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群是谁?翻阅金立群的简历,从任职中国财政部,世界银行中国董事办公室,到世开行副行长,中金公司董事长,经历可谓十分厚重,此外他还有一个精通五国语言的学霸女儿。

1月16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在北京正式开业。当天,亚投行举行理事会,会上正式任命亚投行候任行长金立群为首任行长。1月19日,金立群奔赴瑞士达沃斯,在“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年会”的大舞台上,以亚投行行长的身份首次亮相。

作为首任行长,既要发挥出中国的担当作用,又服务于国际的共同利益,金立群如何在众多的候选人中脱颖而出,他又将怎样把亚投行导向成功呢?

插队十年,两次大学梦碎

提到金立群,所以人对他最一致的评价就是英文特别突出,也正是凭借流利的英语,金立群成为中国少有的国际化金融人才。金立群出生在江苏常熟一个教师家庭,从小就对英文十分着迷。早在初中阶段,金立群在英语方面的过人天赋就已显露出来。尽管在英语方面有超出常人的优秀,金立群其他学科的成绩也并没有落下。他在回忆中写道:“我在文科上花的力气固然很多,但是绝对不忽视数学、物理、化学之类的课程。”在这里打下的数学基础,令其日后在经济方面的学习甚至是前往波士顿大学进行经济方面的研究都游刃有余。那时,他深刻地体会到了扎实的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仅仅度过一年平静充实的高一生活后,“文革”断送了金立群的大学梦。为外部环境所迫,金立群不得不离开学校,被下放到常熟开始插队,一待就是10年。由于上大学的资格不完全取决于学习成绩的好坏,金立群由于各种原因,两次丧失掉了上大学的机会。金立群的大学梦,在那个特殊年代,始终难圆。

中学时代打下的坚实知识基础和十年知青生涯中形成的系统知识积累,成为他最终叩开北外研究生大门的内因。1978年,当没有读过大学的金立群考上了北京外国语学院(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文学的研究生;熟知他的同学、老师都不感到意外。因为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句话在金立群的身上得到了应验。

研究生学习期间,金立群得到恩师王佐良、许国璋的指点,他的知识变得更为系统和扎实。临近毕业的时候,许国璋力荐这位得意门生进入急需外语人才的财政部,他说:“我们中国有100个英国文学专家差不多也够了,但是缺少财经专家。我相信你是能做好的。”本有些犹豫的金立群,最终选择了财政部。

从财政部到世界银行司长

翻看金立群的履历,世界银行是一条绕不过去的主线。从一踏进财政部大院开始,他就被派去美国参加有关世界银行工作的培训,回国后又一直在外事财务司工作,负责与世界银行的援华项目打交道。

1989年金立群开始担任财政部世界银行司的副司长,从1994到2003年,金立群分别担任财政部世界银行司司长和分管对外交流的副部长。直到现在,一谈起世界银行的贷款项目,人们最津津乐道的是中国政府对其贷款资金监管的超常严格。“世界银行很愿意跟中国合作,因为中国的项目资金使用是最严格的,这也是金立群先生从一开始就奠定的基础。”

2003年,担任财政部副部长的金立群竞选亚洲开发银行副行长成功,而且是排名最靠前的常务副行长。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担任亚开行的副行长,金立群要协调域内几十个国家的贷款项目,这段一线的工作经历为其日后执掌亚投行积累了宝贵经验。金立群曾讲起他亲自飞到柬埔寨跟首相洪森协商解决贷款问题的经历。他说,当初洪森首相并不打算见他,但会谈中,他并没有一上来就指责,而是本着坦率、真诚的态度去分析问题,从而赢得了洪森的尊重,问题也很快得到解决。

自从肩负起筹备亚投行的任务开始,金立群就在每一个公开场合表达中国的开放心态。对于66岁的金立群来说,终于在晚年迎来了一次真正执掌国际多边金融机构的机会,如何平衡各个大国之间的微妙关系,如何保证亚投行的高效运行与共赢局面,都是摆在他眼前的挑战。

他有一个学霸女儿,精通五国语言

除了是一位出色的“金融外交家”,金立群还有个学者梦,但一直苦于没有充足的时间完成已经写作了多年的《莎士比亚研究》。好在,他的学者梦在女儿金刻羽的身上实现了。

得益于父亲浓厚的文艺情结和家中良好的英语教育,金刻羽精英、法、西、意多国语言,热爱文学和艺术。她在念初中时就通读莎士比亚原著,14岁时就获得纽约哈瑞斯曼高中全额奖学金,只身一人赴美求学。3年后,她以总分第一的成绩毕业,并获得哈佛大学全额奖学金,赴哈佛求学。

她本想主修历史,与父亲一样踏足人文领域,但后来她最终选择了经济学专业,并只用两年时间就修完了哈佛所有的本科课程,在25岁时获得了经济学博士,随后进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如今,作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最年轻的终身宏观经济学教授的金刻羽,因为所从事的研究有助于发展中国家央行制定货币政策,去年入选了“2014年全球青年领袖”。这也难怪有网友调侃,金刻羽就是那位“比你出身好、比你聪明,又比你勤奋的别人家的孩子。”

中国操控亚投行?

外界担忧AIIB的最大股东是中国,其总部落户北京,且行长也是中国人,对于如何体现公正性,金立群回应称,外界最终是否担忧,不取决于这些,而取决于制度。“只要亚投行是按照成员国一致同意的公司治理框架来运行,就没有问题。”

金立群表示,AIIB在成立后将主投来自南亚、中亚、东南亚国家的项目,包括能源、电力、公路、铁路、港口和城市建设等,不仅仅局限于中国。但亚投行感谢中国政府以及韩国政府为项目准备特别基金提供支持,这些资金将用于帮助欠发达国家项目运营、技术援助和人员培训。

在该多边机构的治理架构上,金立群表示AIIB将取消常驻执行董事会。金立群说“成本是一个问题,最重要的问题是职责不清,职权不明,没人负责,”目前的多边机构治理体系很容易造成“责任真空”,致使效率低下。

当然,虽然目前AIIB创始成员国中包括英国等美国与日本的盟友国,但日、美两国的集体缺席,不时引发人们的关注。当被日本记者问及如何看待日本缺席亚投行。他回答说:“亚投行的大门将一直对等候入会的国家开放。”除此之外,仅在中国,已经有诸如“一带一路”等大型基建项目,不免引发人们对其职责分工的不解。但金立群说,AIIB与“一带一路”等项目不一样,并不存在竞争的关系。

西方入伙亚投行,是否会扯中国后腿?

对于亚投行的成立,一方面是诸如“中国控制亚投行”之类的夸大其词,一方面是中国作用和地位被“稀释”的担忧——如果新成员大量涌入,甚至最后连美国日本也看到正面硬阻无效,改了口风,申请加入了亚投行,他们会不会把亚投行的主导权从中国手中夺走呢?

金立群表示:目前看来是不用担心的。区域外国家在亚投行的投票权总额不超过25%。考虑到中国GDP已经约占亚洲区域总量的4成,那么即使包括日本在内的所有亚洲国家都参加了亚投行,中国股份比例也不太可能低于30%,仍然完全足以主导亚投行的方向。

那么亚投行的成立又对我们普通群众有何影响呢?

1. 投资渠道更多了
除了一些铁路、建筑业的基建类股票可以入手,另外亚投行也会发行主权债券,普通居民也可以购买了。
2. 海外留学机会增加
中国会向合作伙伴输送技术、劳动力、资本。
3. 有助于中国金融企业走出去
随着金融全球化的发展,中国与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的金融差距已越来越小,中国金融的国际化也成为国内金融企业发展战略的重要方向。

1月17日,金立群在北京举行了上任后的首场记者会。“绿色”、“简洁”、“洁净”、“开放”等词汇,成为这位“掌门人”口中的高频词。中国人民普遍希望亚投行的成立能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注入一针强心剂,增强亚洲经济在全球的话语权,这需要金立群跟我们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