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是去年很火的一个名词,但要说中国互联网网红的鼻祖人物,那就非罗玉凤莫属了。罗玉凤的走红是因为在2010年她参加了一档电视访谈节目,后来这段节目在网上广为流传,她在节目中大胆出位的言论,在那个网红还不多的年代,瞬间引来了众多的议论。罗玉凤昨天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里发表了一篇名为《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的文章,截止到发稿前这篇文章阅读人数已经超过十万,赞赏人数超过一万。

@孙宇晨:凤姐出生在中国偏远的一个小山村,然而她却完成了人生的逆袭。昨日,凤姐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不认命的奋斗精神值得肯定,但看完文章感觉是一个在异国求绿卡不得的落魄网红在兜售她的成功学。她的成功不是靠恶俗炒作起家的嘛。

@袁岳:祝福凤姐!凤姐个人公众号发表了《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文中,凤姐出生在中国偏远小山村,是千千万万个社会底层的一员,然而完成了人生逆袭,最大的原因在于她的性格:我从来就不认命。结尾表示: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

正面

在文中,罗玉凤详细回顾了她这些年,从自己的老家到上海,再到炒作成名,最后到美国的经历。这个故事足够励志,一个小人物到上海打工,再到美国打工,在美国期间由于她不断在自己的微博上发表一些看法。她的才华还被国内某互联网公司看上了,担任起了这家公司新闻客户端的主笔,她的文章还颇受欢迎,她文章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她在美国的一些所见所闻。

在她的文章《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里她写道“我一直在和某种隐秘的,难以形容的,无可名状的规则较劲,这个过程已经小十年了,我的青春,我人生最美好的岁月都在里面了。”她通过文章表明自己在过去这几年里不甘心接受现实,她想拼命地向上爬,她渴望被她认为的更高社会阶层所接纳。

反面

在文章的最后她写下“我只是想拿到这张绿卡,然后告诉所有人: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她说一路支撑她走到现在的就是这种“不认命”的精神。在文章中她还着重感谢了互联网,她说:“我读教院的时候,很幸运的结识了互联网,也学会了写诗,开始知道海子、顾城、博尔赫斯”。的确,互联网让知识的传递有了更加方便的渠道,让沟通的鸿沟被填平。罗玉凤不仅是因为互联网带给了她一份工作,她必须得感谢互联网,是因为互联网给了她这样一个普通人可以炒作的平台,给了她一个可以走红的机会。她也从这些炒作中收获了知名度以及出席活动所带来的收入。

对于炒作这件事,罗玉凤也从来不忌讳。她在自己的微博坦然承认这一点,她说:“历史创造了凤姐,而我从不后悔。我知道在所有人眼里,凤姐就是丑陋,自大,愚蠢的代名词。但无论怎样,炒作是我唯一的出路。结果如何,这都是我一手制造。”对于外界给她的负面标签,她欣然接受,她认为这是她炒作计划中的一部分。

同时她还说,炒作是她人生规划的组成,“我是从9岁起开始努力阅读每一份读物。18岁确立第一个职业规划。20岁写诗。20岁实习。21岁教书,23岁用教书两年的钱到上海,24岁开始炒作,25岁用炒作的名气加炒作的钱到了美国。谁想学,呵呵。一无所有,穷得叮当响的人这么一步步走过来,难啊。”她曾经在微博里这样写道。

她认为自己之所以炒作,是因为那时她认为自己无路可走,她说:“其实天天被人当场骂的确很累。但实在无路走。改变命运的路就这一条。我擅长广告营销。我的营销成本仅140元钱。这是我做收银员时能支付的唯一成本。我基本可以确定。除了炒作这条路,我连在上海呆下去的资格都没有。炒作前我天天检查电话亭,想着交不起房租了可以去那里将就一晚。”

但是,她的炒作也会有无底线的时候。她曾经在温州动车事故后在她的微博中发表一个令人发指的言论,从而激起人们的公愤和抵制。这样的炒作已经超越了底线,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公众所接受。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罗玉凤的故事非常励志,然而励志的故事也有着她的反面。在罗玉凤最新的那篇文章中,可以看出她把获得美国绿卡定义为成功。虽然对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都会不同,但获得美国绿卡就是成功,这个理论恐怕无法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同。罗玉凤的拼搏虽然可贵,她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但她曾经不光彩的炒作,这给她现在为自己打造的励志人物的形象带来了负面效应。只问结果不问方法的成功没有意义,成功不是在困境就可以不择手段。有人在困境下仍然有所为有所不为,他们可能会活得不够显眼,但是这样的人才更值得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