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卡

周航:易到创始人、CEO
生于1973年;
有22年的创业经历;
2010年5月,创立了中国第一家网约车服务平台易到用车网;
上榜不死法则创客理由:政策之争;
政策一直是悬在网约车平台头上达摩克利斯之剑,而“非法运营”一直伴随着易到的早期成长。

精彩对话

一直“非法经营”的易到

艾诚:这一路走来,从2010年易到成立,用你自己的话说,一直有一个叫“政策”两个字悬在易到的头上。
周航:对。
艾诚:“非法经营”这四个字一直跟随着易到成长。
周航:是这样的。
艾诚:这是有意为之,说我要进入一个蛮荒之地。
周航:就是有意的。
艾诚:就是有意的?
周航:我创业没开始前我就知道这件事情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第一次就是找的一个在加拿大赋闲的一个律师朋友。我说来来来,我们一起研究一下,能不能帮我研究一下我想做这么个事,从法律上咱们怎么给它绕开,我们最开始就琢磨这事了,所以说才有了四方协议这么个东西。

不合法也要做自己心中认为正确的事情

艾诚:所以这一路走来的,那你觉得现在,这个应该叫网约车,你所谓的这个政策,应该可以把它界定为网约车,但是从2010年到2016年,这个网约车政策从无到有,从非法到合法是在你预期范围内吗?
周航:在预期范围内,就是因为我一开始知道它就不合法吗对吧,我也要做,不合法我也要做,因为我觉得这个法是个恶法。可是我知道我自己心中认为它是个很正确、很好的事情对吧?所以我一开始就做。我觉得这一点就是很大的区别。就是绝大多数人在遇到这样的挑战的时候,通常选择是不做。
艾诚:不做,对。
周航:因为这个政府要搞你这那的对吧,这么违法的事情你怎么能做呢?做了风险多大啊,谁敢给你投资啊对吧,到时候抓你还来不及呢对不对?
艾诚:这些话你听过多少遍?
周航:几乎都是这样的话。
艾诚:那你的态度反应是?
周航:我根本不关心他们对这个事情的看法。我找相关业界的人聊,我只是关心,我只想拿到一些信息,说你们过去这个行业是怎么回事,遇到了什么问题,我根本就不会关心他们对这个事情的判断。如果说我这个人做一个事情还需要听别人的判断的话,那我连一个合格的创业者都不是。

哪怕被潮流抛弃也要坚持做自己

艾诚:可能如今易到,应该让网约车它成了一个合法化的参与者,如果你做败了,你所有的行为就会被总结为一意孤行。
周航:对,哪怕是一意孤行,哪怕我已经是被潮流所抛弃了,那我也要坚持做我自己。
艾诚:我不信,中间没有踌躇过?
周航:那太多踌躇了,经常都会反问过自己,说这事到底是不是个事,这事为什么走了这么久了还没有人跟进上来对吧,就跟一个人走夜路很害怕一样。

幸好有个宽容的政府

艾诚:这个易到用车曾经是非法经营吗?
周航:好在我觉得我们还是有个宽容的政府,一直还没有给我扣这个帽子。但是中间也会有,比如说不断的有人举报,写信写到这个交通管理部门去举报,有的人还在打电话打到交通台去,说要投诉,最近有这么个东西,你们也不管管。也有被政府约谈,也有被罚车扣款,各种各样的事情。
艾诚:怎么应对呢?
周航:根本就无法应对,没有什么预案,说你们公司就这个你们怎么应对啊,假设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一定得不到一个完美的答案,说有事说事呗。
艾诚:你都做过什么呢?
周航:那你就得有事解决事呗。
艾诚:比如说最尴尬的说过什么?
周航:要你约谈你也得去啊对吧。去了就坐在那,我被约谈啊,坐在那最开始有一个领导还不错,说你们也是一个新生事物对吧,我们来沟通一下。旁边一个执法机构的人就很严厉地说,约谈就是约谈,性质要说清楚,你们就是非法营运,必须要限期整改,巴拉巴拉的,也有压力很大的时候。
艾诚:然后你说什么呢?
周航:听着呗,那能怎么着啊。
艾诚:可是这也挺神奇的,从2010年熬到2016年。
周航:没有,你不知道就是说,2014年就有了政策了,2014年政策当然都是说非法这那的对吧,那个时候对我们的影响其实也是蛮大的。因为之前的每一轮的投资者,其实最关心的就是说,这个政策的事怎么办啊,到时候别投这么多钱,一夜之间你就关门了。

曾经政府对于网约车最大的支持就是不表态

艾诚:在我想象中,易到一定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叫政府公关部。
周航:这恰恰错了。我原来也是像你这么以为的,特别积极主动地到处沟通,后来人家我们这个政府有前辈就跟我们说,就是现在沟通,其实你们这么沟通没什么意义,也没什么用。
艾诚:你都怎么沟通呀?
周航:不是,就是说我们积极写建言建策,写什么绿色出行,解决拥堵了对吧,然后积极邀请人家来我们这个公司参观指导,这没什么用。为什么没什么用呢?就是说在目前没有大政策的情况下,我们不可能给你们表一个支持你们的态,我们现在对你们最大的支持就是不表态?//我也很感谢有一次一个上海的什么节目,当时那个曾杰做一个节目。
艾诚:《中国经营者》。
周航:后来我觉得他特感动跟我说,说上海一个领导看了这个节目,然后就写了一个,给他上面可能写了一个批示吧。写的也很艺术啊,大致的意思就是说,对新生事物要多观察、多看、少表态。我觉得心中都非常感谢,其实这就是他对创新的一种默默的支持了。
艾诚:但这对于创业者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煎熬的过程。
周航:那当然了,所以说这就是说中国的创业者为什么充满了那么大的不确定性、不安全感。

周航寄语
周航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