就和直径38毫米的乒乓球一起,与邓亚萍渐行渐远。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邓亚萍的几次转型:

1996年底,邓亚萍被萨马兰奇提名为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但当时,她的英语基础几乎是零。邓亚萍曾回忆,当她以英语专业本科生的身份初进清华大学时,老师想看看她的水平,让她写出26个英文字母看看。邓亚萍费了一阵心思,总算写了出来,但却是“一会儿大写、一会儿小写”。

随后,邓亚萍开始了每天学习14个小时的“学生时代”。由于背单词“用脑过度”,每天早晨起床,她的枕头上都能发现许多头发。但面对大家的关心,她只说了一句“我是运动员出身,不怕苦。”

2000年11月,邓亚萍进入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3年后,已经获得诺丁汉大学硕士学位的邓亚萍,开始攻读剑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并于2008年顺利取得博士学位。昔日的“乒乓皇后”从竞技赛场转型为知识女性。

从前在奥组委时,邓亚萍曾经同奥运村的业主单位谈判,工程要尽快交工,还要保证质量,又不能超支。邓亚萍的“明星身份”帮了她的忙,“有些别人谈不成的事,她出马一谈,就成了。”同事们回忆说。奥运会结束7个月后,2009年4月,北京市委组织部宣布了对邓亚萍的新任命——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自此,邓亚萍有了新称谓——“邓书记”。在这个职位上,邓亚萍完全告别了体坛,转身政坛,被外界视为她又一次华丽“转型”。

后来在人民日报社,邓亚萍除了被任命为人民搜索总经理之外,还同时被任命为人民日报社的副秘书长,级别为正局级,那年她才37岁。邓亚萍说:“我相信普通人能做的运动员也能做到,我就是要完成的另一项大满贯。”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不可否认,即便最伟大的运动员也有老去的那一天。离开了熟悉的赛场,卸下了耀眼的光环,甚至告别了最骄傲的辉煌,这往往是最难适应的。对运动员而言,在退役后如何转型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甚至不亚于一次二次创业。

在更为错综复杂的商场上,邓亚萍遭受到了很大的挫折,她也许只能以失败者的形象告别“即刻搜索”,好在她没有“即刻消失”,她的离职或许会成为一个新的开始。邓亚萍和即刻搜索的故事,也会为未来从业者竖起一面镜子:在一个领域无比顺利获得的信心,很可能在另一个陌生领域里带来险流。历经千难万险,在回归老本行后,小艾还是希望这位体坛老将能收获新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