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美国大选,通过互联网,再次让中美两国的网民连成了一体。继莱昂纳多夺得奥斯卡,科比退役后,再次成为刷爆了中美两国社交网络的事情。

川普的获胜,让美国的精英阶层十分失望。其中作为美国精英阶层的核心地带——硅谷,一直以来是民主党的大票仓,这次选举中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毫不犹豫地站到了希拉里一方。

中立机构Crowdpac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科技公司员工和高管个人直接政治捐款的810万美元中,95%都流向了希拉里,而特朗普只拿到了4%。而在硅谷地区,这个比例则是99%。而在硅谷知名人士中,谷歌施密特、苹果库克、Facebook扎克伯格、亚马逊贝佐斯(亚马逊不在硅谷,但也是科技行业的巨头)等众多科技大佬都公开支持希拉里,并为希拉里竞选阵营筹集了大量资金。

然而,希拉里还是败了。但是在硅谷大佬级人物中,有一个人赌对了,那就是彼特·蒂尔(Peter Thiel)。

彼特·蒂尔(Peter Thiel)

他“背叛”了硅谷

彼特·蒂尔(Peter Thiel),在他身上的标签有:亿万富豪、 Facebook 第一个外部投资者,打造了世界上首个电子商务支付公司PayPal,畅销书《从0到1》的作者,风投界最特例独行的异类。

网友@刘禅后人:人家是搞风投的,搞风投就要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机会。当年马云找人投资搞阿里,国内的风投都不给他钱,最后还是日本的孙正义有眼光,投资了马云,然后孙正义赚翻了,马云也成功了。

网友@笑看风云茶馆:这人向来思维诡异,不过也是因为这个特点,投资了Facebook,让他收益了上万倍。

特朗普的出格言论让硅谷大佬们无法接受。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有过诸多的偏激言论,例如“在美国和墨西哥建墙阻止移民”,“暂时禁止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更衣室戏说玩弄女性”,这些都与硅谷推崇的民主自由平等原则格格不入。

因为出格偏激言论,特朗普与各大科技公司的大佬个人关系也相当恶劣。扎克伯格、贝佐斯等科技大佬们都曾经公开讽刺和批判川普。贝佐斯收购的《华盛顿邮报》甚至特别安排了20名记者专门调查特朗普的负面,最后成功拿到了特朗普下流言论的大负面,在当时直接打击了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

此外,特朗普还要求美国公司将工厂搬回美国,这直接引发了苹果CEO库克的愤怒。虽然库克原本倾向于共和党,但在特朗普的这一言论之后,库克明显采取了报复措施:拒绝参加共和党大会,撤回对共和党的活动赞助,又自掏腰包帮助希拉里筹款。

就在全部硅谷放弃特朗普的时候,彼特·蒂尔站了出来,捐给了特朗普125万美元,这也正符合他一直以来的投资理念和他的个人风格,他奉行逆向投资理念,反对随大流。他管理的价值高达百亿的投资基金,投资的很多项目都是传统投资人无人问津、发展缓慢的领域,例如对抗衰老、治疗癌症、纳米技术和探索外太空等等。

在回答关于为什么给川普捐款时,蒂尔表示,他没有过多地思考这个问题。他说,两位候选人的筹款都不是特别成功,不过特朗普的筹资总额尤其不多,但是我并不认为他们需要钱,所以一开始我没有捐款。然而,特朗普的竞选阵营找到我,希望获得我的帮助。我认为,我需要站出来,开张支票。

他表示,对于总统候选人,他更关心他的世界观,而不是性格。实际上他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更担心,因为后者倾向于带领美国走向更多战争。

敢于公开支持川普的彼得·蒂尔也因此饱受批评和指责,有很多人呼吁Facebook把蒂尔开除出董事会,还有创业者说再也不要他的钱。不过这对于一向以不同寻常为个人风格的他来说,可能也算是家常便饭了。

叛逆的“黑帮教父”

The "paypal mafia" photographed at Tosca in San Francisco, Oct, 2007. Back row from left: Jawed Karim, co-founder Youtube; Jeremy Stoppelman CEO Yelp; Andrew McCormack, managing partner Laiola Restaurant; Premal Shah, Pres of Kiva; 2nd row from left: Luke Nosek, managing partner The Founders Fund; Kenny Howery, managing partner The Founders Fund; David Sacks, CEO Geni and Room 9 Entertainment; Peter Thiel, CEO Clarium Capital and Founders Fund; Keith Rabois, VP BIz Dev at Slide and original Youtube Investor; Reid Hoffman, Founder Linkedin; Max Levchin, CEO Slide; Roelof Botha, partner Sequoia Capital; Russel Simmons, CTO and co-founder of Yelp
The “paypal mafia” photographed at Tosca in San Francisco, Oct, 2007.
Back row from left: Jawed Karim, co-founder Youtube; Jeremy Stoppelman CEO Yelp; Andrew McCormack, managing partner Laiola Restaurant; Premal Shah, Pres of Kiva; 2nd row from left: Luke Nosek, managing partner The Founders Fund; Kenny Howery, managing partner The Founders Fund; David Sacks, CEO Geni and Room 9 Entertainment; Peter Thiel, CEO Clarium Capital and Founders Fund; Keith Rabois, VP BIz Dev at Slide and original Youtube Investor; Reid Hoffman, Founder Linkedin; Max Levchin, CEO Slide; Roelof Botha, partner Sequoia Capital; Russel Simmons, CTO and co-founder of Yelp

作为PayPal的创始人,当年他招募加入PayPal 的人又分别成立了很多新的公司,至少7家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金,这些人包括特斯拉总裁埃隆·马斯克、领英公司( LinkedIn )创始人里德·霍夫曼、 YouTube 创始人陈士骏等。彼得·蒂尔也是这些公司的投资者,因此他们组成了硅谷最著名的帮派—— PayPal 黑帮,而彼得·蒂尔则被尊为这个黑帮里的教父。

彼特·蒂尔鼓励创新垄断,反对竞争;鼓励探索边界,反对精益改良;鼓励尊重幂次法则(事物的发展,其规模与次数成反比,规模越大,次数越少)的方式投资,他的公司一年只投资5~7个项目,反对大瀑布式的投资。

彼得·蒂尔在《从0到1》一书中一再强调垂直创新也就是从0到1的创新,强调创新者应该用创新的技术去垄断而不要陷入同质化的竞争。他还说,“资本主义与竞争是对立的,”因为“在完全竞争条件下,所有的利润都竞争没了”。

彼得·蒂自己说,他的叛逆来自他对自己25岁以前人生的反思和审视。他出生在联邦德国法兰克福市而后随父母迁居美国旧金山,他从小接受的是传统教育,读精英大学,上法学院,再进入专业的律所和金融机构上班,一直是不折不扣的优等生。后来,他逐渐发现,自己太看重这些通过竞争得来的光辉履历,然后才开始进行自我批判,重新审视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所以我认为大家所说的离经叛道,更多的是我对自身的一种清醒认识。也许是因为我自己原来特别倾向于竞争,特别想打败其他人,太看重这一切,后来反而慢慢觉得这样并不好。”

他也曾经来到过中国宣传自己的著作《从0到1》,那时他穿上了西装,在硅谷喜欢穿T恤和拖鞋的他,并不喜欢西装。之前他甚至因为有人穿西装来参会而拒绝开会,这是因为他固执地认为,穿西装的人看起来不太像一名工程师。他解释道,来中国穿西装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像销售人员,毕竟是来卖书的。

彼得·蒂尔也曾经对中国的创业者提出过自己的意见。他说,在中国大家都非常仔细地寻找可模仿的商业模式,相互借鉴抄袭,这时候你的制胜秘诀就是速度——假设你在运营一个从1到N的公司,你的执行速度必须非常快,市场营销的速度必须非常快,扩张规模的速度也必须非常快,如果你不够快,别人就会来抄袭你并超越你。“因此我认为速度对从0到1的公司不是致命问题,但对从1到N的公司却是。”

艾诚与彼特·蒂尔(Peter Thiel)合影
艾诚与彼特·蒂尔(Peter Thiel)合影

2015全球硅谷中国创投盛典上艾诚受邀对话彼特·蒂尔,点击查看。

最后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彼特·蒂尔一直强调“从0到1”,用创新去形成垄断。他对于川普的投资,可以说是他的一次另类“从0到1”式地创新。当整个硅谷向右的时候,他向左。这源自他一直以来不跟随的投资风格,选择川普或许这对于他来说就是选择一种创新。彼特·蒂尔一直强调垄断的好处,这也就是说,在他心理他不想跟其他跟其他人一起赢的,要赢只能是他自己。性格决定命运,选择希拉里或许对他来说不是不可以,但是他并不想和其他人硅谷大佬一样,不想跟他们一起赢。幸运的是,这次命运让他选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