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对于很多关心中国电影的朋友来说,是难忘的几天。

12月27日,《中国电影报》发表评论文章《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 恶评伤害电影产业》,点名批评豆瓣、猫眼等评分网站。稍晚,《人民日报》客户端转载该文,引发人们对影视评论与电影产业的关系的讨论。但是随后,事情似乎又出现了一些变化。28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同一天,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刊文《子产不毁豆瓣》,表示“一个自信的国度,应该容下无数个豆瓣。”到了28日晚上,电影局局长张宏森澄清未约谈豆瓣;豆瓣网创始人兼CEO杨勃,同样在朋友圈辟谣,自己没被电影局约谈。

人民日报:电影票房很重要,但不可能也不需要搞成面子工程,每年都“大幅增长”——增不增长,增长多少,都应该是市场决定的。

侠客岛:一个自信的国度,应该容下无数个豆瓣。让人说句话,天塌不下来。

杨勃朋友圈截图
杨勃朋友圈截图

豆瓣网一个印象中的文艺青年,陷入了一场纷争之中。

理科生的文科梦

杨勃,他的网名叫阿北,他创立的企业叫豆瓣。回顾我国互联网创业的历史,很多企业都带有国外成功企业的影子,例如百度之于Google,淘宝网之于eBay,门户网站们之于Yahoo。

但是在众多的国内互联网企业之中,有一个企业被公认为“另类”。因为它找不到国外对标的企业。这个企业就是豆瓣,它一方面有图书,电影,音乐的评分和点评功能,另一方面还有豆瓣小组这样基于兴趣的供陌生人之间进行交流和聚合的网络场所。

豆瓣是很多文艺青年们聚集的地方,可是作为豆瓣的创始人杨勃却是一位地道的理科生,他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物理学专业,并取得博士学位。他的创业历程开始于2004年年底,当时这位物理学的博士经常会出现在北京一条胡同附近的星巴克,在那里他开始了豆瓣网源代码的编写。网站于2005年的3月正式上线,由于他写源代码附近的那条胡同名叫豆瓣胡同,所以他给自己的网站取名为豆瓣网。

由于豆瓣一直奉行UGC(用户生成内容),所以杨勃一直没有为豆瓣网进行人员扩大,网站代码全由他一个人完成,直到2006年他才迎来了自己的二号员工,所以业界一直有“一个人的豆瓣”的说法。在那个互联网产品还不算太丰富的年代,豆瓣标榜的文艺气质,迅速笼络了一批迫切想找到自己同类,进行分享和交流的文艺青年们。

豆瓣涉足内容领域
豆瓣涉足内容领域

文艺青年也得吃饭

在中国,很多中小互联网公司始终活在巨头的阴影下,被巨头收购或者在巨头参与的竞争中逐渐沉寂下去是很多企业经常面临的两种结果。然而,豆瓣却在激烈的互联网竞争中存活了下来,并且还有了一批自己的固定用户。

有人说,杨勃和豆瓣是文艺青年,任外界雨打风吹,他们自己却只想做个诗人。然而,杨勃和豆瓣真的能安静地做一个文艺青年,不为外界所动吗?

在网络社区在中国火热的时候,豆瓣尝试做了自己的社交产品——九点和阿尔法城,但是这次社区化的尝试并不成功,目前这两款产品已经在豆瓣的首页上找不到了。在电商红火的时候,豆瓣还出人意料地推出了和自己以往画风不太一样的产品——电商导购平台“东西”。豆瓣的这些尝试都是为了想方设法为自己在市场规模和盈利模式上迎来突破,所以即使是文艺青年,在商业的战场上,生存也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豆瓣现在的核心竞争力还是集中在图书,电影和音乐的评分和点评上,他们这些年在这三个领域上也进行了很多具体的尝试,这也让豆瓣从当初的文艺青年群体,逐渐扩展到普通人群体。杨勃在自己2015年的一篇文章说过,现在豆瓣电影上的评分已经不再是文艺青年的观点了,基本已经是大众的观点了。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豆瓣能在巨头的阴影下活下来,确实不容易。杨勃的成功有两点,一是先发优势,在社交网络兴起之前就发现了市场的需求,快速下手。二是,牢牢抓住自己的核心用户,核心用户产生并沉淀了优质的内容和评分数据,这让后来者几乎无法超越。这两条重要的原因让豆瓣网一直走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