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高晓松是第一个能高调退出综艺圈,做音乐、读书,回归自己的真正喜好的人,他凭借丰厚的学识踏实地为大众奉献了“真正的艺术”。

某知乎网友:高某是个一流的炒作家,他拥有美国国籍,却在中国大发其财,利用宣传媒体拼命提高他的知名度。他是一个混迹于歌坛的、打着艺术家旗号的商人而已。

我就是命好,我的脸为什么这么大,就是一个一个馅饼给砸的。

一个人的电视台

他少年成名,一首《同桌的你》成为无数中国人的青春记忆;他青年得志,30岁之前进入当时新兴的互联网公司的高层;他意气风发,从清华退学去读导演系;他也曾因为酒驾,进入人生的低谷,但是仅仅几个月后,他就携着网络自制视频《晓说》卷土重来,随后还跳槽爱奇艺成立了工作室,他就是文艺胖子高晓松。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他很丑,也不温柔,那他为什么这么火?

对于高晓松的评价,呈现两极分化的状态,喜欢他的人很喜欢他,当然黑他的也很多。曾在网上看到高胖的脑残粉这样形容他:

“他那不羁的头发和甩头发时的姿势,透着一种飘逸的轻灵。潇洒的行走于江湖之上。他侠肝义胆,仗剑天涯。便如他的音乐一样,不可多得。”不喜欢他的则说他是“一点奶粉钱,两点边角料,三分小聪明,四处去营营”,或者是“高晓松在媒体面前的频频表演误导了很多青年,似乎高某就是中国流行音乐的符号了,是中国流行音乐的领军代表人物,其实他的歌曲就是中国音乐的地沟油,伪劣产品罢了。”

早先,优酷土豆和高晓松合作,提了很多的方案和内容,但是高晓松觉得太麻烦,“录节目还得再弄一个棚,还得进去排练半天。我说咱要弄一个世界上最简单的节目,就我一个人说话。”就这样一个“漫不经心”的开始,让高晓松仿佛拥有了一个只属于他的电视台。

因为《晓说》的火爆,各大视频网站都盯上了高晓松这块“肥肉”,并吸引了更多对视频自媒体感兴趣的名人加入:罗振宇推出了《逻辑思维》、葛架推出了《互联网茶馆》、王凯推出了《凯子曰》……他们做得成不成功暂且先不谈,就这一现象就已经表明,自制视频已然成为了一种趋势。

不过晓说火了之后,他被爱奇艺挖角了,14年4月,高晓松正式宣布加盟爱奇艺“工作室战略”,并停止与优酷《晓说》的合作。高晓松表态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晓说》,只有爱奇艺的《晓松奇谈》。(以后)我读过的书,走过的路,我想做的事,只会在爱奇艺。”有爱奇艺内部人士透露,高晓松因为与优酷合约到期,并看重爱奇艺工作室的形式,所以加盟爱奇艺。

高晓松投奔爱奇艺,正是时下网络视频行业激烈竞争的一个缩影。现在他的身份也越来越多元,比如《晓松奇谈》里说书的、《奇葩说》里的“颜值担当”、杂书馆的馆长,以及2015年年中上任的阿里音乐董事长,现在他每天都要挂着橙色的“阿里巴巴”工牌穿梭在一个个会议之间。

阿里音乐董事长

离开学校之后,高晓松也做过不少生意,但都没成,“做过出版社倒闭了,做广告公司倒闭了”,他通常放弃得比别人早,“好多人到山穷水尽、撞上南墙才放弃,我是老远一看,觉得恐怕南墙在那里,就不干了。”直到遇上老搭档宋柯,他的赔钱生涯才走到了尽头。

高晓松的上一个东家是恒大音乐,合约到期时,他在恒大还有一定的股份,也决定放弃,离开的时候,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感谢高晓松为恒大音乐服务,“我们俩也是老炮儿,不是生瓜蛋子,今天跟这老板,明天又跑那儿去了,我们做得大家都很舒服,好聚好散。”游走企业大佬之间多年,江湖规矩对高晓松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儿。

2014年12月28日,高晓松在杭州举行作品音乐会,他邀请马云参加,马云虽然没去,但询问他是否还想在音乐行业做些事情。高晓松心中窃喜,“上赶着不是买卖,但人家要找你,这事就好办了”,他写了三百来字,梳理了一下音乐产业目前的状况、痛点、行业逻辑。

2015年7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成立阿里音乐集团,高晓松加盟阿里音乐,出任董事长,他二十多年的搭档宋柯出任CEO,两个人前后一起经营了五家音乐公司:麦田音乐、华纳唱片、太合麦田音乐、恒大音乐、阿里音乐。上任的时候,高晓松发了一条微博,“阿里音乐集团将是我和宋柯音乐职业经理人生涯的最后一站”,他形容两个人的关系“我不能没有他,他也不能没有我”。现在他俩早九点到晚九点,一周七天围着阿里音乐转。

几个月后,何炅正式加入,担任CCO(首席内容官)。至此,阿里音乐“铁三角”成立。国内音乐行业也形成阿里音乐、腾讯音乐、海洋音乐三足鼎立的局势。

阿里星球是高晓松推出的第一个产品,除了基本的播放功能以外,平台还聚集了几个重要角色:艺人、粉丝和商家。商家的范围很广,高晓松认为“任何有变现需求的都可以”。比如一首歌曲从无到有的全过程都能够在平台实现,它能提供作词人、作曲人、录音棚、混剪、唱片封面设计、企宣推广、演出等全套服务,甚至还能策划明星签售。

高晓松喜欢用青楼来打比方阿里音乐,古代青楼就是平台,大家到青楼看看最近流行什么曲子,李师师弹了一首蝶恋花,名人骚客都来填词,除了青楼没有这样的平台,所以大家才往那儿跑。其实这就是高晓松想做的事情:扩大音乐产业各个环节与人接触的面积。他说:“在这个平台上,光得过格莱美奖的作曲家就有80多位。”

除此之外,高晓松还惦记着通过阿里音乐一搏之后能当上企业家。他笑着说:“我现在不能叫企业家,因为还没证明呢,我现在是wannabe(想成为)企业家,什么时候能把wannabe去掉,就是真正的企业家了。”

这张老脸

70年代出生,并在大学里混迹过的一代人,都对高晓松的“青春无悔”耳熟能详。那些洋溢着忧伤和虚无的理想主义与脆弱的浪漫情怀的音乐,浸淫着大江南北的校园。高晓松是“校园民歌”的领军人物,并有着厚实的家底。他1969年11月14日生于北京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爷爷是清华大学前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电机工程学家;外公是深圳大学的创办者、中国工程院、科学院两院院士、熟操四国语言的科学家;母亲是著名的建筑学家。

高晓松1988年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雷达专业本科。按常规,他毕业后应该成为科学院的研究人员,他说:“当年父母培养我琴棋书画,原本是想让我当一个有艺术修养的科学家,但最终我却变成个懂点儿科学知识的艺术家。”在清华读了三年雷达专业后,他发现自己不适合当科学家,正好碰上那时高校学子的退学热潮,大三那年,高晓松毅然决定从清华退学。“其实是连退学手续都没办,直接就没再回学校了。”

之后,他和老狼远赴厦门大学,开始了将近一年的流浪生涯。包括《同桌的你》《麦克》《白衣飘飘的年代》《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青春无悔》在内的许多著名校园民谣都在这个时期完成初稿。返回北京后,高晓松决心做个负责的男人,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未果,却因祸得福跨入新兴的广告业,初获成功。 当1993年大地唱片找到高晓松时,他已然是个有钱的年轻商人。

随着2001年再版的《青春无悔》和几部文字作品的出版,高晓松再次热了起来。更重要的是,他在一系列选秀节目中出任评委,还爱在微博上指点时事,点评选手时因为用语犀利,有网友称之为“毒舌”。而高晓松本人也承认,点评时还有更为犀利的评语,只不过最后剪辑时被剪掉。经典语录有:“你要是没文化,可以回去让你们公司给你好好补补课。”,“我建议你把唱歌这件事忘了,去干点儿别的什么都行。”

2011年,高晓松因为酒驾被判拘役六个月,罚款四千元。从醉驾服刑期满至出狱的半年,高晓松担任公益大使、出书、做网络脱口秀、办音乐会……人气高涨。朋友称其活明白了,他说现在最幸福。对生活的态度,也从年轻时的“总想踹生活两脚”过渡到了“向生活缴械”。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如果说有两个高晓松, 那么其中一个是理想丰满,青春无悔; 而另一个则是个随波逐流的门客,献言不献身,尽力不尽义。当他风华正茂的时候,我们还年幼,当一首首歌远去,一段段故事落幕,我们已经进入人生舞台,而高晓松貌似已经“Old”和“Out”了。

眼看着电影、游戏和影视都超过音乐行业,小艾也希望通过他此次转投阿里音乐,这个“嘴毒的长发胖子”可以努力地让中国的音乐产业更好一些。毕竟在中国的音乐圈,有谁能比一路高歌的他还了解听众的口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