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份,业内多家媒体报道社交平台Soul正计划IPO,拟以超过10亿美元的估值募资2亿美元。随后Soul通过官方微博辟谣,称“公司没有明确的上市计划”。

然而仅在2个月后,Soul就正式提交了招股书,计划于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SSR,预计6月24日在美上市。

但事态在上市前一天又生反转:6月23日Soul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了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管理层先暂停IPO定价流程,Soul大股东腾讯也支持这一决定。

在上市之路上“反复无常”的Soul,这次又真的不上市了吗?

不“专业”

在创办Soul之前,张璐曾是一家欧洲管理咨询公司中国区的合伙人。

在《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记者看来,就像任正非在华为之前不是电子极客、王石在万科之前也并非地产专家一样,张璐在互联网社交领域也是个“外行人”,不懂技术,更没有互联网公司工作的运作经验。

但同所有背井离乡、孤身一人在北上广奋斗的年轻人类似,面对着永远无法忙完的工作和看不到希望的未来,内心的孤独和压力无处排遣宣泄。她渴望着有一个地方能卸下伪装,既能脱离微信的熟人社交圈子畅所欲言,又不似陌陌那般信息混乱庞杂,能够高效地和自己感兴趣的人交流。

张璐发现,市面上缺少一款可以让用户无压力地自由表达、发布生活日常和感受,并收到即时、有质量的共鸣的产品。

于是,不算专业的张璐用一张PPT勾画出了Soul的雏形。由于自己不懂编程代码,就找了个外包公司做样品,就连用户界面设计也是她找兼职程序员做的。

因为自己不懂专业,身为甲方的她,却常常被比她专业得多的外包公司问的一愣一愣。那段时间,张璐经常是一边百度谷歌,一边去和外包公司交流。

怕影响别人的前途,张璐不敢招有经验的大咖,这支勉强拼凑的业余创业团队在陆家嘴的一个共享办公空间,硬撑着做了10个月。

在开发产品期间,服务器动不动就要崩溃一下,张璐整天坐在兼职程序员的身边,一点点地修改,直到产品跑通——2016年11月主打“灵魂社交”的Soul正式上线。

也许是外包公司欺负她不太懂技术,最初上线的产品bug一个接着一个。不过,用户们却对这款不那么专业的社交软件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度。对他们而言,Soul主打的“心灵伴侣”,新奇的体验比流畅的操作系统本身更具吸引力。

Soul的第一批种子用户,主要通过在豆瓣小组等调性相似的社交圈主动邀请获得。虽然在前期,张璐并没有充裕的资金进行营销推广,但仍然在熟人社交微信和陌生人社交陌陌之外,发现了第三种可能性:Soul一上线就获得了20万的注册用户。

软件的bug虽然多,但看着不断增长的注册用户数量,张璐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兴奋,她决定辞职,专心创业。

不迎合

“没有人愿意透过你邋遢的外表去了解你丰盛的灵魂”。

在颜值即正义的时代,看脸似乎成了社交时重要的打分项。不过Soul却有意反其道而行,不给用户“露脸”的机会,只能设置系统提供的固定头像,发布内容使用匿名。同时取消地理位置识别,这也意味着,Soul的用户无法和附近的人建立连接。

看起来,Soul的一切设定都是那么地“不迎合”,不去迎合传统的社交规则,不看脸,也不打荷尔蒙社交的算盘。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记者分析,对于95后而言,正处于表达欲强、寻求得到认可的阶段。他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在享受着移动互联网带来社交便利的同时,也不得不承受着技术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和孤独。

在微信构建的熟人社交网络中,发朋友圈要想好文案,发图片要精心美颜。而在Soul的社交星球中,没有点赞的压力,没有外貌的评判,只有灵魂的契合——在进入Soul的一刻,用户便获得了虚拟的崭新身份,以性格测试和兴趣广场匹配用户,而社会地位,甚至年龄、长相一概被模糊。

每一位新用户在加入Soul时,均需要填写“灵魂测试问卷”,然后被分配到30 个不同的星球。在未来日常使用时,Soul也将根据灵魂测试的结果来对用户进行推荐。

不迎合“看脸”和“脱单交友”的Soul,以独特的“灵魂社交”定位准确击中了当下年轻人社交的痛点。对年轻人来说,如今的社交也许不需要很多人,但却需要对的人。

Soul的设想得到了数据的印证——在Soul的用户画像中,Z世代日活用户数量占比已经高达73.9%,是行业品类中Z世代用户渗透率最高的App之一。

2018年,Soul开始冲进App Store社交榜免费中的前十名,并在2019年登顶App Store社交榜,此后在社交App排名中长期占据上游位置。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记者观察,随着用户规模的不断扩大,Soul作为平台本身也积累了用户之间因浏览主页、评论点赞等行为而产生的每日数10亿的互动数据,这也支撑着Soul通过大数据和深度学习,构建独居特色的用户方向建模能力,实现对用户更为精准的推荐,进而提升用户体验。

如果算法是平台运行的基础,那么内容则是平台的核心。

从社交平台的发展规律来看,除了数量众多的普通用户,总会有少部分人通过优质内容的产出而脱颖而出,即人们口中的“kol”“头部创作者”或“微博大V”,这一点在微博、知乎或者抖音等公域流量平台似乎都适用。

Soul也有意制造属于自己的“kol”,他们被称为“SSR”,正是Soul当年申请采用的股票交易代码。所谓“SSR”,即“Soul Super Real”,Soul星球鼓励用户生产独特且有趣的优质内容,引导各个圈子向上发展,协助构建整个平台的良性生态。

不上市?

成立后的3年时间里,Soul累计注册用户便突破了1亿大关,月活跃用户高达3000万。从2020年7月开始至今,Soul每月的MAU用户增长速度,平均保持在105%以上。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用户宅家时间增长,更有利于产品使用习惯的培养。据统计当前,Soul用户日均使用时长40分钟,日均打开软件24次,日均传递点对点信息62条。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记者了解,手握可圈可点的用户增量和日活用户,原本6月24日登陆纳斯达克的Soul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但23日却发布官方声明,表示将暂停IPO定价。

要知道,资本市场对Soul的认购前两日还堪称火爆——

Soul的IPO承销商不仅包括摩根士丹利、美银证券等头部金融公司,还获得了米哈游8900万美元私募配售。原本计划募资2亿美金的Soul,已经募集了超30亿美金……

种种迹象都表明,Soul没有理由终止上市。

不过也有人分析,此次终止上市可能是由于行业竞争。就在前不久,Soul的竞争对手Uki发布声明称已经掌握关键证据,Soul创始人兼董事长张璐涉嫌参与不正当竞争,Uki现已起诉张璐为法人的Soul公司,并请求判罚2678万元。据了解,该案将于本月29日开庭审理。目前,soul已被冻结2693万元资产。

Soul与Uki两家的恩怨要追溯到两年前。彼时,Uki项目成立时间比Soul要晚一年,不过据当年MOB研究院发布的一项数据报告显示,虽然Soul的装量是Uki装量的5倍,但在用户日留存量方面却略逊一筹:Soul的日留存率只有41.7%,而Uki却能达到65%。

不过,Uki很快陷入到了涉黄举报、被迫下架的危机之中。事后调查中发现,是soul的前董事、运营总监李某指使下属范某在Uki上发布的违法信息。根据上海市普陀检察院通告,为了打击竞争对手,李某授意下属范某注册账号,在对方平台上发布违规内容,然后再截图向有关部门举报。

随后,公安机关向普陀区检察院提请批捕范某和李某,事情平息后Uki才得以恢复上线。虽然范某和李某都受了牢狱之苦,并赔偿了300余万元。但对Uki本身而言,才是致命打击。试想,一个社交App,下架3个月,还有多少用户会记得,又会有多少用户会重新回归呢?

据Uki创始人孙铭君统计,下架的时间里至少损失了500万新用户,而Uki的排名一度掉落在排行榜的40名开外。如今,Uki继续起诉,这次的被告人成了Soul创始人张璐。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记者认为,Soul暂停上市是否受到Uki起诉的影响尚未可知,但诉讼也确实会给公司上市带来不确定性,“不正当”竞争也将成为Soul成长历程中无法抹去的阴影。

此外,国内对于用户数据隐私保护的力度也在持续加码之中,政策的不确定性也必将影响到行业未来走向。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上市前日宣布撤回IPO,也有可能是新股东提出资本层面的合作,但具体合作项目在未来一个月内才会对外公布。

能让Soul在30亿美金面前止步IPO,这样的合作项目也着实令人期待。

2021年「榜样力量」影响力100强榜单评选正式启动,将诞生「最具向善正能量创始人」50 强榜单和「最具向上正能量品牌」50 强榜单两大榜单。

请长按扫码下方二维码,立即申请参加 2021「榜样力量」影响力100强榜单评选。

END

作者:左左、夏天
编辑:Catherine
图编:丘丘
图源:网络侵删

【寻求报道】
iaskcindy (微信ID)13366233569(电话)
iask015(微信ID)15321902969(电话)
【商务合作】
vivi040313(微信ID)17310560187(电话)
17310097569 (同微信)
【艾问融资】
bp@iask-capital.com 13671273860(电话)
【加入艾问社群】
iask005(微信ID)17718525976(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