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时代,让人们选择一件他们离不开的东西,相信会有很多人毫不犹豫地选择手机。手机按功能大类划分,可以分为“看”和“拍”两大功能。拿手机拍照,是很多人每天都要干的事情。拍完照后,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先修一下图。修图是怎样从以前需要在Photoshop上进行复杂的事情,变到现在如此这般简单呢?这要说起一个爆款软件——美图秀秀。

来自@北大新媒体 微博下方评论:一个做app的通过硬件化(手机)和所谓的互联网思维,逆袭!——@William老师的微博

来自@财新网 微博下方评论:造福了大众,成全了自己啊——@DJ天天

这款软件,把修图变得无比简单。很多人拍完照片,需要使用的第一个软件不是微博或微信,而是美图秀秀。昨天传来消息,美图秀秀所属的美图公司,将于12月15日在香港上市,估值到达52亿美元。在这款软件和这个公司背后有一个重要的男人,他参与和主导了美图公司从创立到上市以来的一路发展过程,他就是我们今天艾问每日人物的主人公——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

偏爱草根的草根

艾诚与蔡文胜合影
艾诚与蔡文胜合影

投资人是个高大上的身份。印象中,国内几乎所有顶级风险投资公司的掌门人大都是清一色的海归:IDG联合创始人熊晓鸽,波士顿大学新闻传播学硕士;信中利创始人汪潮涌,毕业于美国罗格斯大学;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峰,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

近年来在国内做得风生水起的天使投资人,要不就是高学历海归,如真格基金徐小平、UT斯达康创始人薛蛮子等,要不就是毕业于国内名校,如小米创始人雷军,“红衣教主”周鸿祎……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待在这个动辄句子里夹杂几个英语单词的高知群体中,蔡文胜好像显得格格不入:出生于福建农村,高中便辍学,十几岁就摸爬滚打地经商,卖过廉价化妆品,倒腾过服装,靠卖域名捞了第一桶金……别说英文,连普通话都很不普通,硬是把家乡“石狮”说成“习西”。

与“高大上”的投资正规军相比,蔡文胜出身草根,历经数次创业,正因此,他投资企业更多也是草根所创:比如91助手创始人熊俊只是福建本地一所普通本科毕业,冷笑话精选创始人伊光旭大学没毕业,美图秀秀创始人吴欣鸿更是干脆没读大学……

互联网、各种优惠政策等利好,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草根机会,让草根也可以做梦。但是低头看看现实,现在仍是草根机会短缺时代。不然,为什么只有褚时健才能种出褚橙,而你却不能?你有王石、王健林、韩寒等名人“站台”吗?

留给草根的机会不多,饱尝市场冷暖的蔡文胜比谁都明白。所以,一看到投资机会,他就会毫不犹豫主动果断出击,以速度来抢占。

收购暴风影音时,面对软银、IDG、百度等强劲对手,蔡文胜的制胜秘诀就是“直接打钱”。在竞争对手按部就班讨论、“走流程”时,他直接找到暴风影音作者周胜军,在双方达成口头约定的半小时内,将1200万元划到对方账户。

与投资机构资金来源广泛不同,蔡文胜做天使投资人是自费掏腰包——1200万元几乎是他所有积蓄。如此大胆,很难不让人为他捏一把汗。当被问及不担心吗?他表情轻松:“这些个人站长更喜欢速度。”

原来,蔡文胜并非冲动莽撞。周胜军是哈尔滨软件工程师出身,作为“站长之王”的蔡文胜当然了解这位个人站长。

有人调侃蔡文胜投资草根源于“不认识什么高大上的人物”。蔡文胜却认为投资草根并非劣势。在他看来,早期的中国互联网是精英和海归的主战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飞速发展,“中国已经进入全民互联网阶段,所以各行各业都会有优势。所以,这个时候,没有特定的海归或者土鳖,谁都能在这个领域找到你适合的创业的平台或者方向。”

也许你以为出身草根的蔡文胜,已经被草根创业精神所感动,为摆在草根面前的辉煌大道而蠢蠢欲动,开始为草根创业摇旗呐喊了?

在众人狂热时保持对创业的敬畏,在众人绝望时不丢失对创业成功的希望,这才是蔡文胜的真面目。

有种温柔叫冷酷

蔡文胜接受艾问采访
蔡文胜接受艾问采访

在他看来,创业成功不是设计出来的,并向我承认,2008年投资美图秀秀,直到2012年发现美图秀秀露出成功的迹象“能影响那么多人,能够做出更多的”,他“才全力投进来”。

市场是残酷的,对草根来说,更是如此,他不愿意刻意鼓动大家创业,更不愿意再向踌躇满志的创业者们再灌“鸡血”。

即使今天已成为千万创业者追捧的天使投资人,他也没有高高“端起”,没有刻意逃避谈及自己的投资失败案例。在投资圈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蔡文胜和几位投资大佬一起讨论投资失败的案子数量。有人说30多个,有人说50多人,蔡文胜一开口震惊在座所有人:“大概100多个了吧,反正我也记不清了。”

在58同城、暴风影音等“幸运儿”背后,如果你留意,会发现他投资失败的案例广泛流传:

在“电子杂志潮”风生水起时,蔡文胜曾投资过汪东风创办的电子杂志ZCOM,后者因缺乏优质内容单月亏损近200万元,最终汪东风低调离开,加盟蔡文胜旗下游戏公司4399。

2011年蔡文胜向旗下有“冷笑话精选”、“创意铺子”等公众号的飞博共创投资数百万元,尽管“冷笑话精选”的粉丝量仍有上千万之多,但仍未能将关注力转化为影响力,更是没能实现盈利;

除此之外,他还曾是Windows优化大师的天使投资人,如今,在360系列、腾讯电脑管家等强大同行的竞争下,这款计算机辅助软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还投资过一款著名的下载软件网际快车,最新版本更新到2013年7月2日,结局是怎样,不言而喻……

在创业者心中,投资人是一群被光环笼罩的人,要不就是被奉为人生导师,最起码也是创业达人。对他们而言,被投资人青睐或获得实打实的人民币或美元投资,都是值得炫耀的事情。想必,这也就是现在一些创业者不惜撒谎、夸大融资额的原因之一。

至于投资人,他们或者“贵”为投资机构“代言人”,即使拿着自己的“血汗钱”做投资,也更愿意和人们分享成功,无论以此显示自己投资的专业性,抑或扩大投资机构品牌影响力,与创业者宣传获得融资(不是虚报融资额)有异曲同工之妙,反正都是一种“创业手段”。

殊不知,这些被大肆宣扬的投资成功案例,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投资人的成功,而那些更多的投资失败案例,却像硬币的B面一样,可能永远被静静地隐藏着,不被提及。而这些“不见阳光”的投资失败案例,才是大多数。而且,与整个创业群体相比,还是比较幸运的“少数”!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来势汹汹、群情激昂的创业大潮,鱼龙混杂、泥石俱下,有多少理性的成分?有多少源于对市场的审视?多少人对市场有几分敬畏?出生草根的蔡文胜,用看似“冷酷”的方式,展现着自己对创业者的“温柔”。

和创业者在一起

当我提出“谁是适合创业的少数人”这个问题,蔡文胜很直接:“他是真的很喜欢去干这个事”,接着,又补了一句“而且是做好心理准备要去承受很多挫折”。

你究竟是不是能成功的“少数人”,能不能在创业路上坚持下去,可能连自己都不敢肯定。老实说,向来以阅人无数自称的投资人,也没有练就火眼金睛。他们同样是凡身肉体,面对前途未卜的创业前景,和复杂难以洞察的人性,一样心里没谱。

就此来说,投资也是一件碰运气的事情,投资人仍未摆脱农耕时代“靠天吃饭”的命运。但是,与一味被动等待“天降甘霖”不同,他们懂得借助时机来审视自己的判断与选择——对挫折做出的反应。

不过,这需要投资人“跳”进来,和创业者在一起,近距离观察和审视。仅仅作为旁观者,很容易走马观花从而遗落沧海的“珍珠”。

天使投资人蔡文胜,不仅做财务投资,更像是在创业。对于美图秀秀,蔡文胜好像动真格了。

这次见到蔡文胜时,他身上的那件黑色短袖T恤,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上面印着彩色的字体——MEITU,很是显目!

MEITU,美图秀秀。现在的蔡文胜,既是投资人,又是创业者。2007年,蔡文胜将265出售给Google后,回到厦门,涉足投资,美图秀秀是他投资的项目之一。源于对移动互联网的趋势把握以及对美图秀秀用户暴涨的潜力的判断,他再次重出江湖,成为一名创业者,亲自“操刀”美图秀秀。

如蔡文胜所言,创业成功是小概率事件,需要“运气”。创业成功的“概率”,对投资人会变大吗?

祝愿他有运气成为“少数人”!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美图公司旗下现在除了有美图秀秀外,近几年还陆续开发出了美拍,美颜相机等软件。另外美图还推出了自己的手机。现在美图的软件产品,按下载量算累计已经超过了10亿。但是,跟很多互联网公司都需要面对的问题一样,有了众多用户,并不代表一定会盈利,在估值到达52亿美元的同时,美图一直在亏损。

根据美图第一次公布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95%的收入来自美图手机的销售,也就是说那些软件不能给公司带来太多的收入;从2008年成立至今,累计亏损62.6亿元人民币;扣除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公允价值(50.7亿元人民币)和股权激励(5270万元人民币)之后,累计实际亏损11.38亿元人民币。美图预计到2017年底,才能迎来盈亏平衡。对于现在的美图来说,尽快找到自己稳定健康的盈利模式才是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