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没有公开发声的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春节假期临近结束之际谈及人民币汇率以及数字货币等诸多焦点问题。周小川认为基本面支持人民币走强,并预测人民币未来会升值。在春节期间国外股市大规模震荡的前提下,周小川此举可谓给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

从2002年12月至今,周小川一直担任央行行长,有人称他为“人民币先生”,可见他作为人民币代言者的公共角色,分量极重。他还是全球推动紧缩货币政策最“严厉”的央行行长,曾被评为“最佳亚洲央行行长”。有人说,作为央行行长,他的一句话就能引起市场的震荡。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形势,2016年,周小川又会采取什么样的货币政策?让我们一起走进周小川的人生故事。

毕业后“下乡”到农场4年之久

周小川是江苏宜兴人,曾是北京八中1966届高三的一名毕业生。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周小川受国家号召,“下乡”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852农场。

后来,周小川曾这样回忆那段岁月,“在那里整整呆了4年。这4年中,除了劳动,也有一些其他的接触,比如,对电话系统、载波广播系统进行一些工程设计,对机床作一些技术革新。”

周小川之所以从事金融工作,一定程度上受父母影响,他说“我的父母长期都在工业部门从事经济工作,受他们的影响,我从小就对经济问题比较感兴趣”。周小川的父亲周建南是一位老革命,曾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是高级知识分子。解放后曾任一机部副部长兼对外经济联络总局副总局长,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顾问。

在“上山下乡”四年后,周小川进入北京化工学院读书。当时的周小川,对计算机、系统工程充满兴趣。1978年,中国恢复研究生招生,周小川考上了机械研究院系统工程应用工业的研究生,师从中国工程界的老前辈严筱均教授。从此他开始以系统工程的角度观察和研究经济现象。并于1985年获得清华大学经济系统工程专业博士学位。

出任“最不受欢迎”的证监会主席

2000年2月,周小川接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当年中国股市涨幅居全球之冠。然而,牛市中隐藏着危机,积弊日深的中国证券市场被形容为造假成风。“中国证监会将会越来越为您撑腰”,因为证监会的“裁判角色”将越来越到位。这是中国证监会主席周小川当时的承诺。

然而宣言没能够阻挡他成为“最不受欢迎”的证监会主席。经过剧烈的整肃风暴,股市急挫,弥漫恐慌气氛,虽然奠定了中国股市的几块基石,却因为B股开放套牢内地投资者、国有股减持激起所有流通股东的反弹这两次滑铁卢,而让周小川蒙上股市杀手、与投资者为敌的阴影。

对于周小川在证监会任上的作为,各方有着相距甚远的评价。美国《商业周刊》“亚洲之星”评选,把周小川评为“决策者之星”。而2003年1月,周小川离开证监会履新央行,有网站发起了“您对周小川担任证监会主席工作的总体评价”的投票,86%的网民点击了负面的选项。然而与他留给中国普通投资者的印象截然相反,周小川在国际金融界以及真正的头脑清醒者当中,获得了一致赞赏。

周小川曾用一段话来总结他在证监会时的岁月:登山讲求实际,因此无论你是走在迂回曲折的路上,抑或能否看到山顶,又或者在哪一点上资源分配是否最优化,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确保你每一步都是向上的,换言之,即你正在改进。

我不喜欢“人民币先生”这个称号

自1986年开始,周小川的身份不断在变换着,从学术硕果累累的学者,到大刀阔斧的商业银行高管,到证券市场规则的制定者,再到如今的央行行长。周小川热爱网球,也是西方歌剧和音乐剧的爱好者,甚至算得上是一个尽职“发烧友”,更会亲自谱写音乐剧。

人民币汇率机制成功改革也让曾让周小川赢得了“人民币先生”的称号。

2002年底,周小川刚刚出任央行行长之时,日本就率先掀起要求人民币升值的风潮,美国随后加入,国际上压力一触即发。周小川一边向全世界表明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决心,一边加紧进行汇率机制的改革。

2005年7月21日晚,中国人民银行突然宣布:人民币汇率不再盯住单一美元,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浮动汇率制度。消息一出,震惊世界。此后,中国承诺人民币不贬值、帮助香港渡过亚洲金融危机的“壮举”,至今仍为世人所津津乐道。振兴人民币,就意味着振兴中国,周小川当时可能已经先知先觉地看清了这个道理。

“我不喜欢这个称呼。”周小川曾明确表态,“如果因为我说话对人民币有影响,才叫我‘人民币先生’,我觉得这个称呼不合适。但如果是因为人民币汇率改革,那倒是未尝不可。”

汇改后的两年中,人民币升值超过10%,中国股指翻了两番多;无论股神还是石油王子,全球“富豪”都在垂涎中国市场。周小川用汇率改革证明了自己的尖峰时刻。

货币超发引争议

周小川也并非一路鲜花。争议的焦点就在其任内的货币超发,即货币发行量超过真实财富的增长量。看看外汇储备的数据:2001年末中国外汇储备为2121亿美元,2011年末则增加到了3.18万亿美元,10年间绝对量增长2.9万亿美元,涨了十倍多。某北大经济学教授直指周小川说“这不是‘货币超发’是什么?”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任内,美国经济成功摆脱网络经济泡沫的影响,实现了长达十多年的持续繁荣,但在2008年之后,越来越多的市场人士认为格林斯潘时代的宽松是金融危机爆发的主要原因。

13年2月,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逼近100万亿元,而2002年初只有16万亿元。渣打银行测算,2011年中国提供了全球新增广义货币中的52%。周小川于是又获得了一个不怎么好的称号“百万亿先生”,大家直接把他和格林斯潘相提并论,担心周小川宽松的经济政策会引发金融危机。

最近的这几年,周小川过得也不舒坦: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国内经济出现了过山车式的剧烈起伏。2008年9月14日,雷曼兄弟破产,第二天,中国央行降息,正在进行的宏观调控紧急着陆。2010年下半年,在美国及欧洲日本继续实行经济刺激政策的同时,中国央行释放出收紧货币政策的信号,六调存款准备金率,两次加息。

当然,摆在周小川面前的,绝不仅仅是单方面推进改革,他还要面临比之前10年更加复杂多变的金融环境。如何运用中性的货币政策,来应对日益严峻的通胀形势,保持物价稳定,将是今年乃至未来几年周小川面临的首要问题。这位铁血央行行长的收官之战,挑战仍然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