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题库创始人李勇:他热爱社会生活,热爱“升级”,物质、地位、财富从不掩饰。有些人可能对此产生不适,但也正是这一点令他始终生机勃勃。

智族GQ:他是一个湖南小痞子,他还在青春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陌陌加入马云家族?

陌陌创始人唐岩又上头条了。和之前因争议不同,这次“正儿八经”。因为“干爹”阿里巴巴正式宣布加入陌陌私有化财团。受此消息影响,陌陌开盘股价一路上涨,还创下了其2014年IPO以来最大涨幅。

唐岩,始终是一个极富争议的80后CEO。上市前被老东家曝光品德有问题,在纳斯达克敲钟被疑竖中指,在公司大楼前打群架,有杂志形容他是一个“湖南小痞子”。但正是这个“小痞子”却完成了很多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一夜暴富”梦想。这个“小痞子”究竟有何不同?他此次如此低调的接过“干爹”的橄榄枝又意欲何为?陌陌真的要加入马云家族了吗?让我们一起走进“最富争议”CEO唐岩的人物故事。

其实早在3月就有网友在匿名爆料,称“阿里巴巴将全资收购陌陌,目前收购事宜已进入收尾阶段,信息将在4月初公布”,当时陌陌方面以“没听说”作为回应,不过联想到此前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加入陌陌董事会的动向,“阿里收购陌陌”一事也不是绝无可能。

腾讯财经以肯定的口吻分析说:在阿里加入陌陌买方团后,陌陌私有化成功概率已大幅增高,有可能会在近期达成私有化协议,且陌陌私有化价格不会下调。从阿里角度看,加入买方团可以扩大阿里生态圈,重新布局此前一直缺失的社交版图。

但唐岩和陌陌显然还有别的打算。凡是对互联网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陌陌是最早宣布私有化的中概股之一,但进展方面一直没有具体声色。自2015年6月宣布私有化以来,无论是唐岩还是其他高管,在接受采访时的官方口径都是:在进行中,但不便透露更多。

对于“阿里巴巴收购陌陌”的问题,唐岩本人还在微博上专门做出过公开回应,唐岩评论道:你们大V千万要注意了,不要见着风是得雨,接到这些消息,你们本身也要判断。此番言论似乎是希望公司继续保持独立发展,也有陌陌高层对媒体表示:陌陌内部有部分力量在抗拒阿里的收购。

21世纪经济报道认为:从定位上看,陌陌至今很难扯下“约炮神器”的标签。其回归国内资本市场后,如何向国内投资者和券商机构重新展示自己的品牌形象,是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当前,战略新兴板暂停,对陌陌冲击很大,一旦业绩无法保持稳定,就无法借壳上市。

所以,艾问每日人物认为:即使唐岩不愿意卖,但一旦陌陌独立上市这条路走不通,未来被阿里收购的可能性就极高。

“中国梦代言人”

假如有“中国梦代言人”选举,我大概会投陌陌创始人兼CEO唐岩一票。因为再没什么比混迹街头的小混混成为互联网+新贵更振奋人心的事儿了。从挥着砍刀混社会的湖南娄底厂矿小痞子到拿着2000元钱和一卷铺盖闯北京的网易小编辑,再到现在公司估值20亿美元的富豪。发生在唐岩身上的事儿,就像一个在骗点击率的都市传奇,刺激肾上腺素的元素一个不缺。如果美国梦的标本是德州牛仔闯纽约,对应成中国梦,恰好就是湖南蛮子混京城。

把唐岩挖掘到北京的黄章晋还记得,他在娄底一个BBS上发现这个网名叫“TDM”的痞子小青年时,唐岩的论坛签名还是“谁不崇拜我,我就打死谁”。唐岩从不搭理论坛里的人,只是“恶狠狠”地写着自己的青春小说,有时也写写杂文,骂骂政府,仿佛从刚一开始,唐岩就注定是个孤独的异类。

在唐岩北漂的第一个月,他白天在富丽堂皇的东方广场上班,晚上住在地下室330元的小隔间里,隔壁邻居就是小区门口卖水果的。发工资前的最后一个星期,他连吃午饭的钱都没有,饿了就去公司的茶水间,咕嘟嘟灌一肚子免费咖啡。不过,他好像从来没怀疑过自己总有一天会很有钱。月薪5000元,他就敢买3000元的 牛仔裤,还振振有词地教育别人,钱不是攒出来的,总能挣到。

对于陌陌在互联网界取得的成绩,业界经常被反复提及的一句话是——“唐岩懂人性”。这个32岁时放弃了网易总编职位出来创业的男人,此前在网易新闻中心一待便是8年。至今网易的记者们还记得唐岩取标题时会告诉编辑:多个字少个字,流量就会产生大幅变化,这正是唐岩懂人性的最早体现。

“我没混过黑社会”

作为从腾讯微信阴影下成长起来的“后起之秀”,陌陌一路走来争议并不少。毕竟,当社交软件刚刚流行开来的时候,为了短时间内获得巨量用户,包括微信在内的这类应用在发展初期都毫无例外多少带着点“荷尔蒙”的色彩,而基于陌生人社交应用的陌陌更是无法规避。

尽管如此,唐岩对于陌陌被打上“约炮神器”这个标签还是相当不满。为此,他还曾在知乎上义正言辞地辩驳:“有人总喜欢简单粗暴地把陌陌用户整体定义到约炮人群,这是很偷懒的一种智力判断。”事实上,不仅仅是陌陌,唐岩自己本人也相当拒绝标签。他的微博至今没加V,但更新得很勤快,不聊工作聊八卦,语气足够辛辣。在微博这样一个社交平台上,唐岩多少有点痞气。他曾生气的发微博说“一会痞子CEO,一会文青创业者,瞎**打**标签啊。你们家才文青,全家都是!”

而结合当年的“英雄事迹”,有报道为唐岩冠名“匪首”、“痞子”,并生动叙述他过去打群架的故事,甚至有人在他根据地理位置组织群架的故事里,得出了日后他应用LBS(定位服务)开发陌陌的雏形。这让唐岩不得不在微博上感叹:“我没混过黑社会,中学打过架跟黑社会是两回事。”

但在社交应用上,除了喜欢强调自己是互联网从业者里最会做饭的人,唐岩做得最多的应该是挤兑人。即使从社交应用回归日常生活,唐岩的“口无遮拦”也并不会收敛多少。为此,每一次唐岩接受采访,陌陌负责接待媒体的公关部员工都惴惴不安好一阵子。

作为唐岩在网易时的前上司,猿题库创始人李勇曾这样评价他:他热爱社会生活,热爱“升级”,物质、地位、财富从不掩饰。有些人可能对此产生不适,但也正是这一点令他始终生机勃勃。在陌陌创立第一年的年会上,唐岩喝多了,酒醉后的他说,其实,他一直最想做个古惑仔。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唐岩之所以能从屌丝一夜暴富有三点原因,第一,他的定位正确;第二,和自身的辛勤努力分不开;第三,唐岩赶上了社交媒体发展的浪潮,运气不错。现在看来,于身份上,唐岩是没法做一个古惑仔了,但在精神气质上,他仍然承袭了那些香港老电影中重承诺、有底线、好面子又仗义疏财的特质。这算不算另一种形式的实现梦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