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美国大选悬念迭起,高潮不断。本月20号,美国新总统将宣誓就职,特朗普正式入主白宫。

即将卸任的奥巴马的表现也十分“抢戏”。岁末年初,奥巴马宣布要对俄实施制裁,并驱逐了35名俄罗斯外交官,美对俄制裁事件使奥巴马、特朗普、普京三位总统大动肝火。不同于普京一心坐等特朗普上台的淡定,特朗普公开讽刺道,如果没有事实根据,就会像当年美国利用“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理由”发起伊拉克战争,如出一辙。

而最为国人所关注的莫过于特朗普上台之后的对华政策,据路透报道,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及共和党人正在考虑实行的“边境税”政策或刺激资本流出中国,有可能造成巨大后果。

(以上图片来自于节目官方微信:顶尖Talk)

美国众议院的共和党人现力挺一项边境税收调节计划,将对进口商品征税同时对出口予以退税,目前讨论的边境税征收力度为20%。

那么,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对华政策究竟会发生怎样的巨变?中美贸易关系又会走向何方?堪称“宫斗戏”的总统大选为何剧情瞬息万变?针对以上问题,艾诚对话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阎学通,以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原副所长丁一凡,共同解读“特朗普时代美国政策新的风向”。

嘉宾卡

周文重: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前驻美大使

阎学通:现任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

丁一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原副所长

精彩对话

艾诚:您如何看待特朗普逆袭当选总统?

周文重
周文重

周文重: 从选民票来说,希拉里超过了特朗普,但美国的选举制度是各个州赢者通吃,这样就造成了特朗普在中部的一些州里面处于领先。

阎学通:现在对特朗普的现象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是特朗普的个人行为,也就是他自己的个性,他的特殊性,他不是传统的政治家,所以他的行为和其他的政治家的表达方式、竞选方式以及语言是不一样的。

第二种分析认为是美国的特殊性,奥巴马当初上台的理由就是说我要改变,得到了民众的支持,所以上台了。8年之后民众没有见到这些改变,所以不满的情绪在上升,导致的结果就是我们要求强烈的变化导致很多人支持特朗普。按照传统的美国政治,这样的人应该没有选票,之所以有很多选票是因为特朗普是一定能改变这个国家的,因为他跟所有的政治家都不一样。

丁一凡:特朗普这次表现是违反常规的美国政治界的规则,他讲了很多所谓政治不正确的话,反而是这样挑衅美国政治精英的共识,却能够吸引许多美国选民的欢呼,甚至支持,因为这些人最起码代表了有5000万受教育不太高的美国所谓白人,一个最基本的统计数据说明美国蓝领工人的平均工资,在今天21世纪10年之后甚至要低于上个世纪70年代的最高水平。

顶尖对话
顶尖对话

艾诚:您对特朗普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周文重:他因为从商,原来是民主党,他的党派立场也变化过好几次,要从政竞选总统,这个是过去没想过的。美国共和党的精英很多人写信公开反对他竞选总统。前总统老布什公开表示要投希拉里,这说明他们本身对特朗普的表现也很不能接受。

艾诚:政治精英希拉里究竟输在哪儿?

周文重:我想希拉里可能也有大意的地方,大家现在都说她大意失宾州,整次竞选中,她从没去过威斯康星州,因为从历史上看威斯康星一直是民主党的铁票,但这次变成投了特朗普的票,票的差距很小,所以她现在要求重新计票,主要是输在中西部了。另外,以希拉里为代表的美国当权派来说他们还是想延续美国的政策,继续维持美国在世界上所谓的领导地位,在世界上热点问题尽量施加影响,这样的话就国力透支,难以为继,但是从国内民众来说的话更多的希望解决他们的民生问题,比如说能否支付子女的学费以及有没有足够的养老金来养老。

这次从选民当中来看有一种愤怒的情绪,我想从民生的角度来看,他们都希望出现一些变化,但希拉里能不能给他们带来这些改变他们心里也没有数,也说不清楚。

丁一凡
丁一凡

丁一凡:希拉里因为“邮件门”的问题,说她曾经泄露了各种各样的国家机密,所以被受到指控,联邦调查局重新开始调查她这个事情,是因为人们发现她那些邮件虽然被删掉了几万封,但美国有人指出这个邮件是可以恢复的。事情一旦暴露,整个美国媒体就乱起来了,因为这些证据是对希拉里非常不利的证据,传说有希拉里跟人家做各种各样的交易,让外国的政府和商人可以投资克林顿基金会,同时换取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的某一些优惠,如果这些事情都公布出来的话,会令人对这个人的诚信产生怀疑。

艾诚主持顶尖对话
艾诚主持顶尖对话

艾诚: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将会何去何从?

阎学通:我们可能关心的不是他内政的主张,我们关心他的对华政策,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特朗普执政以后他跟俄罗斯改善关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从他来讲他有一个基本的说法,就是说你跟俄罗斯搞的这么僵,美国从中并不受益,因为他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不看重美国现有的军事同盟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跟俄罗斯关系的转变对中国的影响应该是最直接的,也就是说中俄之间的战略关系是建立在美俄尖锐战略对立的基础上的,如果美俄战略关系发生了重大改变,那么现有的中俄关系的基础,就会变得脆弱。

艾诚:有人预测特朗普上台之后中美贸易可能会开战,您如何看待特朗普上台之后的中美贸易战?

周文重:我觉得中美贸易战是双输,当然我们不希望发生这样的贸易战,但从特朗普来说他现在威胁我们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征收高关税,,比如说45%,但另一方面,他的立场好像也在软化,现在变成说要某一些出口商品征收高关税。他任命的这些商业部长又说,这是一个谈判策略,所以这个可能还要看,因为他是要美国优先,美国优先就是不能做对美国不利的事情,我们当然是跟他讲你对美国优先,也要把其他国家包括进去,不能只是美国一家得利,什么事情都要互利才行,所以这个可能有个磨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贸易战很难避免,当然我们希望不发生这样的事情。

比如像要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者,但实际上来讲美国财政部前半年还发表过认为不能把中国定成汇率操纵,就说明关于汇率操纵,什么样是汇率操纵的标准,美国人也不能出尔反尔,原来说一套现在又变成另外一套。何况最后这个事情还是要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确定或者施加压力等等。他的这一套竞选的言辞能不能付诸实施或者付诸实施到什么程度,现在这个都是不清楚的。

阎学通
阎学通

阎学通:特朗普是一个完全的未知数,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方法,按照他现在所说的事情,那么跟中国会有大麻烦,因为他说他上来就要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那么你跟美国在整个汇率,在贸易问题上就会有尖锐的摩擦,马上就要开打贸易战,这事是很麻烦的。但是另一方面,有很多的中国学者比较乐观,认为特朗普虽然这么说,但是他本质上是一个商人,是什么东西都是可谈的,什么东西都是有价的,而在中美这个问题上其实美国已经根本离不开中国经济了。

经济上完全闹翻,那么美国自己经济是无法维持下去的,因为中美经济之间的关系太密切了,所有的这些问题只是一个噱头,只是一个说出来能够让美国觉得很解气,我们可以拿这个东西卡别人一下,然后可以给我们创造更多的机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商人,最后的办法就是说那我们还是来谈吧,因为商人什么东西都是有价的,他只会提高一些价格,跟中国谈说我这个东西要价更高一点,中国说好吧,我就多付一点钱吧。

嘉宾合影
嘉宾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