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11月23日,“盲盒神话”泡泡玛特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即将迎来第二次上市。

据悉,2020年全球创始人大会上市公司最具领军人物榜单中的上榜嘉宾王宁带着他的泡泡玛特本次赴港IPO的募资规模预计为2-3亿美元,摩根士丹利、中信证券为联席保荐人。

这家2010年才成立的公司,起初亏损,但靠着大批年轻的铁粉的支持,2017年在新三板挂牌。但其从2014年-2016年,连着三年亏损,去年摘牌退市,那时期市值为20亿元。

改头换面 逆袭增长

2020上半年,泡泡玛特的总收益8.178亿元,比上年同期的5.434亿元增长50.5%;纯利是1.413亿元,上年同期是1.136亿元。从亏损到利润暴增,泡泡玛特实现了逆袭。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按2019年的收入及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增速计算,泡泡玛特已是中国最大且增长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其中,按2019年零售额计算,泡泡玛特在中国潮流玩具市场的占有率为8.5%。

其强大的吸金能力吸引了多家知名资本。

成立10年来,泡泡玛特已经历了9轮融资。最近一次发生在今年4月,泡泡玛特刚完成Pre-IPO轮融资,金额超过1亿美元。


(来自公开资料整理)

此次IPO,天使轮即投资泡泡玛特的创业工场持有超5%的股份,为最大机构投资方;红杉中国和正心谷创新资本分别持有4.87%和3.43%的股份;此外,华兴新经济基金、黑蚁资本、蜂巧资本等同样为持股超过2%的投资方;蜂巧资本创始合伙人屠铮以及黑蚁资本合伙人何愚担任非执行董事等。

泡泡玛特从新三板退市前,市值20亿。如今,其估值已经达到25亿美元。成功上市后,泡泡玛特又将创造玩具界的“神话”。

围绕IP 挖掘新品

据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泡泡玛特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58亿元、5.15亿元和16.8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0万元、9950万元和4.51亿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增幅分别为225.4%和227.2%,净利润增幅分别为6119%和353%。

两年利润暴涨近300倍,增长惊人,暴增的利润来自于其打造的优秀IP。

2020年全球创始人大会上市公司最具领军人物榜单中的上榜嘉宾王宁创立的泡泡玛特,其业务围绕IP和潮流文化展开,产品线早已不只是盲盒。

( 泡泡玛特创始人、CEO王宁)

其产品分为盲盒、手办、BJD、衍生品(指的是毛绒玩具、钥匙扣等品类),以不同价位分别面向不同的消费人群。

从2010年至今,泡泡玛特发展了超过130家线下直营门店,还有超过800台自动售卖机。

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的销售和经销网络主要分为5大类:其一是主要位于中国33个一二线城市主流商圈的136家零售店;其二是位于62个城市的1001家创新机器人商店,其可提供交互式的有趣购物体验;其三则是天猫旗舰店、泡泡抽盒机、葩趣等线上渠道;其四是北京国际潮玩展和上海国际潮玩展;第五则是批发渠道,包括国内的25家经销商以及国外的22家经销商。

除了线下渠道,泡泡玛特也同时在线下渠道发力。

其中,线上平台是泡泡玛特增速最快的一个渠道,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4%、20.0%和32.0%,2020年上半年的占比进一步提升至40.9%。2020年上半年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的收入为1.47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0.67亿元增长122.2%;而“泡泡抽盒机”小程序的上半年的收入为1.62亿元,同比增长72.3%。

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共运营93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以及56个非独家IP。其中,泡泡玛特上半年推出16个新IP,预计下半年推出14个或以上IP。

凭借着IP的吸引力,泡泡玛特的用户增长迅速。

泡泡玛特注册会员人数,由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30万名增至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70万名,并进一步增至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逾220万名。

对于未来的发展规划,泡泡玛特仍将围绕“IP”展开,包括增强内部的IP发掘能力、增加自有IP的数量、增强IP再设计与商业化能力、延长IP生命周期、加强不同IP之间的合作等。

打破壁垒 能否破圈

尽管泡泡玛特目前显现出超强的吸金能力,但其目前的运营中也潜藏风险:过度依赖大IP、竞争壁垒低。

但其90多个IP里,仅有4个IP产生的累计收入超过1亿,其中Molly贡献了公司2018年总营收的41.6%,Molly和PUCKY贡献了公司2019年总营收的45.8%,基于Molly形象自主开发的潮流玩具产品的销售额分别约占泡泡玛特2017年、2018年及2019年总收益的26.3%、42.6%及27.4%。


(Molly系列)

“打造IP,核心其实需要对IP做持续地投入,我们要帮助设计师不断地推出优秀的设计,优秀的设计代表优秀的好产品,通过好产品不断地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反向打造出更好的IP,核心就是这个点。”

泡泡玛特联合创始人司德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到。

过度依赖单一大IP的风险,泡泡玛特自己也在招股书上写的很清楚:

公司并无法确保Molly的受欢迎程度能否一直保持现有水平,如果Molly受损害或未能保持其目前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则将面临没有替代品的困境。

盲盒的营销思路主要是利用好奇心和收集欲望营销,消费者主要是小年轻,好奇心推动消费者首次尝试,收集欲望推动他们重复购买。

在业内人士看来,泡泡玛特俘获资本青睐,主要是抓住了90后、00后的消费需求。

但泡泡玛特动辄吸引年轻人砸一套房的盲盒玩法,并没有多高的门槛。

早年的小浣熊的水浒英雄集卡、日本扭蛋都依靠这种玩法赚的盆满钵满,泡泡玛特目前在行业占据市场份额达到8.5%,处于第一,更多是占了先发优势,但相比排在后面的竞争对手来说,尚未形成绝对的市占率优势。酷乐潮玩、52toys、艾漫、IP station、美拆等竞争对手依然不可小觑。

而过于依赖大IP,也提高了泡泡玛特的经营风险。

Molly19年创造的营收是4.56亿,占比27%,第二名是Pucky,占比18.7%,两大IP几乎贡献了一半的收入,其他的IP就没有超过10%的了,目前也只有4个IP的累计销售额超过1亿元。

如果大IP不再吸金,而泡泡玛特没有培育出下一个爆款IP,那业绩受到的影响可能会比较大。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路高涨的数据中,泡泡玛特的收益增长率却正在下降。

从聆讯后资料集上可以发现,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该数据分别为225.4%、227.2%和50.5%。

这种模式很像影视制作公司,有爆款电影时股价跟着飞升,但一部高投资、不卖座的电影也可能让影视公司赔掉所有。

国泰君安在一份研报中指出,过去多年,中国文创IP开发环节上仍处在相对弱势的环节,风口过去之后,能否维持高速增长无法保证。同时,盲盒行业仍然存在两大变量:上游端IP授权业务不够充分;下游端二手交易也需受规约。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对于泡泡玛特来说,持续打造吸金爆款IP,坐稳行业第一的位置,都需要时间去积淀。

参考:《净利率高达26.8%!“吸金盲盒”泡泡玛特冲击港交所》 华夏时报

《艾问人物》携手“海南自贸港”倾情打造

#2020全球创始人大会暨影响力人物颁奖典礼#

百位巨匠,千人大会,万亿价值,齐聚海口

2021年1月7日-9日

预见未来,向上向善,不见不散

报名官网:http://hdxu.cn/89Z2k;

合作联系:

王女士:15321682969(同微信)

李女士:17310097569(同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