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杂志:他是一个极度自信,又颇具耐心和隐忍力的CEO,他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人的购物习惯,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创新。

知乎网友:靠着互联网的红利期,他抄了十几个项目才抄成功,连logo都是抄的,也再一次从侧面证明了他的无能以及无耻。

互联网改变一切,没有被互联网改变的行业,都会被互联网改变。

吃货节堵了谁的心?

世上本没有节,过得人多了也就成了节,随着舌尖经济、吃货文化的不断流行,“吃货节”也成为了标志性的节日。这几天,美团大众点评刚刚结束了“517吃货狂欢节”,这也是美团、大众点评继战略合作之后举办的第一届吃货节。虽然大家吃的很欢,但为什么有商家指责美团过河拆桥?作为人人网、饭否网和美团网三家知名企业的创始人,王兴难道真的是大家口中的骗子?今天让我们一起来聊一聊美团网CEO王兴的人物故事。

吃货节期间,有某美团外卖商户大吐苦水:“美团外卖的员工不但私自改我们后台成单比例,还欺骗我们,说给的补贴又不给了!骗补贴就不说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现在还要收这么高的佣金,按营业额的3%到11%来收。以前求我们来平台入驻时可不是这么说的,当时承诺的是免费开店,并且卖出一单就有补贴,现在好了,做大了就翻脸不认人了,太差劲了,美团就这种素质?

甚至连美团自己的商务人员对于公司这种一次次消耗商家信心的行为也是怨声载道,“商家都是一线辛辛苦苦谈回来的,公司现在这么做,得到了小利,以后商家还会愿意么?”

事实上,之前就有消息称美团外卖即将开始对商户收取服务费,其具体收费模式令人咋舌:自配送独家商户(商户只能入驻美团外卖)收取总营业额3%,非独家收取6%;美团专送独家商户收取9%,非独家11%。

而美团外卖内部人员对本次征收佣金,态度也相当强硬,某负责人在和商户交流时更是坚决地表示所有入驻商家现在只有四种做法,第一是转专送,第二是继续做众包同时也做其他平台,收十个点,第三是独家,收五个点,第四是被下线。

按照这种霸王式的收费方式,很多商家每个月的成本将直线上涨,且客单量越大,费用就越高。猎房网分析说:这种分级式收费机制也相当有心机,目的就是为了要挟商户,迫使部分商户,特别是那些客单量高的商户放弃其他平台,达到独家入驻的目的,以通过捆绑商户来绑架消费者。

还有一位业内朋友称,一般团购网站会向商家收取5万不等的保证金(押款),商品销量必须突破一定的数值,这个保证金才能取回,但是很多商品单子又达不到这个数值;于是只能商家刷单,表面来看,美团的单月销量不断创造新高,但有多少是真实的成交,有多少是商家无奈的刷单呢?

搜狐网认为:王兴作为CEO更关注销售目标的制定,因为这个目标是高估值、高融资的保障,但手下人为了完成目标而对美团品牌造成的伤害则是他不关注的。

“美团外卖,抄啥都快”

创业多年,王兴的样子很神奇地并没有发生太大改变,胖了一点,但仍然是松松垮垮的衬衫和长裤,搭配一双永远直视对方的眼睛,媒体常把它们形容为“清澈的眼神”。14年5月中旬,美团宣布完成C轮3亿美元融资,并启动赴美上市。王兴的10年创业长跑,终于开花结果了。

1、最会抄的人
没人能准确说出,王兴到底启动过多少个创业项目。

在刚刚回国,创办校内网之前的两年,王兴做过输入法、短网址、社交网站,甚至地图,2005年底,王兴创办校内网,它的内部代号是“Facebook”。他在项目最初,就一改此前重技术轻推广的策略,招募了300名“校园大使”,辅以近20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推广手段,一炮而红。

一年之后,校内网开拓的社交风潮已经席卷全国,数十家定位各异的网站一哄而上,将校园社交搅成一片红海。而校内网却因融资失败,不得不以200万美元卖给千橡集团的陈一舟。5年后,陈将由校内改名而来的人人网,以“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络”概念在美上市,市值一度在中国互联网仅次于腾讯和百度。

2007年,王兴又一次启动了创业的脚步,创立类Twitter网站“饭否”,短短半年上线人数即达到百万,引发国内的微博热潮,不久之后,他又启动了类似校内、但范围更广的社交类网站“海内”,发展势头同样良好。但好景不长,2009年,饭否因“言论奔放”被有关部门关闭,连带着同服务器的“海内”,也一起关张。但门户微博却在此后迅猛生长,5年之后,用户最多时高达5亿的新浪微博在美上市。由此可以看出,饭否和海内是非常有前瞻性的。

很多人笃信这是王兴的宿命,是“打小抄”带来的恶果,甚至连美团外卖的logo都是抄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兴几乎是“copy to china”这个模式的代言人,例如,360创始人周鸿祎就曾不点名地说王兴“见一个抄一个”。更多的评论则认为,因为缺少自己的创新,“最会抄”的王兴在面对同样被抄的窘境时,才会束手无策。

2、创新的维度
对于周鸿祎等的质疑,王兴最喜欢用来回应的一句话是,“创新和科学发现是两码事。乔布斯也借鉴了他人的创新。”

模仿也是创新。对于王兴来说,“抄”只是网站成立之初用于吸引眼球和关注度的一种手段,和原版相比,他也做了不少改良。在校内网,是完全与Facebook不同的推广路径和“二手市场”等迥异的功能设定;在饭否,则是一开始就支持中文140字,支持短信,并支持图片;在美团,则从根本的立足点就发生了差异—Groupon的思路是商家第一,消费者第二,在美团则恰恰相反。

这让“王兴系”的创业项目,在一片红海中始终显得格外醒目。很多人都很纳闷,王兴挑选项目的“感觉”为什么那么好。比如,当当网CEO李国庆就曾经发问,在一个城市做到第一不奇怪,中国有那么多团购网站,美团怎么能在那么多城市做到第一呢?

“机会总是有很多,但重要性不同。CEO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证重要的工作,能够总是得到很好的贯彻实施。”王兴说。

对这个问题,王兴的对手、腾讯CTO张志东曾经给出过一个中肯的答案。他说,做团购,王兴一定比马云和马化腾强,因为“核心团队的认识是决定性的,执行力好,成本、节奏、次序做得好,策略准确冷静,在大家都烧钱时,选择了最经济、效率、持久的方式。”

有人曾经总结过王兴创业的几个法宝:眼界、执行力、运气、坚持。也有人说他是“每挨一棍子下次都跳得更高”。学习带来远见,亲历亲为的执行力带来用户,运气提供勇气,而坚持则带来希望。以至于媒体经常会用一句高盛公司的座右铭来形容这家公司,“我们贪婪,但我们长期贪婪。”

“我们始终保持着创业者的心态。”王兴说,三个事情别人永远无法代劳,设定公司的愿景,寻找合适的人才,保持足够业务运转的现金。”

外卖三国杀

美团和大众点评联姻以后,BAT外卖早已三足鼎立,一场没有血流的撕杀已经开始,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分析一下王兴的两大竞争对手:

1、阿里系的饿了么
饿了么投靠阿里干爹后,首先手机淘宝将最大限度支持饿了么,其次饿了么与口碑平台打通产业链条,口碑与饿了么优势互补,将成为“新美大”最大的竞争对手。

2、百度系的糯米
阿里与腾讯布局O2O外卖市场,百度也不甘示弱,并计划3年内为糯米投资200亿。拿新美大做对比,糯米的劣势非常明显,百度如此重视糯米,就是想借糯米为百度的O2O外卖实现逆袭。

根据2015年全国O2O外卖市场数据来看,新美大日订单300万笔;饿了么日订单超过330万笔;而糯米日订单才100万笔。2016年的竞争更为激烈,O2O外卖市场在过去几年都烧了大把的钱,真正的价值已经开始逐步形成。

美团的敌人确实越来越多,它的一个敌人说:它越来越像开放之前的腾讯,没有创新,只有快速的跟进超越。王兴说:“君子不器。”意思是,君子不像器具那样,作用仅仅限于某一方面,不要给自己设限。他喜欢的企业是沃尔玛和亚马逊,甚至京东。

从大面上看,美团和阿里都是平台,但美团选择的路径是先把垂直这条线做扎实,再做平台扩张,某种程度上类似京东。王兴崇尚对整条供应链的控制,只有这样才可达到最低成本、最高效率、最好的用户体验。这实际就是零售业。王兴说:对,我们就是电商。很难想象,一个曾抱着人体工程键盘、从美国回来埋头学编程的极客会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

“我们相信规则的力量,”王兴说,“公平终将战胜不公,尊重契约终将战胜践踏契约,有序终将战胜无序,这就是我们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原因。”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美团销量虽然在稳步增长但内部似乎危机四伏,也许居安思危是王兴的常态。中国搞互联网,并不能仅仅依靠技术,很多时候,人脉、手腕和政治敏锐都是决定性的因素。技术牛人王兴本身自带抄袭和模仿痕迹的创业经历,也许本身就是中国特色。

创业是一个九死一生的事情,多数创业会失败,有的人在乎过程,有的人在乎结果,在BAT外卖三国杀的残酷状况下,美团还能再现千团大战中的奇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