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很多人都记得电影《蒂凡尼的早餐》开头一幕——奥黛丽·赫本身着小黑裙,望向蒂芙尼的展示橱窗,高贵优雅又清纯天真。

这一画面称得上是史上最经典银幕扮相之一,赫本身上的小黑裙(the little black dress),被人们简称为LBD,是时尚界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6年,伦敦,里斯蒂拍卖行。当年电影中赫本穿过的这条小黑裙以46.72万英镑的价格以电话竞拍的方式被神秘买主拍下,创造了电影演出服最高拍价记录,LBD自此成为最昂贵的戏服。

拥有像男装一样利落简洁的剪裁,同时又带有女性的优雅,象征着终极欲望与克制的小黑裙风靡世界,其最初的设计者曾说:“女人的衣柜里不可以缺少的衣服就是小黑裙”,这位设计师就是COCO CHANEL。

出身贫寒的修道院少女

【2021全球创始人大会·最具赋能女性力量品牌50强】之Chanel的创始人Coco Chanel,1883年出生在法国索缪的一个贫寒之家,是杂货小贩和牧家女的第二个孩子,只不过那时的她还叫嘉柏丽尔· 香奈儿(Gabrielle Bonheur Chanel)。六岁时候,母亲因重疾去世,父亲将她送往一所天主教修道院,18岁时她又被送往一家女子寄宿学校学习。

房间里没有暖气,每天还需要干擦地板、洗衣服之类的杂活儿。自幼动荡贫穷的生活练就了香奈儿在夹缝中生存的能力和坚韧的性格,同时习得了一门日后将改变她一生的手艺——缝纫。

离开女子寄宿学校的香奈儿凭借着缝纫技术,在当地裁缝铺找到了工作。为了赚更多的钱,她还在咖啡馆和小酒馆兼职歌手,而她最著名的一首歌曲就是“Qui qu’a vu Coco”,曲调活泼可爱,听众非常喜欢,并开始把香奈儿叫做“Coco”,香奈儿索性就把昵称Coco当作自己的名字。

担任酒馆驻唱歌手的职业生涯虽然短暂,但却让香奈儿得以结识社会上的权贵阶层。25岁时,香奈儿遇到了英国贵族艾提安·巴勒松(ETIENNE BALSAN),她随他搬往城堡,与他共同居住了三年。

巴勒松在巴黎附近有自己的公司,同时圈养马匹供贵族朋友们娱乐。在与巴勒松同居的日子里,香奈儿非常反感当时贵族妇女佩戴的巨型帽子,装饰着羽毛、花朵、蝴蝶结,“这让她们看起来就像一个蔬菜摊”,香奈儿决定打破常规,把女性从繁琐复杂的服装中拯救出来。

巴勒松为她提供了资金支持,协助香奈儿在巴黎康朋街31号开了一家女帽店,这个地址也将成为香奈儿时尚传奇故事的起点,延续至今。如果今天你走上四楼的工作室,你还能看到门上写着“Mademoiselle Privé”(女士专属)。

香奈儿设计的帽子风格简约优雅,让女性秀丽的鼻子和姣好面容得以完美展现。她的设计受到当时法国著名女演员的垂青和赞誉,很快引得众人关注。

20世纪初的法国,贵族女性普遍穿着沉重,虽然华丽昂贵,但不方便行动。服饰同时也是思想和文化的映射,当时女性思想慵懒,这让她们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男性。为了改变女性与自己的身体和生活方式的关系,香奈儿从男装设计上汲取灵感,为女性设计运动服饰。

1913年香奈儿开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家时装精品店,由帽子扩展到高级定制时装。香奈儿简洁而充满力量感的设计很快引起轰动,受到巴黎女性的喜爱。其产品线中的运动衫、法兰绒外套和直筒裙成为人们沙滩散步的首选。

此时的香奈儿也遇到了她生命中的第二段爱情,亚瑟·伯邑·卡佩尔(Arthur Boy Capel)。与卡佩尔的关系维持了近九年,甚至在卡佩尔结婚之后,香奈儿依旧没有离开。1919年,卡佩尔在一场车祸中去世,香奈儿在事故现场委托朋友建了一个路边纪念馆,多年之后谈起这场悲剧,香奈儿对朋友说:“他的死对我来说是一次可怕的打击。在失去卡佩尔时,我失去了一切。”

经典设计 风格永存

1921年,香奈儿将自己的产业链再一次延伸,由服饰拓展到香水。她邀请前沙皇宫廷调香师恩尼斯·鲍(Ernest Beaux)为她创作一款“闻起来像女人的香水”,世界香水史上的奇迹,香奈儿5号香水Chanel No.5由此诞生。

香奈儿5号香水是全球第一支乙醛花香调的香水,由法国南部Grass的五月玫瑰、茉莉花、乙醛等80种成分组合而成。而之所以起名为“5号”,也仅仅是因为在实验中,这一款香型的序号为5,信奉简约主义的香奈儿也直接以实验序号作为产品名称。

5号香水以其独特香型让全世界的女性为之着迷。好莱坞性感女星玛丽莲梦露在接受杂志采访时的回答,让这款香水更受欢迎。在被杂志问及“你穿什么睡觉?”的时候,她回答:“只需几滴香奈儿5号。”5号香水的影响力早已超出香水本身的范畴,化身女性自由的精神象征。据估计,全球每55秒钟就有一瓶Chanel No.5被购买。

香奈儿设计的另一件重要单品就是夹克外套。

服装精品店开业后,香奈儿的设计逐渐引领了当时法国时尚界的潮流。1924年,香奈儿从男性骑马装获得启发,邀请苏格兰工厂生产花呢面料。30年代,她开始将经典花呢面料与羊毛、丝绸、棉花甚至玻璃纸结合起来,减轻服饰重量。

香奈儿设计的花呢服饰在巴黎的许多时装店迅速流行起来,人们把这种斜纹软呢制成的无领夹克与香奈儿的名字联系起来,也是我们今日所称的“小香风外套”。

一个品牌的内涵建立,创始人的影响不可避免。品牌创始人所拥有的性格和态度,多会在品牌调性和产品风格中显现出来。香奈儿独立与自由的女性精神,也赋予了这个品牌既有女性的柔美与优雅,也兼具男性的力量感。

1926年,香奈儿推出了“小黑裙”。美国Vogue杂志在LBD刚刚推出之际就将其奉为经典,并誉为“福特裙”。因为在当时全美销量最好的一款汽车就是福特汽车,以此来形容小黑裙的受欢迎程度。

“女人一心想着所有色彩,而常常会忽略了无色彩。”香奈儿认为黑色与白色一样,凝聚了所有色彩的精髓,小黑裙能展现既定规范之外的别样女性美。

不满足于服饰与香水产业的香奈儿,开始研发护肤品。1927年她研发出了由15款护肤品组成的第一个全面护肤系列,也体现出香奈儿在品牌商业布局中的远见卓识。

1935年香奈儿在巴黎康朋街已经拥有5家精品店,雇佣超4000人。【2021全球创始人大会·最具赋能女性力量品牌50强】之Chanel也一度成为优雅与时尚的代名词。然而1945年二战爆发,香奈儿的公司被迫关闭,考虑到巴黎人对香水与配饰仍有需求,最初的31号店铺仍旧继续营业。香奈儿本人也认为暂时不适合穿着时尚,暂时退出时尚界。

当香奈儿再次回归时尚舞台之时已经是71岁高龄,岁月或许能使人苍老,但心灵的青春却是永恒的,甚至能在时光的打磨下变得更加晶莹通透。香奈儿相继推出2.55菱格纹手袋、双色露跟凉鞋等设计单品,在巴黎甚至全球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时尚潮流。

1971年,可可·香奈儿离世,虽然拥有过无数段恋爱,但追求自由生活的她却选择终生未婚,她将自己孤独却灿烂的一生称作“传奇”:“May my legend prosper and thrive. I wish it a long and happy life!”(愿我的传奇常留世人心中,永远鲜明如新)。

品牌低迷与起死回生

香奈儿离世之后,公司发展进入衰落期。彼时嬉皮文化开始流行,牛仔裤销量暴增,Chanel的产品设计渐趋变得保守而传统,被年轻人所遗弃。

从1978到1983年间,香奈儿集团进入一段由Philippe Guibourge、Jean Cazaubon和Yvonne Dudel三位设计师共同执掌的局面,但就算是有三位顶尖设计师加持,也未能扭转公司颓势,曾经被奉为圭臬的设计被人们嘲讽为“中年女政治家专供”。

终于,卡尔·拉格斐,那个被称为“时装界的凯撒大帝”“老佛爷”的德国著名服装设计师在1983年出任时尚总监,给垂垂危矣的香奈儿带来了一线生机。

在卡尔正式出任之前,也有人这样劝诫他:“别碰,这个品牌已经死了。”但50岁的卡尔还是给自己定下了任务——去唤醒一个死去的女人。他将香奈儿这个品牌比喻为睡美人,“甚至都称不上美人,她都已经睡到打鼾了。”

受聘后的卡尔,为香奈儿工作了36年的时间,在保持品牌原有的粗花呢西装等经典元素的基础之上,进行创新和发展,虽然也曾因过于大胆的突破而饱受争议,但也将品牌从老旧、传统的枷锁中解脱出来,重新在年轻群体中引发狂热。

同时为了致敬已经过世的Coco Chanel,卡尔将两个单词的开头字母双C作为了品牌的logo,香奈儿集团经典的双C标志至此诞生。

但卡尔对香奈儿的贡献还不止于此。

香奈儿每次的秀场设计也是由卡尔亲自把关,卡尔在秀场舞台上充分挥洒灵感,让每次大秀的主题与当季时装遥相呼应,接近电影大片质感的秀场成为香奈儿一年一度的高光时刻。

卡尔每天工作16个小时,在他的努力下,Chanel重新登上时尚与潮流的顶端,也成为行业内奢侈品属性保存最完整、品牌经典内核最具连贯性、也是最赚钱的奢侈品牌之一,年销售额接近百亿美元。

卡尔曾经对媒体表示,他渴望像香奈儿的创始人Coco一样,在设计的过程中死去。一语成谶,2019年2月19日,在卡尔离世的前一刻他还在为大秀做着准备。

在卡尔为香奈儿准备的最后一场大秀中,秀场被装点成了雪后森林。据了解,卡尔非常喜欢下雪,每当巴黎下雪时,他都会出去拍照。

富有深意的是,在为来宾准备的礼袋中,有一张卡尔生前画的素描图,画里的他穿越时空,与Coco并肩散步、倾心交谈。在两人的头顶上方,有一行潦草的字迹——the beat goes on,节拍不止。

巧合的是,卡尔同Coco一样,终生未婚,但他们共同给世界留下了一个经典品牌和超越时间的、对爱与自由的追求。作为香奈儿品牌象征的山茶花,常常被用来向爱慕女性表达爱意,而Coco的传奇一生也宛如那朵洁白的山茶花,常开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