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京东是企业家,不是铜锣湾,也不是梁山泊。

过去一周,新闻推送是刘强东,朋友圈是刘强东,微博也是刘强东;国内是刘强东,国外也是刘强东。

4月16日,据《纽约时报》报道,由于涉嫌性侵、施暴、监禁,明尼苏达大学的女学生Liu Jingyao(音译)对京东及其CEO刘强东提起民事诉讼。

法庭文件显示,京东对刘强东的行为负有“替代责任”,因为他涉及的这起案件发生在与他工作有关的活动中,并且,刘强东涉嫌袭击时,另外两名京东员工Vivian Yang Han和Alice Zhang Yujia也在现场从旁协助。

沉寂了将近4个月的“明尼苏达案件”再次发酵。

时间轴向前推动,就在几天前,刘强东刚刚因为“996”、“8118+8”以及“地板闹钟的故事”引发全网热议,京东也刚刚因为刘强东雷厉风行的“淘汰三类人”身陷风口浪尖。

铺天盖地的舆论使刘强东辛苦经营的人设越崩越塌,美娇妻章泽天也难免成为众矢之的,几十年的心血京东更是遭到前所未有的猛烈炮轰。

刘强东怎么了?

刘强东的“铜锣湾”

众所周知,刘强东曾经亲切地将手下的每一个员工称呼为“兄弟”,但很少人知道,刘强东其实根本就没有兄弟。马云曾说:“阿里和京东不一样,阿里是一群人的阿里,京东是一个人的京东”。言下之意就是,他的阿里巴巴有很多好兄弟,但是刘强东就截然相反了。

虽然,历经多次融资的京东,最大股东已然成为腾讯,但截至2019年3月15日,刘强东仍手握京东15.5%的股份,拥有79.5%的投票权。而马云手头上仅持有阿里巴巴6.4%的股份。二人都能够在各自的企业中“一言九鼎”,马云靠的是“民心所向”,刘强东是“稳抓实权”。

自古,打天下创事业的英雄豪杰非文即武,一类是君子刘备,可纳有识之士组建联盟,一类是枭雄曹操,身怀盖世豪情可卓越群雄。如果说马云是刘备,刘强东就是曹操。

格局不同,成就也不同。

20年前的大年初五,“阿里十八罗汉”在杭州湖畔花园小区召开了阿里巴巴历史上著名的动员大会。大家席地而坐,马云站在中间,讲了整整两个小时:“从现在起,我们要做一件伟大的事情。”

就在阿里巴巴动员大会的前一年,仗义疏财、善待员工的农村小伙刘强东所经营的饭店倒闭。他曾经给员工们租房买表,给他们同行双倍的工资,伙食也是每天两荤两素、四菜一汤。但,饭店的大厨与收银合伙采购骗钱,还把员工餐由鸡肉升级为最贵最好的驴肉、羊肉,酒也拣店里最贵的喝。

倒闭后负债16万,刘强东紧紧巴巴地凑出1万多,创办了“京东多媒体”,公司上下共只有3个人。女友嫌他在中关村站台没出息而离他远去,母亲看着他在马路边发宣传单遭白眼而伤心落泪。

2001年,几百个日夜卧薪尝胆的“京东多媒体”终于成为当时国内最大的光磁产品代理商,在全国各地开设了十多家分公司,刘强东意气风发。

可能是由于先前开饭店遭受背叛的经历,当两年后刘强东选择大规模扩张时,他不再把要职交给其他人,只要身体力行必定亲力亲为:所有客户服务都是他一个人做,财务也由他一个人把持。

整整4年,刘强东都睡在办公室,除了工作几乎没离开过。为向会员提供24小时优质服务,他在木地板上放了个老式闹钟,两小时响一次。闹钟一响跟地震一样,睡得再死的人也会醒:“起来答客户问题,然后再睡,再定闹钟……”

阿里巴巴是团队创业,京东则是刘强东单枪匹马闯来的天下。

2014年5月22日京东纳斯达克上市,美国资本市场迎来中国最大规模IPO,开盘价21.75美元,市值达300亿美元,员工突破11万人。整整16年,京东从一文不名,到世界瞩目。

随后的几年,刘强东牵手小自己19岁的美娇妻章泽天大秀恩爱;4亿拿下号称“飞行旅程最远公务机”的湾流G650私人飞机,比王健林的G550还贵了1个亿;回光明村给60岁以上的老人发万元红包,一小时发出去三百多万。

他还宣布回馈感恩京东的全体员工,亲自为任职5年以上的老员工举办“家宴”,好吃好喝招待,真金白银赠送,承诺要让员工们都看得起病:“5年以上的老员工不管生病是否住院,京东全都帮他们报销,让员工不陷入一病穷三代的绝境”。他说,要让员工能够体面地生活着。

他还承诺:“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员工”。

刘强东把每一个京东的员工都叫为兄弟,无论是高层,还是快递小哥。不像时常文邹邹演着讲鼓舞着理想的马云,刘强东满身豪情,像极了铜锣湾的陈浩天,他用真实行动和口声声的“兄弟”告诉世人:“跟我混,有肉吃。”

也正因此,阿里巴巴的马云一直都秉持着知识分子的理性经营模式,公司的每个员工心中都有一份属于“阿里人”的骄傲与职责。而刘强东的京东则充斥着草莽般的江湖义气,他的“铜锣湾”里,每一个“小弟”的心中都有一位“强东大哥”。

膨胀的是刘强东还是京东?

2018年8月31日深夜,赤身裸体的“东哥”还未从醉梦中清醒,就被姑娘一则报警电话送进了监狱。如飓风般,一宗“强奸案”使京东在美ADR股价一度暴跌7%,市值瞬间蒸发32亿美元(约人民币214亿元),这让“创业以来年年亏损,全靠股价成倍上翻”的京东遭遇晴天霹雳。

虽然由于证据不足,刘强东很快就被保释出狱。出狱后,公关团队发布一连串官方声明,“此事为不实传言”,“刘强东是遭到了失实指控”,“警方未发现有任何不当行为”,“女方是自愿的”。

但无论如何,无论“强奸”存在与否,出轨一事无可置辩,刘强东侠肝义胆、忠诚豪杰的人设就此彻底颠覆,京东的损失也在所难免。

背叛妻子、身陷丑闻,有人说刘强东膨胀了。可是,就在2019年4月16日的起诉中,被告上法庭的是整个京东,理由是纵容和协助作案,因为如果强奸一案属实,刘强东所涉嫌的袭击,另外两名在旁协助的京东员工就是纵恶的帮凶。

膨胀的又何止强东一个?

事件爆发之前,整个京东上上下下,满心满眼都是刘强东。曾经,京东的快递小哥们接受采访时,提到刘强东都是打心底的喜欢和崇敬:“我们东哥是我们的兄弟,他处处念着我们的发展”,“东哥始终是记挂兄弟们的,也是记挂着客户的!”

京东人打心眼里把刘强东看作自己的大哥,哪怕他凭着自己的心情“为所欲为”。

然而,陈浩南只有一个,此兄弟也非“彼兄弟”。

2019年4月,一则京东的内部消息外泄,消息称,刘强东宣布要淘汰“三类人”:不能拼搏的人、不能干的人、性价比低的人,并且取消18万人以上的底薪。一时间,整个京东诚惶诚恐。

这一次的刮骨疗伤,刘强东将刀砍向了自己的“兄弟”。

随后,有外媒报道称,京东正酝酿大规模裁员计划,裁员比例高达8%,涉及超过1.2万个工作岗位。京东立即回应,“将京东企业内部正常人员流动夸大为大规模裁员的信息是完全失实的。京东今年还将会扩招1.5万个岗位,最近就会有1300多名应届毕业生加入京东。”

但实际上,自2019年起,京东员工内部就出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事件,有人自杀,有人离职。即使是公司高层人员也不能幸免于难。4月4日,京东宣布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辞职,这是继京东CTO张晨、京东CLO隆雨之后,近一个月内,京东第三位高管离职。

“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真正的兄弟一定是一起拼杀于江湖,一起承担责任和压力,一起享受成功成果的人!”刘强东说,“我是要为18万兄弟背后那18万个家庭负责,还是留下那1%混日子的人,向他们负责?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还举例自己创业时期的艰辛,说他享受拼搏的快感,要找到一帮愿意为理想而一起拼的兄弟们,并让他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然而这一次,“兄弟们”却纷纷表示不能领情。

每一个能干成事业的人都拥有坚韧的精神,在他们的世界观里,“成功”、“理想”这样的词汇可以算得上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意义,所以他们推崇勤勉、上进等一系列品质,这些品质不仅承载着他们曾经的影子,并且能够助他们一臂之力。就像马云说的,“996是福报”,就像刘强东的感概:“有能力的人才配做我的兄弟”。

4月15日,新华社刊发辛识平的文章《奋斗应提倡,996当退场》进行反驳:“一些企业强制推行的996工作制就是在透支健康、透支未来,这恰恰是对奋斗者的伤害,也是对奋斗精神的误读”。

或许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无心成就一番事业,他们更看重不同的东西,比如“晓梦迷蝴蝶”的庄周,比如“采菊东篱下”的陶渊明,再比如,每一个享受阳光雨露、拥抱亲情爱情友情的普通人。

刘强东的“兄弟理论”成为悖论。从最一开始就讲求“理想”与“事业”的阿里再怎么裁员也不会引起多大的争议,可称兄道弟、打感情牌的刘强东不行,因为按照世俗道理而论,没有任何一个大哥会因为自己的弟弟能力不足而抛弃他。

“薛定谔式的兄弟”?

1935年,薛定谔在盒子里放进一只猫和少量放射性物质。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质将会衰变并释放出毒气杀死这只猫,同时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质不会衰变,猫将活下来。而猫到底是死是活,必须打开盒子以后才能得知。

薛定谔的这项物理实验使微观不确定原理变成了宏观不确定因素,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猫既死又活,违背了逻辑思维。但人们又发现,薛定谔猫态的本身就是生命存在的过程,这又上升到了哲学问题。可以说,人们所处的每一个环境都是薛定谔的盒子,环境当下的人都是那只猫。

京东也是那个盒子。

京东是个资本时代下的公司,不是铜锣湾,不是梁山泊,更不是收容所。刘强东是个企业家,他的员工兄弟就是薛定谔的猫,他们只是每一个处于某一固定环境下的普通人,其实很常见,无可厚非,本质上不存在任何理应被抨击的地方。

争议的矛盾就出在,刘强东的“豪言壮语”、“江湖气息”,使京东的员工们误以为自己是古惑仔,是水浒好汉,是强东大哥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