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就像一个‘黑洞’。把传统发挥得淋漓尽致,任何人靠近他,就会化为乌有,根本没法比。——黄易

我看人是有个尺子的,谁读金庸谁就叫没品位,一概看不起。 ——王朔《我看金庸》

金庸92岁生日,马云领衔众星祝寿

生于1924年3月10日的金庸,迎来了92岁的生日。

这几年,金庸基本上不公开露面,但今年的生日似乎格外隆重。拍过《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等多部金庸作品的张纪中导演采用众筹手段为金大侠祝寿。2月23日,他在新浪微博发起了#不老的金庸#话题为金庸先生祝寿,并征集广大网友对金庸先生的祝福。

不仅如此,参演金庸剧的演员们也一起发出祝福视频。其中,李亚鹏回忆了和金庸的交往,有一次李亚鹏去香港拜访金庸,聊到娱乐圈从业者们遇到的困惑和压力,金庸笑而不语,从桌子上推给他一个火柴盒,金庸在上面写了一句话:不遭人嫉是庸才。李亚鹏说,自己当时非常感动。

扮演过“杨过”“韦小宝”的黄晓明称:“我小时候看完了他的所有书,能演金庸先生的作品真是三生有幸”;曾扮演“段誉”的陈浩民说“金庸小说里的男主角永远都代表真善美,他们的魅力是我经常学习模仿的对象。”

除了演艺界人士,“国民老公”马云也多次提到自己特别喜欢金庸小说,而他在阿里内部的绰号也叫“风清扬”,其痴迷程度从他公司很多房间的名称就可看出:比如他的办公室叫“桃花岛”,会议室叫“光明顶”,洗手间叫“听雨轩”,马云甚至说“男人一定要看金庸小说”。

除了马云,李开复也很喜欢金庸,他在自传里说过,在美国上学期间,他一直在看金庸小说,李开复说:“我没有忘记中文,还要归功于家中成套的金庸小说,那个时候,我居然把金庸的每一本书都读了,金庸的小说还读了整整5遍。”

不同于马云的是:李开复对金庸小说的喜爱则表现在他将对移动互联网的理解融会其中。曾经,他自诩为“洪七公”,为有志于移动互联网创业的年轻人支了三招:一是刻骨铭心,即选择真爱的事情创业;二是一统江湖,即追求高用户量、高频次、高使用时间和高排行;三是十年磨一剑,即深度理解市场、用户、产品和竞争对手。

但对金庸及金庸小说的评价,也并不完全是正面的,其中最著名的当属王朔对金庸的批评:

1999年,王朔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3000多字题为《我看金庸》的文章,以王朔式的刻薄叫板金庸,批评金庸小说,几乎对金庸的武侠小说提出全盘否定的意见。他言辞犀利的说“港台作家的东西都是不入流的”“金庸小说是四大俗”。随后金庸正式对王朔的批评作出归应,发表文章说“王朔先生的批评,或许要求得太多了些,是我能力所做不到的,限于才力,那是无可奈何的了,“四大俗”之称,闻之深自惭愧。不称之为“四大寇”或“四大毒”,王朔先生已是笔下留情。­”

后金庸时代谁能称霸武林?

“看金庸的书就象啃肥皂一样,让人没有一点继续往下看的欲望……”“金庸先生写的真正的大侠,古龙写的都是小人。”这是百度贴吧一个随手翻来的帖子,类似的掐架贴数不胜数。关于金庸和古龙谁是大师的争议,从上世纪80年代就已开始,一直延续至今,不愧是“史上耗时最长的争议”!如今古龙已经逝世2,金庸先生也年逾古稀,这场阴阳两隔的PK仍然争论不休。

而面对读者的争论,早在2001年金庸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过:我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学者,古龙才是大师。这是金庸的谦语,但也表明了生者对逝者的敬重。

那么在后金庸时代,又涌现出哪些新派作家,又有谁能成为金庸的接班人呢?

虽然后金庸时代,武侠作家作品的数量尽管翻了好几番,也出现了像温瑞安、黄易等几位较有影响的作家(温瑞安的代表作有《神州奇侠》、《四大名捕》等,黄易也已连续出版了《寻秦记》、《大剑师传奇》、《边荒传说》等21部著作,在港台创下了数百万册的销售量),但再也没有出现金庸级别的大师。

有媒体一针见血地指出:今天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道德出现滑坡,金庸小说里的那种侠义价值观已经无法成立,而“大陆新武侠”小说又建构不成新的价值观,无法抓准当下读者群的心理。作家夏烈也感叹,今天年轻作家的价值观,不再是金庸小说里的儒释道,不再是兼济天下的情怀,没有历史使命感,造成传统武侠小说的衰落。

北京日报也曾总结出武侠小说日渐式微的原因其他原因:

1、金庸像华山一样奇绝,后人难以逾越
2、年轻作家剑走偏锋,但侠义基石没立起来
3、传统武侠节奏慢,被网络小说元素吞噬
4、写武侠难养家糊口,凭爱好坚持下去

92岁生日以后,谁来继承金庸的衣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