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倪萍在加拿大办画展的时候向记者表示,自己已作出决定,等儿子在美国洛杉矶完成学业之后,将把家搬到温哥华。没想到祸从口出,此言引来各界关注,有声音称倪萍“要移民加拿大”,更有人讽刺称“脊梁跑路了”。2月16日晚8,倪萍在其个人微博账号上贴出了一张中国护照的照片,并附上一张写有“我和我的祖国”的字条,她通过这种方式向公众回应了传闻。

倪萍是中国电视史上不可能忽略掉的一页,二十年前,她就是“女主持”的另一种说法,是赵本山嘴里的“梦中情人”。曾经,她是连续13年站上春晚的“央视一姐”,是承载一代人记忆的大众偶像。如今退居二线,她却仍因为时代的烙印,而被人们重新解构定义。十年后,倪萍回来了。她是否仍然能够适应这个时代?

进入央视的山东土妞

小时候的倪萍并不喜欢文艺,直到中学时被老师看中要她参加学校话剧队,她才和文艺沾上了边。高中毕业后,她考入了山东省话剧团,成为一名真正的文艺工作者。

不为大家所熟知的是:在加入央视之前,倪萍早就已经红了。1988年,她凭借在电视连续剧《雪城》中的出色表演而获得了第6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女演员奖,28岁就已经是山东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倪萍正因为自己的演员身份,进入了央视的一个节目,客串表演了几个小品,并替班主持了几期节目。机缘巧合,央视的编导发现了倪萍出色的主持才能。

1991年,《综艺大观》正酝酿改版。31岁、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倪萍走进办公室,导演们傻了眼,哪来一山东土妞?甚至第一天上班时,没人愿意跟她一起搭伙。倪萍自嘲:大眼睛加春风般的笑容,长得符合工农兵的审美标准,一到北京简直“太不招人待见”了。

与别的主持人不同,倪萍习惯看完台本自己编大白话。在她眼里,最蠢的主持人是背词儿的,背的东西永远要出错,心里说的东西才不出错。

已退休的央视导演回忆,观众真正记住倪萍是一次她在节目中用山东胶州话念天气预报,“今儿刮明儿刮后儿还刮……”节目当场笑翻舞台,播出后第二天,全国各地都在模仿倪萍的“天气预报”倪萍一举成名!

煽情主持风格遭争议

之后不只《综艺大观》,只要是央视大型晚会倪萍总会出现。1991年,倪萍首次搭档赵忠祥主持春晚,后来先后13次主持过春晚。而且一个普普通通的故事,只要经过倪萍的讲述,全国电视观众都变成了“泪人”。倪萍几乎只用了1年的时间就拿到了主持人最高荣誉“金话筒”。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煽情”之后成为某些人抨击倪萍的重点,《综艺大观》播出第3年,有人在报刊上指出倪萍以表演代替真实。

但后来的抨击太多,倪萍不敢流泪了,她反复做同样的噩梦,在运动场上,手持话筒怎么也跑不动。据报道,2011年,倪萍获得“共和国脊梁十大卓越人物”的称号。倪萍最让网友熟知的是2010年初,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向媒体说:“大的会议,我从不投反对票或弃权票。”因为“我深深地爱着这个国家”引起舆论哗然。

长久以来,倪萍因刻板的、意识形态化的教育者姿态,被一些网络青年构建成一个象征国家道德的符号。某新闻系教授就曾撰文批评倪萍在春晚舞台的爱国主义教育。倪萍面对质疑有一次在电视上面对亿万观众说:“有人老说我主持节目爱哭,说我煽情,我不是故意的,人都有七情六欲,我也是个普通人。”

坎坷的感性女人

倪萍事业称得上顺利,可以说是“干啥啥行”。做主持做演员都拿奖,出书能大卖,连中年学个画画都能拍卖上百万。但是倪萍的个人生活却算不上平顺。

旁人提起倪萍个人生活的坎坷,都要提到她与陈凯歌八年恋情被辜负,还有患先天性白内障的儿子。可这两道坎,倪萍都渡过了。她在近四十岁的时候走进了婚姻,也把儿子终于照顾到病愈。人家笑话她老了没魅力,她不为所动,上节目依然是素颜上镜。她说大家都说我老了,以为我过得不好,可我没有过得不好。

最近她把自己画的国画拿出来参加慈善拍卖,20万起价拍到118万,当喊价到110万的时候,她站在台上大喊:“我的画真不值这个钱!”价码还在涨,她就着急了,怕拍得的人亏了。面对外界的争议她有点不屑。倪萍曾说“千万别把我当符号,我那么多缺点。”

这次加拿大移民事件,有支持她说“移民就不爱国了吗?”而有的人声讨她说:民众对“假洋鬼子”的爱国表演不会买账”,虽然倪萍自己称玩笑开大了,但是群众似乎并无法把这个事情仅仅当做一个笑话。可能倪萍的好人形象越深入人心,网友对她的声讨就越厉害,再回顾柴静美国产子被批判的事件,此类新闻早已不是第一次。当然更多人的情绪,则源于倪萍身上国家电视台的烙印。尽管她已经离开央视的主持岗位多年,但在这个反权威的时代,“倪萍”——这两个字本身,就足够具有代表性。

当然在这个时代,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倪萍的主持风格,这种风格有的属于舞台,有的属于生活,有的属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