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川之父陆天明:郭德纲“耍弄”一个个高档嘉宾,无聊的逗贫和插科打诨贯串始终。

知乎网友:郭德纲是“相声界的救世主”,他至少让“相声晚灭亡了50年”。

在相声上对的起良心

成立于1995年的德云社今年迎来20周年庆。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在北京展览馆举办了盛大的开幕式庆典。当晚大腕云集,热闹程度不输春晚。此外,开幕式还得到东方卫视的全程转播。然而,就是这样一场看似正常的文娱活动,却受到了不少的争议,郭德纲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们又该如何看待郭德纲近年来的“不务正业”?让我们一起走进相声演员郭德纲的人物故事。

最先对庆生活动进行开炮的是陆川的父亲陆天明,他在微博发文批东方卫视与德云社合作播出庆生活动无聊,讥讽郭德纲“耍弄”一个个高档嘉宾,无聊的逗贫和插科打诨贯串始终;并质疑东方卫视在其中也“挣钱”了,批评东方台“只看上了收视率,并沾沾自喜,以此为豪。”

陆老先生的言论一出,立刻遭到广大网友的围攻,网易网友@中国好声音评论说:相声本来就是无聊打发时间的东西,郭德纲最大的贡献就是让这门技术回归了这个本质,真正为底层平民百姓服务。谁有空跟你谈高雅?仓廪实才能知礼节。网友@爱唱歌说:相声本来就是逗贫啊,文革已经结束了,陆老先生应该与时俱进啊。

作为中国少数敢于曾经公开戏谑过春晚的艺人,郭德纲“反叛”、“草根”的形象一直与中国主流媒体所秉持的“稳重大气”格格不入。他的表演风格也经常充斥着市井俚语甚至是脏话。针对批判,郭德纲不做回应,只是在开幕式上说道:“七岁学艺,浪迹江湖数十载。水平一般,万幸在相声上对得起良心。哪怕有一天面对祖师爷,我也敢说:弟子尽力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成名后,郭德纲被誉为“相声界的救世主”,一些更为夸张的盛赞认为他至少让“相声晚灭亡了50年”。他是当下中国身价最高的相声演员,前无古人。他的演出费一路上涨,主持费连年翻倍,并受邀出演多部热门电影。《建国大业》中,他出演为主席照相的师傅,两分钟三句台词,逗得观众哈哈大笑。

2007年3月,郭德纲收购天桥乐剧场,德云社成为全国第一家拥有自己剧场的民营相声团体。而后,他将传统的戏班注册成文化演出公司,以现代企业的模式在北京新增了4家分社。他拥有一家中餐馆和一个专门定制传统成衣的华服铺。即便如今他很难有时间再去小剧场演出了,但门下徒弟的常规演出票仍供不应求。

郭德纲的衣着品牌有纪梵希、LV,他购买了联体别墅,还跟好友黄健翔、孟非成立了一个文化创投基金,并在澳洲投资了一个薰衣草庄园,甚至在洛杉矶买了个电视台。此外,老郭还跟赵薇姚明学起了投资红酒,名字就叫“德云红酒”。同时他还以德云社的名义开办了一家专业艺术培训学校,其中相声传习班学制3年,每年学费20000元。

针对成名,郭德纲说:“我要不红,还在北京挨饿,会有人多看我一眼吗?”2007年,他入选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并一举获得“名人商业机构”和“文化娱乐体育产业商业人物”两项大奖,总排名第26。

“我没变。”郭德纲说,“做官、赚钱都没多想。我能体会做艺人的快乐,我体会不到做商人的快乐。我对钱一点都不渴望,因为我骨子里对它不在意。”

传统的老郭

郭德纲7岁拜师学评书,后辗转多位老师学西河大鼓、河北梆子,从伺候师傅起床、倒痰盂,到等师傅高兴时学两段;从手抄整理记录师傅老段子,到揣测老艺人腔调。他在传统艺人的规矩熏陶下长大,梦想有朝一日成为“角儿”。

1980年代相声演员被体制化后,大部分人会忌讳流露“江湖气”。郭德纲一出道就带着强烈的江湖气。他讲面子,像旧时代的“角儿”一般立规矩。私下,他身边的员工就称他为“角儿”。

刚出名时,主持人大鹏亲眼看到郭德纲拒绝过一些公司的年会演出:20分钟,5万块钱。“他不乐意去,不想这样被消费。”为臣要忠,为子要孝,为父要仁。郭德纲信这个,他是一个传统的人。后台吃饭的时候,郭德纲坐主座,于谦一旁,徒弟不能先吃,他很在意这些辈分排次。

“精神上,师傅是我的父亲。”岳云鹏说。这些年郭德纲搬到哪里,他也搬到哪里。岳云鹏结婚,全由郭德纲操办;他的父母生病,郭德纲付了药费。有人曾撺掇岳云鹏单干。他回:“别一看师傅赚钱,我就要怎么样。我不傻。”现代社会,这种恩威并施的师徒关系常会与商业利益产生碰撞,2010年离开德云社的徒弟何云伟、曹云金指出:作为老板的郭德纲时常打压徒弟、团体存在利益分配不均。徒弟的离开虽然让郭德纲寒心,但他也想出了应对之策:签合约,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出事,法律说话。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今日的中国生活,什么样的思想在起支配作用?也许还是江湖。带着江湖气的郭德纲或许不受人待见,但他确实拥有独特的“郭德纲思想”,这并不是惊人的独创,只是生活的真相。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市场,一分为二的两元论早已不合时宜,包容也是社会进步的一种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