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对话的嘉宾是曾经离职酷6创建秒拍的韩坤。旗下拥有秒拍、小咖秀、一直播三个爆款应用的一下科技确认完成5亿美元E轮融资,此轮融资也创下国内移动视频行业的单轮融资金额最高纪录。这是你所知道的,而你不知道这位韩坤北漂曾经有一段不成功的创业经历——酷6。

韩坤:一下科技CEO、创始人;上榜不死法则创客理由:战略超前;2006年创办酷6网,因UGC模式超前,在后来的行业竞争中落败。

风口其实就是一个坑

艾诚:您觉得创业有不死法则吗?

韩坤:我觉得就是每一个创业者,他的项目不在了,但是只要他的团队还在,他就永远还会有。

艾诚:您觉得创业最大的坑是什么?

韩坤:我觉得最大的坑就是所谓的大家都在找风口,我觉得风口其实就是一个坑。因为我们明知道那是一个风口,但是我们可能不具备这样的资源和能力去做好它,那对自己就不是风口。

战略超前是酷6落败的重要原因

艾问解读:2006年,搜狐最年轻的主编韩坤辞职,与搜狐网高级副总裁李善友一起创办酷6网。到2008年,酷6已顺利融资两轮、拿到广电牌照、和北京奥运会进行视频合作,多个漂亮、干净利落的重磅动作迅速提升了酷6的流量和影响力,一跃跻身中国视频网站领跑者行列。2009年,酷6网被盛大集团收购,通过与华友世纪合并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海外上市的视频网站。然而2011年,酷6却陷入了动荡,因为高层之间无法调和的战略分歧,酷6的发展受到了极大影响,在日趋白热化的视频行业竞争中被对手们甩的越来越远。

艾诚:你觉得在创办酷6过程中犯得最大的错误是什么?

韩坤:我们看到中国基本上在早五年、早十年做产品,基本上都是在和美国学。我们当时也是在和美国学,但是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有很大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做酷6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想做成youtube,youtube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大量的用户来上传内容。但是我们中国的用户他就不上传这个东西,因为所有的上传都依赖于DV,而DV的拥有量非常少。

艾诚:对,我观察在酷6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个战略的转型让大家匪夷所思,在2008年的时候,应该是酷6风华正茂,融了两轮资,又拿到了广电的牌照,又跟北京奥运会进行视频的合作,一切刚刚好,流量巨大。突然在2011年的时候说,我们要从长视频大版权转为UGC,也就是让普通用户去上传,这是一个战略失误吗?

韩坤:我觉得要是现在来做这个战略肯定是没问题的,还是太超前了。在当时一个大的环境,我们所拥有的资源、积累来看,就是做得是有点早。

艾诚: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发展UGC的战略是失误的?

韩坤:怎么说,我觉得也不算是失误,很多事情总得有人来做,只是最后公司(失败)可能也不完全因为这方面的原因。

艾诚与韩坤

2011年意识到要从PC端向移动视频转型

艾诚:好,您还记得2011这一年吗?这一年对于视频网站的江湖,您能描述一下当时的情景吗?

韩坤:2011年在视频领域基本上就是优酷、腾讯、爱奇艺的天下。

艾诚:那一年、那个时刻酷6在干嘛?

韩坤:酷6在裁员,也是很多的动荡。

艾诚:为什么?

韩坤:我觉得可能还是之前有一些想法没有实施出来,这个也是必然的结果。

艾诚:那一年您的角色是什么?

韩坤:我是创始人,就是还是想维护酷6,希望它还能够坚持做下去。

艾诚:那2011年的时候,您的战略是什么?

韩坤:2011年我的战略就是在PC上做视频没有机会了,但是移动视频、移动端、智能手机的普及,这又是一个大的战场,但是这里面没有一个先行者。我就要作为这个先行者,而且我也不担心大的视频网站和我去竞争,因为我发现他们去做移动端,他们就是把PC互联网搬到移动互联网就叫移动互联网,但是我当时要做的就是真正的移动互联网。

艾诚:所以您早就在战略上先知先觉了,可是那时候没有人去配合你做这件事情?

韩坤:我觉得在后来就特别地去把控我们自己的战略,不要走偏。

顶级录制现场合影

没有谁能看清十年之后的事情

艾诚:当时从盛大收购了酷6之后,是否有一个传言说,盛大陈天桥坚持走新闻视频模式,您还是希望走大版权、大电影的大视频模式?

韩坤:陈天桥我觉得他是一个有大智慧,他也非常聪明。但在当时来看,每一条路线他都是对的,但是我们要匹配合理的资源。我们现在来看,比如说我们去解决用户什么问题,我们解决用户看的问题,首先就要有很多用户来上传,我们现在称为中国最大的上传平台,我们自然就解决看的问题。我们解决了看的问题,才解决它里面互动的问题,然后我们的直播就出来了。所以在战略方面,我相信没有谁能够去一下子看到10年后、20年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