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话的嘉宾是西少爷创始人兼CEO分享的创始人团队内讧之争。

孟兵:西少爷创始人、CEO,出生于1989年,三年创业经验;上榜不死法则创客理由:团队之争;2014年“西少爷”演绎了现实版的“中国合伙人”,成为创业团队内讧的经典案例。

不希望任何人再犯我的错误

孟兵:没有一家公司没有出现合伙人问题的,除非他只有一个人,所有的团队都会出现,只是你不知道。而且很多故事比西少爷案例更加复杂,我希望所有的创始人看到这一期节目的话,不要再犯我曾经犯过的错误,比如说出于面子怎么怎么样,如果这样的话,我告诉你,你的创业肯定不会成功的,或者你要做好这个准备,你会经历跟我一样的一个痛苦的过程。

团队内讧是我们遇到的最大一个坑

艾诚:你觉得你在创业路上遇到过最大的坑是什么?

孟兵:团队应该是一个所有公司都会面对的问题。对我们公司来讲,在团队上确实,应该说这个问题它并不大,但是比较公开吧,所以也一直是这个行业里面的一个案例。

艾诚:那创业有不死法则吗?

孟兵:做企业没有什么方法是可以保证我们一直能够长青的。每一天、每一个时代、每一个经济环境都需要不同的打法,关键是要保持敏锐。

我是老大,但是说不出多要股份

艾问解读:“产品思维”、“注重研发”、“快速迭代”“用户体验”、“口碑传播”等一系列看起来和传统的肉夹馍完全不搭界的互联网时尚名字2014年在西少爷这里美妙融合,并催生了化学效应,开张仅100天,@西少爷肉夹馍就创下了日销售肉夹馍2000个、进账万元的创业奇迹,孟兵、宋鑫、罗高景这三个合伙人更是作为互联网创业佼佼者,登上了cctv,登上了各路TV,然而就在受媒体及市场热捧之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一篇《西少爷赖账,众筹的钱该怎么讨回来?》的文章更以火速传遍微博、微信朋友圈以及各大媒体网站。文章的作者,正是西少爷原创始人之一宋鑫,将矛头指向了西少爷CEO孟兵,一场创业明星团队的撕逼大战就此展开。

艾诚:当三个人创业的时候,必须要有一个老大,当西少爷这家公司注册的时候谁是老大?

孟兵:从刚创业那时候我就是老大。

艾诚:怎么定义?

孟兵:因为是这样,其实是我要创业,有一天我找了两个朋友到我的房间,我说这个,我们来创业,我跟他们讲我们怎么做等等。这个从第一天就不是什么秘密,或者模糊不清的东西。至于其他可能你想我的就是这个,比如说媒体上讲到的股权啊等等,那么你知道中国人会有一个弱点,这个弱点是我们会觉得面子总是放在这个很多理性的东西前面的,比如说我们三个人挺熟悉的,然后三个朋友来创业,你说我叫你们来创业,那可能我出的钱也很多,但是,你说如果要让我对着你们说我占60%的股份,你们俩加起来40%,这个说不出口。

艾诚:你当时说不出口。

孟兵:说不出。

艾诚:但是你觉得自己是老大。

孟兵: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老大,这个不是觉得,因为这个怎么去分配股权也是我来告诉他们,我说要不然我们怎么怎么样,我当时在考虑。

创业有时候是非理性的

艾诚:要不你们怎么样?我们来复盘一下吧。那天注册这家公司的时候仨人,罗高景、宋鑫和你孟兵仨人。

孟兵:对。

艾诚:然后你把他们俩找到房间里了,要注册一家公司了,那分别,那你作为老大,作为或者说这个组长吧,你觉得他俩能辅佐你什么呢?

孟兵:其实啊,其实这个创业呢很多时候他的开始没有大多数人想的那么理性。我那个时候也是。

艾诚:就觉得他们俩兄弟关系好。

孟兵:我那个时候也是在创业这个群体里面应该说是非常没有经验。所以当时并没有考虑太多,那个时候呢我对高景是了解的,对宋鑫呢,其实刚认识不久并不了解,所以我们的这个创始团队当时是比较仓促的。

艾诚:那为什么要接受一个你都不熟悉,然后最后也会发生纠纷的这样的一个创始人、合伙人呢?

孟兵:你看啊,我当时创业的时候,其实刚毕业两年。其实从对股权、对很多事情,虽然我一直在准备,但是到实际的这个操作的时候你会发现创业并没有那么容易。你一方面是比较能找到人,另一方面呢我的考虑是,这两个人还是应该算是比较优秀的,至少我们都是校友。

艾诚:至少都是西安交大毕业的。

孟兵:对,至少这个证明他们还挺聪明的,那么他们的这个之前的工作也表明他们在同龄人中比较优秀。考虑的并不是非常的全面。

如果当时股份真的平分就完蛋了

艾诚:好了,那三个校友在一块儿,至少能搭伙干事了,那最后的股权结构最后的股权比例是怎么分配的?

孟兵:我当时不知道该分多少,很多人当然建议说这个CEO可以拿50%以上。

艾诚:觉得控股权这是要的。

孟兵:但是其实你是说不出口的,因为三个人当时关系很融洽。所以那我就想,那要不然我就平分,你看我们关系这么融洽,对吧?你们也都听我的,我相信这个股权都无所谓,这个都是小事,那么将来肯定我们还是这么融洽。就是这个反正你们也不会提什么意见,对,所以呢要不然我们就平分。但平分好像感觉这个有点奇怪,体现不出我是CEO啊,这是当时的想法。

艾诚:平分。就33.3这样子?

孟兵:对,我当时可能内心有这种想法。

艾诚:我觉得你要是那样分了,真的就……

孟兵:真的就完蛋了。

艾诚:不是,就是更经典的案例了。

孟兵:对,当时很嫩。后来我考虑,那这个我是不是多拿一点,那么我就非常。

艾诚:还是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

孟兵:很不好意思的,小心翼翼的说,就是特别不好意思,觉得对不住哥们儿,你说我们三个人一起创业对吧,你说你们也都辞职了对吧,跟着我一起干,所以那我说,那要不然我们四三三吧。然后他俩那没问题,然后就去注册了。

孟兵寄语
孟兵寄语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