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专访李国庆(二):“步步惊心”当当与资本对决

大家好,我是艾诚,本周的对话嘉宾是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

如何应对资本的急功近利?

艾诚:那这些坑在走的过程当中,最不骄傲的,可能你都不想提及的是什么?

李国庆:那有,那就教训。因为当当卖书起家,卖书的好处呢,顾客群、顾客数量巨大。现在也是,每年都3800万,买过东西的累计都1亿6千万人了,于是给我们的想象力也挺大,觉得书会卖,咱们卖点别的吧。刚上市的时候那头脑膨胀,每季度亏1亿人民币,亏了6个季度,干嘛去了呢?使劲卖百货去了。

艾诚:扩充多品类。

李国庆:多品类,这是个坑,资本推的结果。

艾诚:你这个坑在另外一个企业那却形成了巨大的成功,就是京东了。

李国庆:京东成功不成功,我现在仍然替他捏把汗。我年年替他捏把汗,因为大家知道。

艾诚:你跟刘强东关系怎么样?

李国庆:挺好的,我们每季度差不多都要喝顿酒,我说你还亏损那么大。你原来说,比如当当百货说卖160亿所以没挣着钱,那你那都1600亿还没挣着钱,这是什么逻辑呢?

艾诚:他怎么说?

李国庆

品类扩张对很多创业者来说是“坑”

李国庆:他说我就靠金融挣钱。因为图书你知道它低单价,低价格带商品,需要网络的聚合,否则占用的物流、房租成本非常昂贵,那百货不是这样。所以我觉得这个对我们来讲是个坑,那你说京东人家不就在扩张品类,那你就必须有相应配套的资源,所以我劝好多创业者,不要学老刘,很少人有像他这种运气。

艾问解读·拒绝亚马逊:10亿也不卖!

2004年1月,亚马逊负责战略投资的高级副总裁达克访问了当时已经是中国网上第一大书店的当当,提出1.5亿美元收购70%-90%股份的具体方案。面对诱惑,当当的股东、管理团队和投资顾问经过仔细权衡,提出了欢迎亚马逊作为策略投资人,做当当少数股东的应对方案。对此亚马逊方面当即回应:如果对价格不满意,那么1亿到10亿美元之间都可以谈,但70%以上的绝对控股权要求不变。从2004年3月到7月,双方多次协商不成。8月6日,当当对外宣布终止与亚马逊并购谈判的消息。

如何面对亚马逊收购?

李国庆:当时2004年这个企业卖1亿5美金是大事啊,不像现在1亿5美金不新鲜了。当时我跟董事会跟俞渝说,我说咱们的图书刚几个亿销售额,按我这个规划,我每年那个规划,这么每年百分之百增长,我认为我是能够卖100亿的,那么你们给我时间,那么再给我5年时间,市值不是1亿5,市值能是它的10倍。我说你们给我5年时间,如果3年时间呢,市值怎么也得翻三倍,我说最次,如果咱们没能上市成功,还是这王八蛋亚马逊买,你们信不信?我能把它做大,而卖给他呢,不是我财富,我套了现我可以干别的嘛,而卖给他我这个企业梦,我想做一个图书企业的帝国梦就破灭了。他做不好,你跨国公司,我说我们这是中文书你懂吗?

艾诚:但是人家转身就买了竞争对手卓越。

李国庆:美国人他们这帮70后、60后跟我们差不多,人家公开就这么说的,你看你们不卖我们就去买老二,我们有钱跟你打价格战,他在每个国家长驱直入都用这个方法,果然都拿下了第一。然后说我们跟你打价格战,说你们企业不但不好过,还通过中间人转达我们,你们两口子日子都很难。这么大的威胁。

艾诚:对呀。

李国庆:结果就没卖他呀,回头看挺好。

艾诚:挺好?

李国庆:对呀,不就2004年没卖,我们就干到2010年上的市,上市不都跟你说了嘛,不都24亿美金了嘛,我干嘛1亿5美金卖它啊。到底卖不卖,新浪当年的CEO汪延(音)带着他老婆跑到我们家来,你们别冒傻气了,我说怎么了?说赶紧卖了,有这1亿5美金干什么不行?我说怎么了?说你看我们新浪,发给我们股,他们那时候刚上市,发给我们8块钱一股,16块钱一股,说现在8毛钱一股,记得这事吧?新浪网易5毛钱一股,所以说快点卖了吧。

艾诚:那为什么不听啊?

李国庆:这就是我对图书行业的洞察力。我不是蛮干,我算过这把账,新华书店会走多远,出版社能走多远,这里到底空间有多大。

未来图书业一定有600亿元人民币的规模

艾诚:那图书的想象空间有多大呢?

李国庆:好问题。我觉得这个现在看中国市场,教材、新华书店垄断的教材有400亿,一般书就300亿没错,可是当当为什么不想?因为当当出现一般书300亿变成600亿。

艾问解读·“大炮”李国庆

作为当当网总裁的李国庆不管是在线上的微博还是线下的各种会议,总会发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他也因此一度被称为“电商界大炮”。而这让作为妻子的俞渝颇为烦恼,俞曾这样评价李,“李国庆就是一个性情中人,比较二的一个人。”而李国庆大炮的本色也在2011年那次与大摩女的微博舌战中暴露无遗。李国庆在新浪微博上创作一首“摇滚歌词”,认为担任当当网IPO主承销商的两大投行上市前故意压低发行价,目的是从中赚取更多承销费用。而一名在新浪微博上自称供职于摩根士丹利的女士回应李国庆微博,言辞激烈,认为投行并没有多拿一分钱,并针对当当网的盈利和现金流连发两条微薄,提到“小心做假账会被整到四肢不全”。

如何打磨创始人的个性?

艾诚:你曾经一度在风口浪尖,就是跟一个投行,叫什么大魔女的口水战。

李国庆:大魔女,你用这词好,有人说我是骂大魔女,这是口水战,你发现了。我一个脏字都没有,我都留着呢,微博都不删,全是他们骂我,我跟他们对话我没骂,没脏字。

艾诚:这也算是创业者跟这个投行界的一个奇葩事件啊,怎么回矛盾激化到那个程度?

李国庆:肤浅,如果说再给我们一个,我挑战了投行行业了。

艾诚:如果再创业我就挑战投行?

李国庆:我把投行拉下“神坛”

李国庆:我已经挑战完了,我把投行拉下了神坛,从此创业者上美国路演,因为投行就是路演前找你,交给我们,为了挣这手续费,融来的资金,融5个亿美金,我们挣这5%的手续费,为了挣手续费,你这企业给你估值10亿没问题,走到半路就说5亿你上不上?我卖不出去,这就叫投行,所以投行就用这个办法忽悠我,走前说好了10亿,不会低于10亿美金,刚到香港印招股书写书想少写点,我就把电话给挂了,我给俞渝和CFO说,你们俩回来,不印了,不上了。

艾诚:可是2010年这个12月当当上市之后,我们都没上过市,所以当当在纽约交所敲个钟,这是什么感觉?那还要感谢资本吧。

李国庆:上市是个里程碑,就是说你让老股东跟了我们八年,人家得变现啊。你老不上市,没有新的资金,其实私募价格更好,也能让老股东变现对吧?我们既然当初选择了上市,那还是觉得对出版业也是个交代,对跟着你干的员工,人家拿着期权终于可以变富了。

艾诚:所以2010年上市是一个需要被承认的社会符号。

李国庆:对,但是也有一个问题,现在想不该那么早上市。

当当上市是一个“坑”

艾诚:不该上市?

李国庆:对。

艾诚:这是个坑吗?

李国庆:对,因为私募市场那么好为什么要上市呢?私募市场给我们的估值会超过公开市场,那时候应该私募去融资,然后这样你企业还有好多秘密。就因为当当网一上了市,所有的基金都疯了,说中国电商,你看这两口子,把你十年前,拿了总共我们十年来赔了四千万美金,你看打造一个二十亿美金市值的公司,然后凑俩基金就拉一团队,你们干不干?干不干电商?我们也给你出五千万美金,就这样玩。然后我们上市以后的一年,中国电商砸进来45亿美金。你说我上市融这个2.3亿美金。

艾诚:所以这算走了一条弯路呢?还是也看到沿途的风景了?

李国庆:我觉得是弯路,现在看是弯路。

艾问解读·当当:纽交所退市 私有化归来

自从2010年当当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后,近年来当当股价一直在6.5美元左右徘徊,总市值5.57亿美元,不足峰值2成。这个数字相当于京东的1/80,唯品会1/23,聚美优品的1/5。俞渝和李国庆对当当在美国市场的市值表现不满已久,期望能够私有化退市,经过多方谈判,今年9月21日,这个愿望终于达成,当当网作为国内第一家在美上市B2C企业私有化交割全部完成,从纽交所退市,变成一家私人控股企业。

艾诚:那退市之后的当当的实际控制人是?

李国庆:我们这次的私有化有意思极了,好多风险投资都来了,因为都知道当当被低估了,说了,那说能不能他们来参与,我们这次真正的MBO,我们俩加团队,我们跟银行借的钱,把外边散在股市上的60%多给收回了。

艾诚:宁愿去借债权,也不要投资人的这个股权的进入。

资本不够雄厚时,对管理层股权激励很重要

李国庆:这不就叫MBO,MBO(Management By-Outs),即“管理者收购”的缩写,我们觉得激发管理层的干劲是最重要的。

艾诚:为什么呢?这是在资本博弈的过程中。

李国庆:对,你资本你比不上阿里和京东,那你就得在团队的这个利益激励上要超越他们。

艾诚:你的性格适合创业吗?

李国庆:我适合创业,但是我在创业里边我走的流派不一样,我就是谨慎派,我不信巨亏派。什么见着一件事说好,巨亏去。

艾诚:烧钱。

李国庆:什么滴滴、优步,我根本不信这个,一个破零售业没什么顾客忠诚度,今天烧钱拢来的顾客,明天你比人家贵一毛“哗”就去那家了,没什么忠诚度。这就是理念,我不信。但是我也说服不了投资人。

艾诚:你算是越挫越勇的这个创业者吗?

李国庆:我是,这就是性格,我跟俞渝正好相反,人多数大概分就是两个性格,一个是悲观性格,一个是乐观性格,我是越挫越勇的。

艾诚与李国庆合影
艾诚与李国庆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