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前,也许很多人从没想过,自己每天用来“杀时间”、记录日常的微信,出自何人之手。张小龙于外界,正如微信的登录画面,只是一个孤独而神秘的背影。但是上周,张小龙终于在他自己缔造的社交平台上火了。知乎用户邓棵的一篇专栏《看完了张小龙的2359条饭否日记》,扒出了微信创始人张小龙的饭否账号。此后,各路群众自发创作的“张小龙语录”在微信朋友圈掀起了一轮刷屏潮。除了张小龙平日的江湖地位外,还有一个原因——这个公众眼中低调又沉默的微信掌门人,在公众眼中第一次化身艺术家、偏执狂,还是个逗比,网友评论张小龙会卖萌、会写诗,还是段子手。

可正是这个对名利无感,只在乎情怀的人,却做出了中国互联网界最成功的产品之一——微信。如今微信的估值高达8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344亿元),是腾讯市值的一半。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做出了微信?让我们一起走进微信之父、腾讯高级副总裁张小龙的故事。

Foxmail的缔造者

张小龙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是同学眼中最会玩的人。求学期间,张小龙的兴趣爱好十分广泛,无论玩什么,只要稍加练习,总能达到业余高手水平,围棋、桌球、网球、保龄球,电脑游戏,玩起来总是在周围人中最厉害的。除了玩之外,他的专业课成绩也十分优异。同学回忆说“他是我们之中最早学习C语言的人,当时C语言才刚刚诞生。”除了软件之外,张小龙对硬件也很在行。研究生导师评价张小龙:“喜欢捣鼓电脑,喜欢睡懒觉的年轻人。”

1994年秋天,刚满24岁张小龙,从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顺利毕业,幸运的他很快求得在电信机关单位工作的好机会。这份铁饭碗工作,让周围很多朋友都十分羡慕,但张小龙却不以为然。每次看到政府机关大楼,他都感觉“一种窒息从头顶笼罩下来”,于是他放弃电信部门的铁饭碗,毅然投身活力四射的互联网行业。

早期的互联网创业者大多选择某一个领域做一款产品,比如马化腾做社交软件QQ,李彦宏选择搜索引擎做百度,张小龙的开局也是如此,不过很难有人能想象到,全靠一个人可以做出一款像Foxmail这样优秀的软件。

1997年,时任《电脑报》记者、后来的多玩网创始人李学凌曾描述:“只要你站在黄庄路口,大喊一声,我是Foxmail张小龙,一定会有一大群人围上来,让你签名。”4年之后,Foxmail用户量已达到200万,而腾讯当时只有10万用户。Foxmail被誉为唯一能与微软Outlook对抗的邮件软件。

1998年9月,刚刚出任金山总经理的雷军联系张小龙,希望购买Foxmail。张小龙随意给出15万元的报价,雷军直接同意。但意外的是,仅出任金山总经理一个月的雷军因事务缠身,负责接洽的人不了解Foxmail的价值,竟忽视了这件事情。

直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到来,寒风萧瑟。此时,已经完成Foxmail技术调整的张小龙很少优化更新,这些工作无法激起他的事业热情,他打算回到互联网创业的正轨上来,卖掉Foxmail。好运就这样找上门来,博大互联网公司开价1200万元收购Foxmail,仅仅两年时间从15万元飙升到1200万元,互联网的神奇、荒诞和魅力之处正在于此,张小龙获得第一桶金。

入驻腾讯,完美逆袭

2005年,沉寂5年之久的张小龙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进入腾讯担任广州研发部总经理。已经走向没落的博大互联网公司,将Foxmail团队以及张小龙打包转让给腾讯。张小龙在博大的5年在江湖上几乎销声匿迹,而与他同一时代的很多程序员、产品经理已成为互联网大佬。

腾讯的出现是张小龙互联网生涯的又一次转折。面对MSN的强势竞争,马化腾希望有办法可以使旗下的QQ邮箱能打垮其Hotmail,张小龙迎难而上,仅3年时间,QQ邮箱就发生巨大改变,成为腾讯旗下口碑极好的一款产品。

2010年年底,一向沉默寡言的张小龙给马化腾发出一封邮件,建议腾讯做移动社交软件。张小龙认为,移动互联网将来会有一个新的通讯工具,而这种新的通讯工具很可能会对QQ造成很大威胁。马化腾很快回复邮件,赞同张小龙的想法,并且让其作为负责人带领腾讯广州研发部开始这个项目。

2011年年初,微信ios版上线,但用户增长并不理想。张小龙突然意识到在微信上是否过于理性,增加一些文艺或者人性的元素会不会更好?从那时开始,张小龙放弃理性思维,开始武装成一个文艺青年。同时,微信开始增加一些更贴近人性的功能,查找附近的人、朋友圈、摇一摇……

“这TM是个奇迹!”微信产品总监曾鸣这样评价微信的成功。

曾鸣是微信13名创始团队成员之一,他说当时包括张小龙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要把微信做成什么样,更何况这些成员中还有一半是毫无经验的实习生。

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张小龙对于产品的偏执超乎想象。2010年前后,腾讯内部还有另外两个团队也在开发类微信产品,但是他们忌惮会破坏和运营商的利益关系,压力之下这些项目都被暂缓了,张小龙则继续不管不顾地向前推进。

商人或职业经理人往往会选择做那些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艺术家只愿意做他认为对的事情,并且不知道妥协。这种坚持让微信赢得了用户,既而在三位王子的储君争夺战中取得了胜利,而赢得腾讯的内部胜利从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他已经赢得了移动互联网的胜利。
深夜,大家在讨论公众号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是不是可以做成淘宝一样的网店。张小龙否定了,他说“这个不对”——这是他的口头禅。接着他点燃了一根烟,一分钟两分钟不说话,最后他说,我们应该用标准化的接口把所有的企业、物品都连接到微信里。这就是微信连接一切的由来。

张小龙没有方法论,也从来没有理性地说出过一二三四来。他提出一个观点,当时你会觉得也许这是对的,但是后来每次都被证实,这真是对的。

2012年,张小龙提出一个新观点:微信是一种生活方式。很多人觉得张小龙越来越不像一个严谨的程序员,而是一个兜售概念的“忽悠大师”。自此以后,微信一发而不可收拾。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目前微信还没有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张小龙还有足够多的试错机会,电商、广告、游戏都可以涉及。显然,马化腾已经将微信商业化的重任全权交给张小龙。

张小龙更愿意活在自己能掌控的世界中,对于无力去掌控的东西没兴趣。他穿着短裤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确保团队开发出的每一行代码和每一个产品细节都灌注了他的情感。虽然他还是会在私下和饭桌上讲各种黄色段子,但是在某些方面,他正变得更加沉默。

2012年7月,张小龙在腾讯内部做了八小时二十分钟的演讲,178页的PPT,他一直滔滔不绝地讲,根本不给人提问和打断他的机会。里面谈到哲学和艺术,谈到性和暴力,对人性的理解,他说做产品就是要让用户爽,就像上帝一样。次年1月,微信用户数突破3亿。

演讲片段在网上被无数人传阅,并成为移动互联网上跟雷军语录一样重量的产品圣经。至此,张小龙或主动或被动地完成了自己“产品教父”之路。

沉默到像谜一样的男人

现任微信支付联合产品部副总经理吴毅将张小龙比喻为一名想拍出完美大片的导演,他不是不能接受广告的植入,而是不能容忍生硬的植入,因为生硬会破坏完美。吴毅描述,三年前第一次见张小龙,张就在思考如何用支付联系微信和商业。“他并不排斥完美的合作,比如QQ音乐、QQ邮箱、支付。”

可微信的商业策略被认为是相对保守的。一名业内人士评价,张小龙对待商业化正在经历一个从逃避到试探到主导再到适应的过程,他从不把话说满,做不到的他肯定不说,做得到的他也不见得说。

微信的商业化承载了整个腾讯转型的大理想,未来微信会开放更多的入口,也会提供所有商家所期待的流量入口。评论家们曾经以为微信只是导流的工具,而现在微信借助公众号,将腾讯强大的线上营销能力和线下商业进行连接,构建了一个庞大的线上+线下生态,在这个生态中将诞生电商、O2O、健康等各种小生态。微信和QQ的差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正如实体经济对阵虚拟经济,而后者只是前者的7%不到。

过去张小龙习惯站在商人后面,而现在他到了第一线,走上了马化腾走过的那条路——同时做产品和商业的引领者。但商业的利益重大而复杂,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可以想象,张小龙还会选择继续沉默。

每周一次的网球,每天深夜的《蓝莲花》音乐,以及从程序员时代一直保持了下来的烟瘾。有人说,张小龙是沉默到像谜一样的男人,是中国为数不多具有文艺气质的商人。如果世界上又出现了什么新鲜的APP应用,在发布后的48小时之内,如果你也下载尝鲜,可能你会遇到个名叫Allen的人,如果这人沉默不语,甚至连头像都没有。那么你也许已经遇见了张小龙。

三十年幸福婚姻的秘诀

张小龙的大学室友曾回忆说,他们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宿舍外的池塘钓虾,如今他处理复杂事件的方式还是一样——一个人打高尔夫球,只是排遣烦恼的方式越来越高级。

一位张小龙的同事说,如今身为腾讯高级副总裁的张小龙每周要去深圳参加例会,他总是以“起不来”为借口不去,马化腾说:“以后让我的秘书叫你起来。”后来张小龙又说:“路上太堵,怕赶不上。”于是马化腾每星期都派车来接张小龙,直到他再也找不出任何借口。张小龙就这样有些不情愿地,半推半就地走出了他的世界。

如今的微信已经是一个覆盖了90%以上的智能手机,月活超6亿用户的“神级”产品。创业者和产品经理们都渴望从“神谕”中取经或寻找机会。张小龙和微信的成功或许是无法复制的,但张小龙对待产品的态度却值得我们学习,有人说他是“东方的乔布斯”,或许这种说法有点夸大,但在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互联网,谁又知道张小龙的未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