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神舟十一号与天宫二号上演“惊天一吻”,神十一搭载阔别地球33天的景海鹏、陈冬成功回家。而这俩宇航员在太空中的一举一动、吃喝拉撒都成为全民津津乐道的事。

太空中不能洗澡、穿衣服靠“飞”?
首次在太空中种生菜
一天看16次日出日落……

抬望眼,星辰浩瀚,中国航天人从未止步。从60年前的东方红一号上天,到如今长征家族、神舟系列,筑梦天宫。曾经一穷二白的中国航天成功迈过一个甲子走到现在。

提起中国航天人,尤其是神舟系列,有一个绕不开的名字,那就是——中国载人航天之父戚发轫。他的经历好比一部简写版的新中国航天史,而他堪称一部行走着的航天百科全书。戚发轫的航天经历有些传奇:搞过导弹、火箭,后又去研制卫星,他几乎从未错过任何一个航天事业的重大节点,在共和国航天史上他留下了许多“第一”。他亲自参与并设计了新中国第一发导弹“东风一号”,新中国第一枚三级运载火箭“长征一号”,新中国第一颗卫星“东方红一号”,新中国第一艘试验飞船“神舟一号”,新中国第一艘载人飞船“神舟五号”。

上周,中国载人航天之父、神舟一号到神舟五号的总设计师戚发轫做客《顶尖对话》,与我们一起畅谈一个中国人走过的60年航天路。“花甲之年掌帅印”,当时已经59岁的戚发轫被选中担任神舟飞船首任总设计师有哪些必然的理由?

“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登月无用,不如拿来改善民生”面对如此质疑他会如何回应?太空经济时代正式来临,各国都对浩瀚宇宙虎视眈眈的当下,我们将如何在大潮中抢占先机?登陆月球,探索火星,中国航天的未来将如何布局?曾经遥不可及的星球是否也将有中国人的脚印?

上周二晚22:05,财经双语主持人艾诚与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特邀神舟飞船首任总设计师戚发轫共同见证回顾“中国航空梦的奋斗之路”。

对话现场
对话现场

嘉宾卡:戚发轫

空间技术专家,神舟号飞船总设计师;
1957年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飞机系,分配到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工作;
现任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技术顾问,兼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宇航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国际空间研究委员会中国委员会副主席。

精彩对话

艾诚:中国载人航天事业走过辉煌的60年,对于2016年交出的答卷,您满意吗?

戚老:2016年是中国航天事业重要的大年,“长征七号”和“长征五号”先后发射,“天宫二号”和“神舟十一号”发射成功并且对接成功,使我们载人航天第二步一个顺利完成的重要节点,应该说2016年取得的成绩很大。

艾诚:中国航天事业如何实现从无到有?

戚老:1956年,中国成立了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长是钱学森,1957年毕业后我被分配到第五研究院去搞导弹,可包括外国专家和我们这些大学生在内的五百多人谁也没有见过导弹,只有钱学森先生见过导弹,搞过导弹。我很荣幸钱老给我们上导弹概论课。

艾诚:前苏联对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也有帮助?

戚老:我们还要承认前苏联帮过我们,1959年苏联就给我们送来了导弹的样品,派来了专家,还来了一个导弹营,我还有幸在导弹营操作导弹。但59年到60年短短两年的时间,中苏关系破裂了,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个同学去前苏联学习导弹的请求也屡次遭拒。

艾诚:中国的80年代90年代,整个市场的大潮是下海经商,您没有受到任何的诱惑吗?

戚老:那时候外企的车都开到国防部五院大门了,那个情况下社会上叫“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载人航天精神就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叫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攻关,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就是国家有特殊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得有这种精神。

艾诚:能否就太空经济给我们一些畅想,您所了解的太空,我们因为挖掘更多的资源,可以如何更好的造福人类。

戚老:利用太空的能力是一个大国重要的能力,咱们现在已经发射了200多颗卫星,天上这么大一个太阳系里头,这么多的行星,有没有地球上缺的东西,需要探索,像习主席讲的,探索浩瀚的宇宙,就是要把它搞清楚,比方说现在电视机就是通讯卫星的落地,通讯卫星不就是传输信号吗,这个电视机要是没有的话,那信号你要怎么收呢。因为有了电视机,电视机越来越好,越智能化,所以说天上的资源越来越多,比方说我们当年没有通讯卫星的时候,电视机卖不出去,有了通信卫星了,覆盖率就全国都有了,所以电视机供不应求了,地面的天线也变成一个产业了。所以我觉得现在要形成太空经济,就把天上的资源能够落地,落到千家万户,形成一个产品,形成一个产业。

艾诚:戚老能否根据您所了解到的信息,展望一下中国未来在航空事业上的布局?

戚老:到2020年左右,我们就建立中国的空间站了。从月球上拿出一袋东西回来了。北斗导航到2020年的时候,有36颗卫星布在全局,全球自主导航系统就建立起来了。另外,在2020年左右,我们也在做一个应该是世界上现在还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现在咱们都知道由于自转和公转的关系,我们地球上的人是永远也看不到月球的背面,那么现在就靠月球探测仪去探测,在2020年之前就把“玉兔”这个月球车送到月球的背面去,这个要是去了的话,就是世界上别的国家还没做过的事情。

艾诚对话戚发轫
艾诚对话戚发轫

有人说干嘛不多发展点儿民生,好多钱都投入到航天那边去了,甚至出现“登月无用论”,对此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首席评论员于永靖的回答可以更好的解释这一切。

“好多人是把民生和航天这两者对立起来,似乎是说发展了它就不能发展它。如果中国现在不大力发展航天事业,可能会出现的状况:600多年以前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舰队,可那会儿的中国人说海洋没用,探索它干嘛,我们失去了海洋,那时候西班牙。荷兰、大英帝国起来了。后来100多年,中国出现了第一辆汽车,但是那会儿大清朝的皇室说,这个司机在我前面开不好吧,司机要开得跪着开,要不这汽车就别在中国开,结果我们又失去了汽车,后来等清王朝灭亡之后,咱们国家的一个近代史大家都明白,没有飞机,因此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我们的飞机实在是太缺了,于是我们失去了天空,现在我们再放眼未来的话,太空是不是应该去现在更加的投入,如果失去了太空,未来中国会怎么样,所以我觉得不妨大家逆向思维一下,我知道老婆孩子热炕头是好的,没有错,但大家是否能把眼光放长远一些,中国未来在太空应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