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人不鬼徐世杰:46岁,就未必不能再起来,就看他以后怎么走了。
网友世袭民工:李一男,是天才,更是个贼!

一代传奇将终结于庭审?

华为前副总裁、牛电科技创始人兼CEO李一男在3·15全民打假的日子里,因涉嫌内幕交易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对此,牛电科技通过官方微博正式做出回应,称“李一男先生因以往私人案件,正在积极配合司法部门调查与诉讼。李一男先生能够以适当的方式参与公司重大事项的决策和运营,目前牛电科技一切运转正常”。

庭审信息显示,在2014年4月,李一男通过其妹夫和母亲的股票交易账户,满仓武汉华中数控股份有限公司,成交额达到1148万余元,实际获利508万元。同时他还让其妹妹购买该股票,成交金额在499万余元,实际获利有236万余元。

检方指控称,李一男之所以选股精准,是因为在华中数控并购重组的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华中数控总裁李晓涛多次联络、接触。李一男与李晓涛系大学校友,两人也曾在华为公司共事。

旁听庭审的人士则透露,李一男在庭上辩称自己与李晓涛的私交一般,且从未从李晓涛处获取内幕消息。他买卖华中数控股票,与自己一贯的投资风格相符合,且从未暗示妹妹买入这只股票。
其实去年11月,便有消息称李一男因涉嫌内幕交易已被证监会带走调查。牛电科技当时回应,“李一男因身体原因正在美国养病”。李一男也随后发微博称,“创业的路上,不畏惧莫名的压力”。

但根据检方材料,早在2015年6月3日,李一男就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传言四个月之久的消息终于因昨日的庭审曝光而坐实。新闻消息爆出后,最令人唏嘘的是,李一男曾经数次被推上神坛,头顶天才光环,却通过内幕交易获取如此规模的利益,很多网友称“很不值得。”

科学天才,处世弱智

人们对李一男的印象似乎是:一个沉湎于技术的天才,在社交和人际关系上有钝感,此后在数度“跳来跳去”的职业选择中泯然众人。

李一男出生于1970年,15岁时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即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

毕业之后他加入华为,经过几年打拼,27岁便坐上了产值10亿元的华为公司的副总裁宝座。30岁时他协助任正非把华为带过了200亿元的大关。他是华为历史上颇具传奇色彩的天才少年。

有前华为人透露,25岁的时候,李一男在华为已经是一脚能踢死牛的主了。他对技术发展趋势、产品走向具有惊人的敏感度和准确的把握能力,因此被称为“华为少帅”,也被视为任正非的接班人。

在很多华为人的记忆里,李一男是个集科学天才和处世弱智于一体的大男孩形象。当时,27岁的李一男已经是华为主管技术开发的副总裁。高强度的工作,加上长期缺乏体育锻炼,李一男又黑又瘦,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技术出身的他说话总是直来直去,书生气十足,没有什么为人处世的概念。再加上他少年得志,为人也较为张狂,“给面子”,“留余地”等词在他的字典里是不存在的,他对其他副总的态度比较粗暴。

虽然争议颇多,但是还未到而立之年,李一男已然成为人生赢家。然而,他的创客人生才真正开始。

2000年,李一男带着从华为股权结算和分红的1000 万元设备,北上创办港湾网络有限公司,带走了不少顶尖的研发和销售人员。

在市场机会、热钱资本和李一男本人在华为技术系统内的号召力的结合之下,港湾公司一夜之间迅速膨胀。第一年通过销售华为设备和自己的产品获得了约2亿元的收入。到了2003年,港湾的收入骤然翻了近3倍。

他很清楚华为的优势,也更清楚华为的劣势。港湾公司由最初代理华为的产品到生产类似的产品,由代理商发展为华为的竞争对手。2006 年,港湾网络被华为收购,李一男也重回华为,继续出任副总裁。

一位熟悉李一男的人士曾这样说,“2008年的远走华为并不能算是李一男动荡的开始,2006年,第一次创业的结束,才是令这位“少年天才”浮躁不安的源头,因为他觊觎的并非一个个代表权力和名望的头衔,而是创业者,这个能力、勇气兼具自由的身份。”

不断出走

果不其然,2008年,就在他重回华为后的第二年,李一男再次出走,出任百度首席技术官,领导“阿拉丁”计划。

百度董事会主席兼CEO李彦宏表示,李一男对通讯和IT行业有着非常敏锐的技术前瞻性,是中国自主创新科学技术领域的顶尖专家。

2009年,李一男出任中国移动旗下12580的运营公司“无限讯奇”首席执行官。

在他担任CEO期间,12580每天用户的使用量增加了一倍,公司来自千万商户的收入已经超过了中国移动给的支撑费,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

2011年8月,他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再次创业。李一男加盟之后,专注于无线通信和互联网等领域的投资。

2015年4月,李一男创办北京牛电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担任CEO。牛电科技主打智能电动车。李一男曾表示这是他最后一次创业。

李一男的小牛电动车开局不错。2015年6月15日,其担任CEO的创业项目“小牛电动智能锂电电动踏板车”登陆京东众筹,5分钟内筹资额破五百万大关,迅速达成项目目标,十三分钟筹资额顺利破千万,一小时即破两千万大关,到了19日,众筹金额已经过了6000万。

走此一遭,重新归零

纵观他46年的人生,两次出走华为,多次跳槽,正如他曾在一次演讲中说道:“我起起伏伏的人生,如同过山车一样。经过这么多年的折腾,我想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早已经归零了,或者被归零了,我愿意在一个全新的领域里面,重新开始,从零开始。”

年少时的鲜衣怒马,中年时不断寻找人生的新坐标,但是一夕之间,一代天才似乎就此身陷囹圄。但是就像他说的,“无论是对多少事情失望,也没有理由对最好的时代失望。”一个人的梦想,靠野心扩大版图,更靠定力守住疆域。无论我们对他有多少失望,也没有理由对他从此绝望。希望他走此一遭,把心态归零,找回初心,重逢精彩,然后大圣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