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3日晚,海清在网上曝光新发型,照片中海清以一头金发示人,耳鬓处的头发超短甚至似乎能看到头皮。海清将头微微扭向一边,眼睛紧闭,表情冷酷,并配文称:“终于如愿以偿。”照片一曝光便引来大批网友围观,惊呼帅气的同时也不禁发出疑问:发生了什么?

海清新发型
海清新发型

短发似乎是她的个性宣言,许多人对海清的认知,来自于她曾经的“电视剧人气女王”,“国民好媳妇”等称号。然而最近,海清因为参加综艺类节目《中国好舞蹈》一举成功转变身为“国民好导师”。生活中的海清,是否也是像电视里那样,既下得了厨房,当得了好媳妇、好妈妈;又能上得了舞台,在演艺和舞蹈事业中转换自如?让我们一起聆听海清的故事。

出身南京名门,七岁拍戏赚钱

南京市三山街附近,有一群建于清朝嘉庆年间的古宅,占地两万余平方米。这就是与明孝陵、明城墙并称为南京明清三大景观的甘家大院。1978年1月12日,海清就出生在这里,跟妈妈甘娟和爸爸住在甘家大院的第一进,也就是如今“老茶馆”的所在地。后来,因为成立南京民俗博物馆,要用这个大院,海清才跟着家人搬了出来。

出身南京名门世家的海清,谈起书卷气息浓重的故乡,还是带着几分惦念与情怀之感。即使父母因为“大资本家配大地主”的门当户对,在文革后遭受了不一样的命运,即使她经历了母亲将四处的房产像烫手山芋一样变卖,但她还是念着南京的好,她说“南京给我的感觉是处处是人情,像总统府、中山陵都是我们常去的,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随便走任何一条道都能回到家”。而至于北京,她认为自己的生活步调也是慢的,生存在这里,热爱也在这里,但能够承载“故乡”二字的情感分量的,还是南京。

很小的时候,海清就去学习舞蹈,7岁时就在电视剧《第一课》中饰演一个失去父亲的孤儿。海清小时候性格活泼,记得有一张她儿时的照片,照片上的海清有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留着一头卷发,再加上一点婴儿肥,很容易让人想起上个世纪30年代的美国童星邓波儿,可谓洋气十足。结果,海清被顺利选中,至于她第一次拍戏赚的钱,自然是交给家里人处理了。

由于显赫的家族规矩森严,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她不敢将95分以下的卷子拿回家,二年级上学期时,一次语文考了94分,母亲当着老师的面撕了卷子。规矩之一,就是每年要进年级前三,海清说“每年都第一,都没第二过。小时候每年还出去拍戏,我知道如果考不进前三,我妈就不让我拍戏了。我每年都得第一,就是保证我能出去拍戏。”

12岁时,海清到位于南京市申家巷46号的江苏省戏曲学校,继续学习舞蹈。学舞的几年,海清比任何人都努力,然而真正让她放弃舞蹈,并不是没完没了的训练而是伤病。海清说:“十六岁那年,我跳舞出过一次事故,尾骨粉碎性骨折,对我的腰椎、胸椎、包括腿都有影响。对舞者来说这些都是致命的。我慢慢接受了现实—我可能一辈子都跳不出成绩。 ”1997年,海清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师从大明星黄磊。

在大学四年的时间里,海清从不出去接戏、拍广告赚钱。虽然“出名要趁早”,章子怡、赵薇等人大都是在学校时就获得了演出机会,然而海清却告诉老师黄磊:“我爸妈每年为我交那么多学费不容易,我得好好读书。”

因片酬低交不起房租

很快,2001年海清大学毕业,找她拍戏的人不多。再加上两次报考北京人艺话剧院不成,在刚毕业的那几年里,海清作为一名北漂,没少吃苦。

海清接演的第一部戏,是2003年上映的电视剧《玉观音》。这部戏捧红了孙俪、佟大为等人,而饰演女儿钟宁的海清却只混了个脸熟。那时候,她的片酬也很低,交完房租后,还没等到这部剧杀青,片酬就花光了。

最窘迫时,海清兜里只剩几百块钱,甚至回家“啃老”半年。她也曾考虑过转行干编剧,还写了一个地铁惨案的剧本,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她觉得自己还是对表演最热爱。

在北漂的几年时间里,海清陆续演了几部不温不火的戏,比如2001年《青苹果》中女一号酒店服务员青青;2004年,海清接演自己的第一部古装剧《凌云壮志包青天》,饰演一个痴情的侠女武鹤。2005年,海清与李雪健、吕中等人合作,出演了电视剧《海之门》,一人分饰两角,饰演双胞胎姐妹杨双姐和杨双妹,并不惜扮丑出镜,扮相十分雷人。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经过了几年的磨练之后,海清的演技愈发成熟。2007年,老师黄磊把海清推荐到电视剧《双面胶》剧组,饰演性格泼辣的媳妇胡丽娟,随后又出演了《王贵与安娜》、《蜗居》等电视剧。

2010年,海清主演《媳妇的美好时代》,饰演毛豆豆,获得极大成功,海清本人更是被称为“国民媳妇”。而海清的片酬,也跃居一线明星行列。

人红是非多,坊间从不乏对于海清的争议和传闻。去年她担任“快男”V神,当场下跪热捧欧豪,曾引起一片哗然。而圈里也有诸多秘闻,将她列为最爱改戏的女演员之一。对于这些略有尖锐的纷纷扰扰,很多女星避犹不及。

虽然身边的工作人员谨小慎微,但一向豪爽的海清毫不避讳。谈起下跪欧豪,御姐范儿十足的她回击道:“我都站起来了,但很多人还在纠结于这个事情,其实他们还在跪着呢。”至于改戏一说,她饶有意味地说道:“我是一个愿意改烂剧本的演员,我可不愿意改好剧本。”谈起这些负面消息时,海清完全没有受争议者的气愤,没有强烈的辩解,甚至表现得满不在乎:“我不要活在别人的嘴巴里。”

媳妇是家庭的中坚力量

仔细阅读海清的微博可以发现,她说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她会陪孩子一起学画画、学弹钢琴,陪儿子学骑自行车。但海清也很注意培养儿子的坚强性格,儿子跌倒后,都是自己爬起来。

海清虽然很忙,但很孝顺。妈妈因为上了年纪,经常腿疼,海清在家时,经常坐在母亲床边,为她揉腿。在拍《心术》的时候,爸爸重病到已经被推进手术室抢救。等到爸爸出来,清醒后,海清立刻握住他的手说:“没事了,有我在。

海清是名副其实的女汉子,她是这样定义自己的——“有宽阔的肩膀,宽阔的胸怀,真正地能扛事儿。”她说,自己心里如果没有住着一个爷们,真的是很难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她是她们那届电影学院表演系中第一个结婚生子的人,也成为了同时期出道的女演员中,最早需要事业和家庭都要兼顾的。只是关于海清的老公,外界猜测很多,至今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恰恰也是这样的神秘,外界对海清老公的印象,倒觉得他有点像个隐形人。因为媒体拍到的永远都是海清在送儿子上学,永远是海清陪儿子报围棋兴趣班等。

在圈中,海清并不算是一个高产量的演员,尤其在过去的三年中,她工作量锐减,只拍了四部戏。这样的转变,海清承认一切都是为了儿子。以往,她受访的时候很少提及儿子,但如今聊到儿子的话题,海清却说,“他让我心生欢喜。”作为母亲,她不想错过儿子人生中的每一次关键时刻,“不光他需要我,我也非常地需要他。”

她把儿子从老家南京接到了北京。在这之前,她推掉了4个月的工作,回老家陪儿子,当起了全职妈妈。回来后,仅仅是为了儿子在北京上学的事情,她又几乎跑了整个北京30多所公立私立学校,最终才敲定了一家。其实有的事,本该是丈夫这一角色应做的,但海清呈现在媒体面前的状态,却是既当妻子,也扛起了丈夫的角色。

渴望突破的海清

国民媳妇的标签贴得太久了,海清一直在寻求自我突破。我们不知道下一个海清将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与上次不同。

刚开始很多人不适应海清的频繁转型。我们惯性地认为,她就应该是个朴素平凡的小媳妇,不该染金发,不该变成女强人。但随着海清把角色诠释得日益生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适应她的“多变”,甚至欣赏她的“多变”。

其实对于海清来说,总在改变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也正是因为清楚自己在生活中没有太多好奇心,但是海清也明白,必须在工作中克服惰性,不能在一个角色上停留太久。

如今,可能在很多观众看来,海清依然只是一个擅于饰演小媳妇的女演员,但她却在用行动证明,“我不满足于只演“媳妇”。其实,一个好演员应该是一只空杯子,就像海清这样:尝试装不同颜色的水,同时懂得如何适时地把水清空,学会不断地改变和调整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