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网友:网络言论自由,为何不让百度抓取?大众点评分明违反了自由法吧!

知乎网友:中国的犯罪成本太低了,抢一万退三百。百度的侵权为自己带来的利益又其实300万所能买来的。

团购将死,O2O永生

将维权进行到底

大众点评网诉百度不正当竞争纠纷案终于在近日尘埃落地,法院一审判决:百度公司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大众点评经济损失300多万元,驳回大众点评网的其余诉讼请求。百度究竟哪里得罪了大众点评?大众点评对百度的穷追猛打是否是背后东家腾讯的意思?已淡出“新美大”(美团大众点评)管理的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又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让我们今天来聊一聊原大众点评CEO张涛的人物故事。

2013年,大众点评发现百度地图的美食部分大量直接引用大众点评网评论和介绍,大众点评认为,由于双方并不存在合作关系,此举让百度公司迅速获得用户和流量,给自己造成巨大损失。其行为违背公认的商业道德和诚实信用原则,构成不正当竞争。大众点评因此向浦东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共同赔偿经济损失9000万及合理费用45万余元,并在媒体上刊登公告消除影响。

法院在审理后认为:百度地图和大众点评在为用户提供商户信息和点评内容的服务模式上近乎一致,双方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百度此举确实会导致大众点评网的流量减少。对于浦东新区法院认定百度地图侵权部分,百度将提起上诉。

对此有网友评论认为:
“如果是海淀的法院,估计结果就不一样了。”
“百度的负面新闻真是一波接一波。”
“大众点评如此强硬,不愧背后有金主撑腰。”

大众点评虽然胜诉,但这三百多万跟它的创始人张涛基本没什么关系,在11月13日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了新人事任命之后,张涛与公司挥泪告别,他抱着其他几位创始人痛哭的画面颇为让人唏嘘。这场名为“致敬老男孩,青春不散场”的活动,实为大众点评核心团队的散伙饭。这家“慢公司”最后拟以投资并购、组织结构调整、推出闪惠等一系列方式挽回颓势,但最终没有逃脱被并入对手美团的结局。

从零开始的创业

1、来自美国的商机
那个保守的年代,还没有“创业”这个概念。张涛跟家里人说起自己的小梦想,“个体户”?大人们通常的回应是,那是坏人干的事,还是出国读书更安全些。

1994年,张涛到美国留学,闲暇时,他在一家餐馆打工,不经意间他发现当地人喜欢一本名为《ZAGAT SURVEY》的小书,随便一翻,发现原来上面不仅有许多中餐馆的信息,还有评级。很长一段时间,这本小书成为张涛的口袋书。无论是在沃顿商学院读MBA,还是在一家美国公司工作时,他都会收集当地的《ZAGAT SURVEY》,随用随翻。为什么不做一家“ZAGAT公司”呢?当年,他注册了上海汉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和许多海归一样,张涛相信互联网可以改变人生。他知道,虽然Zagat公司做得相当成功,但是每次调研问卷需要厚厚的一本书,效率太低了,而互联网擅长的就是增加效率。当时,互联网寒冬未过,恰好又赶上“非典”,张涛一个人闷在一间破旧的小楼里编程序。他先做了一个互联网页面,名为Zsurvey.com,然后鼓动身边的亲朋好友去点评光顾过的餐馆,再将评论写到页面上。

事先,张涛算了下,这个事做起来不难,尤其不太需要钱。“五六千元可以申请一个域名,然后租赁一下服务器。”朋友们看到张涛在计算机旁折腾,会问,这怎么可能赚钱?有的朋友更直接地说,“你好歹也是从美国回来的。”同样地,他纠结后仍然坚持利用互联网的力量,做一家与“本地生活消费指南”的网站。这些是今天“大众点评网”的雏形。

2、从零开始
张涛用“一穷二白”形容创业时的自己,“我欠了很多钱。和太太两个人在美国读MBA,由于这样的学校在美国是没有奖学金的,贷款十几万美元,这笔学费要还。回到上海后我们又买了个房子,房贷20多万元。”他回忆创业当年的窘迫,说道,“我太太还有一份正常的工作,也够养活家,我还可以每个月从她那边拿一点儿钱。”

创业最初期,由于用户需求到底有多大,他心里没底。没底儿的事就不用去做推广。因此,创业最初的两年,他最多的精力是在培育社区。他庆幸道,多亏那时没遇到天使投资,如果当时有很多钱砸下来,可能不会将社区做得扎实,局面全变了。

3、中国式无奈
内容要有公信力。大众点评网的内容也不例外。当电子优惠券成为收入模式时,张涛重新定义了大众点评网的内容。“我们在做的核心内容主要是两部分,一是,帮助消费者找信息,找餐馆,包括点评、评级,甚至是在手机终端上的签到;二是电子优惠券,这是线上用户要使用的内容,也是打通线上线下的一个手段。”再后来,大众点评网开始做团购时,他对团队说,团购是更多折扣的电子优惠券,也是大众点评网的内容之一。

2004年至2006年期间,张涛经常遇到商户将大众点评网告上法庭。“有一家餐馆连续告了我们三次,最多的时候同时被四家餐馆告过。一问原因,就是说网站上有差评,你不可以有差评。”一家商户还拿出了当地餐饮协会的一份证明文件,文件盖着红色的橡皮章,大意是这家商户是协会会员。这家协会也递给法庭的一份文件,内容为不知道大众点评网这种网站从哪儿冒出来的,居然可以做餐饮业排名,这是不允许的。类似的点评和排名,只有餐饮协会能做。

“在没拿到法院的判决时,坦率地讲,我们挺担心的。”张涛回忆“那时候我们还小,才二三十个人,这个官司要是打输了,我们就做不下去了。”类似的官司后,张涛团队更为坚信,大众点评网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点评的内容与评级。2008年,张涛发现一家网站,利用“垂直搜索技术”,将大众点评网上的部分点评直接复制到了网站上。“这次轮到我们告别人了,我们主动发起,站在了原告席上。”

后来大众点评站队腾讯,张涛最担忧的是大众点评跟其他公司的合作机会可能全部断送。他笑称,这是“中国式投资”的无奈。“好像只有入了股才会关系近一些,大家才感觉是一家人,很多合作才有可能。投资不是目的,而是为了让战略关系更好,沟通成本更低,这就是中国当今的商业逻辑。总要有一个钱的关系在里面才叫一家,这是产业里很大的误区。”张涛说。

团购将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说给新美大(美团大众点评)当下的境遇再适合不过。

凛冬之下,美团和大众点评在资本的麾下抱团取暖的时候,都以为自己能安然地度过这个危机,然而资本的柴刀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两家公司最后的温存划破。利用新的组织架构架空大众点评,核心化美团,全线清出大众点评一线初创团队,然后一点点抹杀掉大众点评的存在。曾经在美团大众点评宣布合并后张涛在公司内部传达的邮件原话,“宁可牺牲一部分运营效率,也要确保员工不流失……”之声还言犹在耳。高层尚且如此,底层更是一场场无声的绞杀。这场合并不是张涛可以左右,更不是王兴可以权谋的,在庞大的资本面前,他们都只是棋局上的一枚棋子而已。

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公司,就像辛辛苦带大的孩子,稍有不经意,就可能失去抚养权。这些年不乏很多创始人被驱逐出场的案例,小艾用事实告诉你,一个公司的股权到底有多重要!

当年优酷土豆合并的时候也是这个套路,两家公司CEO见面握手言欢谈笑风生,所有员工都在一片喜悦之中,双方对外承诺绝对不裁人,业务互补。然而土豆CEO王微很快地离开再创业,相关员工被大面积洗牌,土豆网从此也基本消失在主流视野。同样活生生的血肉剥离的范例还有滴滴打车和快旳打车,毕竟一切不符合商业本质,对于利润来说不是最优解的商业模式都是耍流氓。

1、团购过时论
检索张涛的历史发言便不难发现,他的确很少会说团购的“好话”,即使在大众点评团购业务单日交易额超过1亿元的喜庆时刻,他也对媒体表态团购模式不可持续。

张涛列举了消费者的三大敏感点:内容、价格与服务,其中的价格是最为显性的敏感点,亦是“得屌丝者得天下”的观点由来,而在另外两个皆与品质挂钩的敏感点上,团购的负面效益一直遭到诟病。“中国餐饮的盘子是五万亿,团购解决了一千亿,也就是2%,我们更关心的是那98%。”

2、消费升级是O2O的下一轮红利
张涛不太愿假设中国经济——或者更准确而言,是这届班底的首要任务,即拉动内需。所以,大众点评乃至整个O2O行业的未来,必然嫁接于公众消费支出的持续上升以及消费品质的整体升级。

新美大(美团大众点评)格局已定,背后攸关阿里和腾讯的暗中较劲也尘埃落定。一向和阿里貌合神离的美团也终于在腾讯的撑腰之下理直气壮的跟阿里说分手,正面撕逼口碑。在这个局面中最开心的既不是美团也不是腾讯,而是蠢蠢欲动的猎头们。就在这年前的三个月内,大量被边缘化、被出局的大众点评的人才们会纷纷的被各大企业的橄榄枝抛中,在他们遭遇职业生涯最不期而遇的这场动荡的时被火速抄底。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点评并入美团、张涛退出,将打下的半壁江山拱手让给老对手,有的人为之叹惜,有的人分析张涛的败因。种种唏嘘背后还是成王败寇思维,其实,是非成败转头空,这便是资本市场的残酷,也是张涛对投资人与团队最好的负责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