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沈南鹏的履历堪称完美,他既是企业家又是投资人。在每一个风口上,他都能敏锐捕获,华丽转型。比如1994年回国投资银行,1999年互联网创业,2005年创办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开始投资人生涯。10年间,沈南鹏和他的团队投下了一长串风云公司,在中国经济的每一个转型期,他总是能准确的选对风口,他也因此被尊为“投资教父”和VC界的“东邪”。沈南鹏的投资如何做到“快准狠”?一起来揭秘他投资的独门秘诀。

从数学天才到投行精英

沈南鹏小时候就已表现出卓异的数学天赋,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美国中学生数学竞赛海外赛区的榜首都曾被他独揽。 高中毕业以后,进入上海交通大学学习,1989毕业并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学士学位。之后前往美国留学,在哥伦比亚大学一个博士项目下攻读一年数学后,沈南鹏定下了自己的目标:转商学院读MBA。毕业那年,他投身花旗银行从事投资行业,为自己的留学经历找到了一个令许多人羡慕的结果。

进入花旗银行的大门并不代表高枕无忧,而是更大的压力和极高强度的工作。沈南鹏说:在投行这个“以业绩论英雄”的白热化竞争环境里,每天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是很正常也是心甘情愿的事,因为“你是在证明自己的价值”。沈南鹏花了比别人更多的心血去挑战自己认知的极限。

在花旗之后,沈南鹏又加入了雷曼兄弟,负责中国的项目。96年到99年,他又担任德意志银行的董事兼中国资本市场主管,负责整个中国的资本市场。8年的投行生活令沈南鹏至今仍觉受益匪浅。他喜欢把投行的工作形容为“压缩饼干”。他说“也许你在一个公司做财务需要20年才能把公司整体了然于心,可是做投行的话,也许只要三年就能把握和洞悉一个企业的命脉。”更重要的是,投行是一个“高屋建瓴”的职业。从事投行的人,接触到的一般都是上市公司的CEO或董事长,他们对一个企业或行业的视野更有“领导人”的大气和洞察力。

这种工作看上去光鲜,薪酬也非常体面,但沈南鹏却感到自己一直在企业边缘做事。大量的工作被放在说服企业相信和选择自己上,但多年后沈南鹏回想往事,对自己的那段投行经历心存感激,因为那段过往为他后来的创业和投资打下了基础。

创办携程与如家

1999年,网络经济仍在鼓动人们最原始的投资激情。毅然投身互联网热潮的沈南鹏却是带着冷静和理性,他更多考虑的是中国国情:物流体系薄弱,信用卡制度尚未健全。沈南鹏最后选定了旅游业:中国旅游市场天地广阔,旅游网络服务中除机票外并无过多商品流通的环节,可以在很大程度地避免和物流发生关系。

1999年,沈南鹏从投行辞职,和梁建章等三人一起创业,被称“携程四君子”。做携程时,有媒体说沈南鹏之前的投行经历让融资信手拈来。沈南鹏却说“哪有那么容易,一些大的投资银行看不上小企业生意,最漂亮的计划书没有用,关键是把公司的远景解释给将信将疑的投资人”。

身为“海龟精英”,沈南鹏却总以“土鳖”方式思维:创业就像小时候做数学题一样,应当从最简单的入手。 沈南鹏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一是先从酒店订房开始,这是携程网的“初级版本”。相对订票,订房是更为简单直接的切入点。只要顾客在网上拿到订房号,自己带着行李入住即可。所以第一年携程网集中全力打通酒店订房环节。这种“帮人订房”的“简单工作”,或许是很多海归所不屑的。但是“不要忘了,你是在中国,要服务的是中国大众。”

在携程创业与他以前的投行的经历截然不同。在投行时,沈南鹏住5星级酒店、与公司高管会晤,现在,他要管理一家几百人的早期公司。他和另一位创始人梁建章有两张图画得最多:组织架构图、业务流程图。携程早期,为了推广品牌、获取用户,他们还派员工到各地机场休息室,发放纸质折扣卡。

在携程时,沈南鹏还学会了将业务向旅游业的上下游延伸。

携程团队发现,携程的顾客在订旅馆时找不到干净舒适又价廉的商务酒店,中国经济型酒店太少,而美国经济型酒店有6万家,占到酒店总数的88%。于是,他们又创办了如家快捷连锁酒店,面向中低端商业人士,保证舒适和卫生,但取消了传统酒店中诸如豪华大堂、浴缸等华而不实的设施,定价一般在120—300元之间。

只用了5年时间,如家就成为同类市场第一名。2006年,即携程上市3年后,如家再度登陆纳斯达克。今天,并不享有太多媒体曝光的携程市值近150亿美元,事实上是BAT和京东后的中国第五大互联网公司。

亲历创业最终帮他扩展了投行工作者的视野和格局,沈南鹏最为宝贵的发现是,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影响到企业的生死存亡,亲手做出一家10亿美金市值的企业,对沈南鹏后来理解和服务创业者非常有帮助。他会用自己的经验建议创业者,公司领导框架如何搭建,哪些营销手段有用,平时的工作中,部门间如何合作。

沈南鹏也尊重被投企业CEO的领导权。他听说不少创业公司的投资人喜欢乱插手、代替CEO做决策,但沈南鹏从来没有这样过。他说“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如果企业需要帮助,那他们来提供;如果企业没提的话,他们不来指手画脚。这还挺重要的。”

红杉资本:投了大半个中国互联网

2005年,创业成功的沈南鹏离开自己担任总裁兼CFO、市值10亿美元的携程网,创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首期募集两亿美元。两年后,红杉再筹7.5亿美元,主投信息科技、消费和医疗健康等行业,这在当时是一个大数字。同年,百度市值仅36亿美元。

募集这笔钱时,沈南鹏面临一定的挑战。现在名满天下的大众点评、奇虎360、诺亚财富、高德,在当时都还是商业模式尚在试水中的”小”公司。

2007年时,360刚开始在杀毒上发力,还没进入浏览器和搜索市场;大众点评还只是Web2.0的一个餐饮评论社区。基金创立2年,红杉投资的企业都还处于企业发展早期。没有人相信评估报告上对它们的估值,即便这些报告以最保守的方法估算。沈南鹏对“新经济”和互联网的坚信不久得到了回报。两年后,移动互联网开始爆发,它带来的所有红利都被在这个行业里不懈耕耘的公司捕捉到。

有人说,红杉想要抢占整个电商领域的赛道,红杉资本先后投资了京东商城、聚美优品、唯品会和麦考林等已经上市的电商,并且还有阿里巴巴、酒仙网、美丽说、蚂蚁短租、牛车网、乐蜂网等,而2014年也是红杉资本的大丰收一年,京东和阿里都在2014年敲响了纳斯达克的钟声,加上之前上市的唯品会、聚美优品等,国内电商上市迎来了一个高潮期,而这些上市电商的背后投资人,多少都和红杉有关。公开资料显示,红杉投资京东大约获得4.4亿美元回报、投资聚美获得6.22亿美元回报、投资唯品会获得17.8亿美元的回报,在这场电商资本游戏中红杉也算得上是佼佼者。

据此前公开报道的交易推断,2007年成立的“红杉中国”二期基金年化净收益率近40%,这意味着,8年前给予红杉信任的投资人,收获了10倍以上的收益。2015年,美团和大众点评、赶集与58同城、携程与去哪儿合并,让红杉中国投资的这些企业更加稳固地占据市场主导。

就像美团CEO王兴所说:“只要你还在创业,只要你还在这个大的行业里面,我相信大家绕来绕去都会遇到红杉,因为红杉总在那里,而且总是冲在最前面。”

资本冬天不会影响投资决策

在面对创业者的时候,沈南鹏时常会面对提问:“我要不要做这个公司?”他给出的答案是:“你问一下自己是不是做这件事最好的准备者。”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十周年暨创业者盛典上,他这样说:

在红杉的世界里没有创业的“冬天”,我们追随的是优秀创业者,追随的是创新的技术和创新的商业模式,“冬天”可能对于我们来讲是更好的播种时机。外部环境的变化,不会影响红杉的决策。或许沈南鹏足够幸运,但红杉和其他所有创投的成功,都离不开中国经济,尤其是新经济和互联网带来的发展红利。沈南鹏说过:“你必须要不断学习,但如果不在学习中有所创新,你将会被淘汰。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等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成功源于他们的创新技术,而绝非简单照搬国外类似企业。”而沈南鹏也是在不断的学习更迭中完成了从创业者到投资人的成功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