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4日,备受关注的“e租宝”平台的21名涉案人员被北京检察机关批准逮捕,e租宝一年半内非法吸收资金500多亿元,受害投资人遍布全国31个省市区。其中,“e租宝”平台实际控制人、钰诚集团董事会执行局主席丁宁,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持有枪支罪及其他犯罪。作为一名大专还未毕业就休学出来打拼的80后,如果单从人生经历来看,丁宁确实改变了自己的命运。17岁就进工厂干销售、卖过螺丝和开罐器、此前从未接触过金融……你越是了解到丁宁的过往经历,就越是会惊讶于如今他一手组建出超过百亿的金融集团的离奇。

这个曾风靡全国的网络平台真相究竟如何?丁宁的种种“光环”之下隐藏着怎样的黑幕?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改变命运的家族工厂

在钰诚集团法人代表丁宁的官方简历上,标注了丁宁几个重要的头衔:丁宁,1982年7月生,汉族,民革党员,企业家,应用化学专家,高级化学工程师,计算机工程师。在这些头衔背后,其23岁之前的经历,被一笔带过,仅有一句话,“1999年,办理长期休学进入蚌埠岩柏施封锁厂任技术员、销售员。”

据调查,丁宁的家境在当地不错,他母亲1997年开办了一家岩柏施封锁厂,这是一家家庭式的小型厂子,主要以生产铁路铅封为主。这种产品技术含量低,家庭式的厂子就能够生产。

熟悉丁宁的人说,“90年代电脑可以算是奢侈品,但丁宁当时电脑已经玩得不错了,他学习成绩不好,去的安徽工贸职业学院。”丁宁显然对这个专科学校没太多兴趣,办理了长期休学,回家之后没事做,就去了母亲开的厂子里上班。

那时丁宁17岁,尚未成年。

2000年前后,正是中国互联网创业起步的黄金年代。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学习不好的丁宁,反而发挥出“玩电脑”的特长,利用新兴的电子商务,为家里的岩柏施封锁厂拿下几笔在当时看来颇大的订单,“为工厂带来了300多万元的销售额和70万元的净利润。”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丁宁回忆,“那时用电子商务进行贸易,最难的是找网吧上网,整个省也没几家网吧,在蚌埠可能一家也没有。”

彼时,丁宁刚刚成年不久,他一跃成为家中的“少年英雄”,并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之后,年仅20岁的丁宁,在同龄人还在校园里念书的时候,他就接手了管理的工作,成为了岩柏施封锁厂的厂长。

而他利用互联网商务赚取的第一桶金,也为他今后命运的转变埋下伏笔。

被逼做起互联网金融

由于厂里利润的来源“铁路铅封”技术含量低,销量又依赖于铁路系统,丁宁觉得没有安全感,便想到生产一些别的东西来赚钱。

2001年,丁宁利用积累的100多万元原始资金,在岩柏施封锁厂里添加了一条生产线,从事五金加工,主要生产开罐器和螺丝。因为丁宁觉得这两样东西“好生产、需求大”。

在那个产能远未过剩的时代,各式各样的水果罐头几乎是人们访亲会友的“标配礼品”。于是开罐器便有了巨大的潜在市场。

这也是日后丁宁得以一再成功的能力之一——敏锐的商业嗅觉。2001年到2006年间,丁宁旗下的开罐器年产值已突破400万元,并占领了全国近九成的细分市场份额。

2007年,25岁的丁宁身为家族企业的总经理,已经有了相当的资本积累。2010年,他又成立了蚌埠市钰诚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与合肥工业大学联合成立“合工大金属表面处理研究中心”。借此机会,丁宁终于有机会更新了自己的学位简历,也是在2010年的这段时间里,专科都未毕业的他,在与合肥工业大学合作期间,成为了该校的硕士研究生导师。一系列专利在这段时间里被研究出来,并且丁宁都参与了署名。

不过,专利并没有带来很显著的利润,自2007年起,美国发生次贷危机,继而发展成全面金融危机,并向实体经济渗透,向全球蔓延,给世界经济带来严重影响。中国的实体经济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波及。到了2011年前后,相当一部分实体企业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丁宁自己的企业也不例外。通过钰诚集团对外公布的资料,2012年时,丁宁突然转型,放下了一直坚持做的开罐器和螺丝生产,转而成立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

知情者透露称,早在成立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之前,丁宁就利用公司的部分利润,“做了一些民间放贷的生意,并且尝到了甜头。”丁宁又开始了像当年学习生产螺丝的技术时的劲头,开始学习互联网金融知识。在一系列金融产品之中,他相中了“融资租赁”。

他曾经多次对外宣称,“民间资金流入实体工业生产中,这是大势所趋。而将实体经济和金融有效结合的最佳方式就是融资租赁。”

2013年,由支付宝打造的“余额宝”的成功,让同样投身互联网金融丁宁眼红不已。2014年2月,丁宁创立了“e租宝”,跟他所推崇的“余额宝”一样,三个字的名字里都有个“宝”字。

而从一名专科休学学生,到在网上卖铁路铅封,到生产螺丝和开罐器,再到金属表面的技术处理,最后又转到金融领域,再到如今的互联网金融,丁宁从17岁到33岁的16年间,他已经转型了5次。

谈及这5次转型,丁宁对自己颇为满意,“我们要领悟到创新是人类发展的动力,只有改变才能前进。我们都是在已有基础累积上的不断创新,创新应该是我们企业最大的动力。”
而对于钰诚集团企业的战略,丁宁则表示“我们企业没有战略,这个时代的特点就是颠覆和速度。”

e租宝真相揭秘

在正常情况下,融资租赁公司赚取项目利差,而平台赚取中介费;然而,“e租宝”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空手套白狼”的骗局,其所谓的融资租赁项目根本名不副实。

丁宁说:“我们虚构融资项目,把钱转给承租人,并给承租人好处费,再把资金转入我们公司的关联公司,以达到事实挪用的目的。”公司前后为此花了8亿多元向项目公司和中间人买资料。

丁宁还指使专人,用融资金额的1.5%-2%向企业买来信息,他所在的部门就负责把这些企业信息填入准备好的合同里,制成虚假的项目在“e租宝”平台上线。为了让投资人增强投资信心,他们还采用了更改企业注册金等方式包装项目。

“1元起投,随时赎回,高收益低风险。”这是e租宝广为宣传的口号。许多投资人表示,他们就是听信了“e租宝”保本保息、灵活支取的承诺才上当受骗的。e租宝共推出过6款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在9%至14.6%之间,远高于一般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

此外,丁宁与数名集团女高管关系密切,其私生活极其奢侈,大肆挥霍吸来的资金。丁宁赠与他人的现金、房产、车辆、奢侈品的价值达10余亿元。“钰诚系”的一大开支还来自高昂的员工薪金。以丁宁的弟弟丁甸为例,他原本月薪1.8万元,但调任北京后,月薪就飞涨到100万元。公司的花销在水涨船高,资金回笼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员工说,e租宝只要一天没有新项目上线,丁宁就会立刻催问。

丁宁坦言,钰诚集团旗下仅有钰诚租赁、钰诚五金和钰诚新材料三家公司能产生实际的经营利润,但三家企业的总收入不足8亿,利润尚不足一亿。因此,除了靠疯狂占用“e租宝”吸收来的资金,“钰诚系”的正常收入根本不足以覆盖其庞大的开支。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8日,e租宝待还余额为704.9亿元,其投资人数已到达84万。这些e租宝的投资者遍布全国各地,不少人投进了全部积蓄。

有人说,丁宁的故事是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亦是一个“一夜暴富”的故事。但这更是互联网趋势之下,伴随着中国实体经济的衰退,一个充满着虚假、欲望与疯狂的故事。如今,帝国大厦轰然倒塌,我们也该认识到:金融投资是一种以高风险为特征的行业,我们在投资前更需要掌握一定的金融知识,不要被高利润诱惑,更要有一定的风险承担能力。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