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网:统一企业中国做出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与今麦郎结盟已有几年,但这几年的磨合并未给统一带来预期的收益。

某分析师:统一与今麦郎合作属于财务投资,双方资源并未共享,今麦郎的发展全凭自身,统一把人家害了然后抛弃,这种投资人最不负责任。

我就是希望做出中国人的味道,把好的东西贡献给十几亿同胞享受。

统一甩卖今麦郎

今麦郎公司最近爆出被“大金主”统一集团抛弃,惨遭甩卖的消息,统一集团以12.91亿元人民币出售其所有今麦郎饮品47.83%股份,买家为新加坡财团。交易后,统一不再持有今麦郎饮品集团的任何权益。这代表着,这起2006年在北京高调宣布合资的十年饮料“恋情”走到尽头。作为此次新闻的主角,你一定熟悉统一集团,但你一定不熟悉统一集团的创始人,被称为“台湾版阿信”的高清愿,作为一位只有小学学历的人,他究竟有什么魅力,能够让旗下事业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而此次两大巨头的分手又预示着什么?食品行业是否会因此大洗牌?今天就让小艾带大家一起了解下台湾食品教父高清愿的人物故事。

自统一甩卖今麦郎后,其集团股价在随后几日颇为强劲,几日内的最大涨幅一度接近15%。统一与老对手康师傅的市值差距也在缩窄。截止上周收盘,统一总市值322亿港元,康师傅475亿,两者相差约150亿港元;而过去几年差距最大时,两家公司市值差距达到千亿港元之巨。

2006年华龙日清食品有限公司(今麦郎前身)与统一企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在北京举行合资签约仪式,宣布成立今麦郎饮品,被业界称为“引发轰动的握手”。然而握手之后的共同“生活”并不算如意。早在2012年统一就发布公告,称有出售今麦郎股权的打算。对于此次与今麦郎“分手”的原因, 统一给出的回应是“已基本完成阶段性战略目标”。这种说法似乎更像一种给彼此台阶的客套。

在业内人士看来,统一企业中国对今麦郎权益的出售在情理当中。中国食品商务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肯定了统一的果断:“在利润方面,结盟没有给统一带来太多的盈利,今麦郎反而给统一带来了不小的市场风险,如此看来收益和风险不成比例,今麦郎可能对统一有一定的拖累。”

有饮料行业分析师则指责统一集团说:今麦郎进入的饮品市场其实是一个半成熟的市场,一来其中的利润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二来这个市场已经形成一定的品牌垄断,统一集团在投资之初就忽视了可能存在的风险。

两者分手后,今麦郎已经成烫手山芋,这也凸显了饮料市场现在竞争的惨烈。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统一在中国的饮料市场则风生水起。在茶饮料市场普遍衰退的情况下,统一今年上半年茶饮料收益却逆势上扬10.8%,市场占有率由2012年上半年21.2%大幅提升至24.7%。此外,统一在果汁饮料的市场占有率则超过15%。

另有多为分析师透露:统一此举或为大陆扩张筹措资,随着其饮料业务羽翼渐丰,合资公司存在的意义逐渐减弱,同时统一也开始专注业务发展及扩张,需要大量资金,而剥离合资公司资产正好可以为自身业务发展提供资金。

台湾的阿信

在台湾,高清愿是一个传奇性的人物,他的称号有好几个,有的人说他是“台湾的阿信”,还有的人称他为“台湾的松下幸之助”。高清愿是将日本的泡面文化引入台湾地区的第一人,他把面包、冷冻食品、饮料、罐头等,渗透入每一个台湾人的日常生活,从上世纪90年代进军大陆投资设厂以来,高清愿在创业的20多年中也实现了自己当初的梦想——“我就是希望做出中国人的味道,把好的东西贡献给十几亿同胞享受。”

1、学徒发迹
1929年出生于台南的高清愿成长经历十分坎坷。因为家里穷只勉强念完了小学,13岁时父亲就去世了,16岁就进入布行当学徒。

1952年,高清愿和几位布行的同事、朋友另立门户,创办了“德行布行”,迈开了自己创业的第一步。到1967年,38岁的高清愿已经积累了24年的工作和管理经验,开始迎来人生最大的转折点。

正是在这一年,台湾当局解除了大宗物资进口的禁令,面粉厂开始允许民营,高清愿决定放弃经营多年的布行生意,转而涉足在台湾还处于萌芽状态的面粉和饲料业,并在台南创办了统一,筹集了3200万元的资金投入公司运营,自己担任总经理职务,带着82名初期员工一头扎进了食品行业。

2、大胆跨界
高清愿于1978年成立“统一超级商店股份有限公司(大型连锁便利商店)”,尽管商超业务在创立之初业绩不佳,但高清愿顶住压力,与日本的7-ELEVEN便利店展开合作,事实上,高清愿购入7-ELEVEN后,曾遭遇一连亏损6年。高清愿生前提起这段往事时也常苦笑着说:“两亿元的股本不到3年就赔光了,还有很多股东喊着要退股。”不少同行当时私下嘲笑高清愿“还好当初没学他”。

但高清愿相信自己的眼光,他宁愿安排统一母公司与统一超商换股,全数吸收外部股份,让统一超商转由统一独立经营,也决不轻言放弃7-ELEVEN。在他的坚持下,7-ELEVEN有如命定般在第7年转亏为盈,如今更成为统一集团捧在手掌心的“金母鸡”。

每每被人问到做生意的诀窍,高清愿总会眯着眼露出招牌笑容说:“创事业、做学问,一定要有把身家性命都押下去的决心与意志,做到这样,无事不成。” 

3、用人不疑
高清愿常对友人说,当初一起创业的82位员工,现在人人非富即贵,是他最大的成就。在经营上,其强调的“三好一公道”(服务好、信用好、品质好、价钱公道)理念被广而告之,即要求产品达到一流质量,让消费者买得安心,做生意首重有“诚”。

据台湾媒体报道,高清愿虽身为统一的“大家长”,但在同仁眼里,他亲切、没架子,永远笑脸迎人,不论身份高低,只要去拜访他,他一定会送到电梯口,目送人离去。被他面试过的员工,他也一定记得对方的名字,遇见时会主动喊名字问好。

1987年,台湾地区一家杂货店的“统一牌”铝箔包饮料遭人投毒,消息曝光后舆论哗然。高清愿对此表示,统一虽然也是受害者,但是必须负起社会责任,他决定在全省范围内回收这种饮料。一时间公司的铝箔包饮料销售受挫,但勇于承担经济损失的形象反而引起了社会大众的同情和好评,市场得到逐步回升,公司的知名度和顾客的信任度也提高了。

2013年,高清愿从统一董事长职位上退下,正式交棒给女婿罗智先,不再参与公司的实际经营。但其一手创办的统一仍保持着在台湾地区的巨大影响力。今年4月1日,因肺炎引发呼吸衰竭辞世的高清愿,其告别仪式在台湾低调举行。高清愿生前曾公开表示:“我个性率直,不喜欢虚矫造作,也不愿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平生行事,但求无愧于心,因此无论对内、对外,言所当言,为所当为。”台湾《联合报》这样评价高清愿:“从一个布行囝仔工到企业霸主,让统一王国在台湾居民的生活历史和台湾食品业的发展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统一能反超康师傅吗?

众所周知,统一与康师傅是两个“相爱相杀”多年的竞争对手。在台湾地区,统一是当之无愧的食品零售业老大;然而在大陆,统一头顶上“台湾食品零售业老大”的位置却要让与康师傅。

对大陆市场,高清愿一直非常重视,他曾表示:“我们认为在中国大陆有很大的机会,原因是如果我们的食品卖到美国,基本的口味不同,人家就不会买;但在大陆,因为同文同种、口味接近,只要有专业人才,就能调整到最适合本土的口味。”

1992年,高清愿积极推动统一进军大陆投资设厂,并派遣了166个“统一人”到大陆公司开展工作。虽然统一进入大陆方便面市场只比康师傅晚了15天,然而却错误地将发展重心放在了令大陆民众“水土不服”的鲜虾面上。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康师傅,通过对大陆市场调研后大力营销红烧牛肉面,一举拿下大陆方便面市场。在大陆打出名声后的康师傅,此后也一度以低价泡面回攻台湾市场,让统一倍感压力。

财报显示,统一企业2015年营业收入为221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而康师傅营业收入约595亿元,依然对统一保持着规模优势。

不过统一近两年来持续推出高毛利产品。除了高价方便面之外,还推出中高档饮品品牌海之言及小茗同学,2015年累计收益超过人民币25亿元,被给予厚望。蜂投网理财专家评论,甩卖今麦郎股权,拿回现金之后,统一将在自己的主战场将更有回旋余地,或有进一步追赶康师傅。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从霍英东、邵逸夫、王永庆到高清愿,这些担当了当代中国行业改革先锋、为中国两岸三地经济建设付出过努力的老一辈企业家们,近年来接连逝去,一个时代的更迭,必定孕育着另一个时代的潮涌。小艾始终认为,有什么样的心量就能成就什么事业。今麦郎虽然低迷,但也不代表品牌就此终结,统一虽然一路高歌,也不代表就能高枕无忧。时代属于新的创业者,但老一辈的经验仍值得我们借鉴和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