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中国合伙人”,你或许会想到黄晓明出演的电影,但你肯定也会想到电影的原型俞敏洪。从一穷二白到事业有成,这位史上“最励志”校长与他的合伙人徐小平王强一起将新东方打造成教育界传奇。从教育界功成身退后,他二次创业成立了洪泰基金;在互联网+教育大潮的冲击下,他又为何顶着被骂的风险,迟迟不开展新东方的互联网产品线;大家甚至不知道:他甚至曾在家门口被绑架而险被撕票。

从俞敏洪的新动作可以看出,他极力想进入创业的时代大潮中,但已经错过互联网+教育红利的新东方,还能在老俞的带领下浴火重生吗?

二次创业有何不同?

在把新东方做成第一教育品牌后,俞敏洪开始了他的二次创业,与他的新合伙人盛希泰组建洪泰基金,以资本为力量,在万众创业大潮中开始新的冲锋陷阵。

2014年11月,由俞敏洪、盛希泰联合创办的天使基金—洪泰基金在正式成立。基金一期规模为2亿元,单个LP出资门槛为1000万元人民币。牛根生、张磊、黄怒波、赵文权(蓝标董事长)、周少雄(七匹狼董事长)等人已成为第一批LP。一年多时间,洪泰基金快速完成了其在新消费、新科技、新健康、新金融和新教育五大领域的布局。

细看履历,俞敏洪和盛希泰交集并不多,除了一条,他们都是全国青联的委员。俞敏洪回忆:“第一次见面是很多年前了,我俩都是青联委员。”但那时的他们只是点头之交。在那个时代,跨界并不是一个流行的词汇。不同的行业背景让他们的交流很少涉及事业上的合作。

不过也正是从一些看似与各自事业无关的话题开始,两人越聊越投缘。

俞敏洪说:“泰哥当时对参与到中国现代的新经济、新的创业大潮、面对年轻人的看法让我很吃惊,突然眼前一亮的感觉。”他们的共识就是做投资一定要真正地参与到项目中,而不仅仅是作为出资人。

就这样,洪泰基金的理念确定了。而在之后的发展中,这两位合伙人也达成默契。盛希泰在节目中透露:“我和俞敏洪这一年里非常默契。我做任何决策,可能没来得及跟他商量,他都会理解我。我觉得合伙人之间任何出发点都应该是善意的包容,去理解对方。”

虽然二次创业的俞敏洪、盛希泰比起第一次闯荡江湖的时候多了太多的资源、人脉、社会地位,但他们也保留了首次创业者的激情和勤奋。

洪泰有两条文化,第一,凌晨两点钟之前发微信,几乎没有不回的;第二,发完微信,五分钟之内必须回。俞敏洪让创业者自转,而不是投资人拿鞭子在背后抽,这种文化带动了很多创业项目的成功。盛希泰对勤奋十分看中:“你睡得比我早,起得比我晚,你凭什么成功?!”

我忍气吞声这么久,终于等到一批批的在线教育死去

在互联网+教育的冲击下,新东方仿佛已经落后了很大一步,俞敏洪说“过去有很多人骂我,说新东方很落后,因为新东方用互联网改造教育太慢了,我忍气吞声到今天,终于看到一批批在线教育死掉了。”

他觉得,互联网的出现只是带来新的契机,可以把传统和新市场结合,但如果产生出完全不符合客户的需求,效果会适得其反。比如,很多做教育平台的,一边是老师一边是学生,让他们之间自主选择,这一度让人觉得好像把培训机构翘掉的感觉,甚至很多声音出现说“三个月干掉新东方”,但实际上并非那么容易。

俞敏洪称“对于家长来说,考虑的重点不是和老师直接对接而省下的钱,家长不会把孩子的前途压在一个不认识的老师身上。”新东方面对的中小学生,他们连接触视频这件事情都很困难,而且,线上视频教学,孩子的自觉性也不能把握,“我们要用互联网加强老师、学校及家长之间的联系。”每一个行业都有每一个行业的客户,而把客户弄正确是最重要的。

曾遭遇绑架,差点被撕票

俞敏洪曾在书中回忆道遭遇绑架,险些被撕票的痛苦经历……

1998年8月21日,独自住在北京上地小区的俞敏洪下班后,和同路的杜子华老师开车回家,并在北体附近的饭馆吃了饭,把杜子华送走后,已是晚上9点多了,就在俞敏洪准备开门的时候,黑暗中突然跳出两名男子,一前一后把他夹住了。

他们一人用手枪顶住了俞敏洪的头,一人掏出一个装有麻醉剂的针管,迅速扎进了他的胳膊。整个过程只有几秒钟,歹徒将俞敏洪扔在床上,手脚都用布条绑了起来。在他意识模糊时,歹徒们一阵搜索,找到了家里的220万元的现金,其实这200多万是新东方老师的一笔工资。

后来,歹徒在公安机关供述时曾说,当他们把200多万元装进包内后,发现俞敏洪还在喘气,就拿起一根绳子,准备勒死他,但因为不想多事,就放弃了,俞敏洪因此而捡到一条命。

第二天在急救病房醒来,主治医生告诉俞敏洪:你这条命能够保住简直是奇迹。歹徒给俞敏洪注射的麻醉剂是动物园给大型动物使用的,剂量大的吓人,推的速度又很快,如果再迟一点点,十有八九会因此死去!此后,俞敏洪一直深居简出,避免不必要的露面,但也正是经过绑架事件,他对生命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这一次,俞敏洪还能赢吗?

在风投领域,俞敏洪还是新手,他的老搭档徐小平早就在VC界混的风生水起,旗下真格基金更是发展的顺风顺水,而长期搞培训的俞敏洪在投资领域能否做到专业,仅靠刷脸,洪泰基金又能否后来者居上呢?而在互联网教育领域,虽然已经有一批不靠谱的企业死去,但也因此而筛选出来一批深得用户青睐的教育品牌。近年来,更多的培训品牌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建立,教育界再也不是俞敏洪一家独大,一直对互联网教育这块蛋糕虎视眈眈的新东方,这一次,还能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