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发生内讧,考验的是创始人的情商与规则。情商关乎妥协,规则关乎商业底线,需双管齐下,结局或许能皆大欢喜。

——冯仑

3月30日消息,自动驾驶创企Roadstar.ai——星行科技已进入清盘状态。创始人出走,投资方仲裁清算,办公室关闭停工,中国第一家无人车公司在暖春中猝死。

寒冬渐,春意来。熬过资本寒冬的Roadstar.ai在高涨的内讧火焰中葬身。

飞鸟未尽 良弓先藏?

被强制清盘的Roadstar.ai(深圳星行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17年,专注于无人专车出行服务,致力于提供无人驾驶全栈解决方案,主打L4 自动驾驶的世界顶尖驾驶公司。

公司凭借着曾就职于谷歌、苹果、特斯拉、英伟达、百度等光鲜履历的全明星创始人阵容,在2017年5月,Roadstar.ai创立之初便获云启资本、松禾远望资本、银泰资本、耀途资本、贵邦资本等机构千万美元天使轮投资。一年后,公司宣布完成由双湖资本和深创投集团联合领投,老股东云启资本,以及招银国际、元璟资本跟投的1.28亿美元的A轮融资(约合8.12亿人民币),创下行业融资历史新高。

在后续的日子中,在这个被看好的风口里,作为大众的宠儿,拥有优质资金来源和强大研发团队的Roadstar.ai,本应一路高歌,昂首向前,然而它却没有因产品落地被更多人熟知,却是在内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9年1月,是Roadstar.ai的内部危机第一次被公之于众:两位创始人启用公司名义发布罢免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周光的公告。随后,公司投资人集体站出来否认公告效力,并选择支持周光。再然后,创始人出走、员工被解雇、资方介入、申请仲裁,一连串的内斗惹得众说纷纭。终于,3月30日,RoadStar.ai宣布强制清盘。

这个一度光耀的明星公司陨落速度快得惊人。

罢免周光,是工程师梯队搭建完毕以后,卸磨杀驴、鸟尽弓藏的悲情故事?还是野心暴露,还没来得及黄袍加身就被扼杀的失败兵变?抑或是利益分配不均,无视规则、相互倾轧的又一场太平天国运动?众说纷纭,猜测不断。

仗剑天涯VS拔刀相向

三剑客粉墨登场。

从左到右依次是:周光、佟显乔、衡量

Roadstar.ai的创始人分别是:佟显乔、衡量、周光。三位联合创始人是百度北美研发中心同事,曾供职于Google、 Tesla、Apple、Nvidia、百度美研等公司自动驾驶部门。在百度美研期间,佟显乔是定位和地图组的技术负责人,衡量是Sensing组的经理和技术负责人,周光则负责标定、同步、感知等方面的工作。

交情限于同事,创业始于风口。

2016年是百度无人车动荡的一年,百度北美研发中心供职的程序界大神楼天城和百度无人车首席架构师彭军均于2016年双双离职,成立Level 4自动驾驶项目Pony.ai(小马智行),在种子轮即引入红杉中国基金和IDG资本两大明星机构。

外部资本迅速涌入,无人车创业者融资风生水起,眼见着风口正盛,同在百度美研中心共事不久但均未任职过高级管理岗位的三人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决定联合创业。

被顺为资本以“三人不成熟”为由拒绝提供融资之后,在通往无人车殿堂的康庄大道之上,没有过多的前行者指引的Roadstar.ai踽踽独行,三个联合创始人按照自己的方式在貌似黎明前的黑暗中慢慢摸索。最后,三人通过以CEO佟显乔持有较多股份,CTO衡量和首席科学家周光的股份则保持一致的方案(后经过天使轮和A轮融资,佟显乔持股16.8%,衡量和周光分别持股10.2%,差距并未拉开,也即,三个创始人没有一个拥有绝对控制性的股权份额)开始积极寻求融资,开始在无人车的行业里敲响战鼓。

人心齐,能断金。

当履历光鲜,经验丰富的三个技术大牛开始凑到一起的时候,他们创造了不少行业奇迹。三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凭借着自主研发的HeteroSync异构多传感器同步技术和DeepFusion数据深度融合技术以及定位于L4级别自动驾驶、贴切实际的商业模式以惊人的速度陆续在美国硅谷和中国深圳完成路测。

很快,在收获众多机构的天使轮融资之后,Roadstar.ai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在行业内各项大赛中拿下多个世界级技术桂冠并在业界最有效的评估视觉算法“城区场景语义理解”方面的性能数据集CityScape上取得世界第一的成绩,一举成为国内无人驾驶领域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

奈何,人心散,溃不成军。

在历经几个月的高光之后,Roadstar.ai的无人车项目就再也没有取得过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接连不断的管理层动荡让投资人再也无法看到它的未来,曾经铜墙铁壁的战友情在持续发酵的内讧事件中变得千疮百孔,终于,这座高楼于3月30日的一片哗然中轰然崩盘。

“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东野圭吾

矛盾公开,始于2019年1月21日。

当日上午,公司其中两位创始人佟显乔和衡量,在企业官方公众号上发布公司公告,列举公司创始人周光“三大罪状”——私开代码库、数据造假、收受回扣的违纪行为,决定罢免周光的一切公司职务并与之解除劳动合同。

Roadstar.ai在公告里提及:

由于联合创始人周光多个行为违法《公司法》及星行科技章程,所以路星决定:罢免周光在本公司的一切职务,终止所有劳动合同,即刻生效。

然而,剧情的反转总是突如其来。

就在大家因周光“人中奇葩,恶劣人性旷世古今”的揭露震惊不已之时,当日晚间,署名RoadStar.ai全体投资人的资本方发表声明,认为“解除周光职务的决定有损公司和股东的核心利益,并且程序上也违反了与投资人的相关协议,并不生效,建议团队成员充分沟通,消除分歧。“表示该决定并没有经过投资人的同意,不认可开除周光的决定。这一次,投资人选择和周光站在一起。

深入了解,才更惊讶于Roadstar.ai内部让人错愕的操作。

其实,在佟显乔和衡量联合发布公司公告之前,已经经历过一次任人唯亲风波的佟显乔早已赋闲,而衡量则是继前任CEO佟显乔走后刚刚走马上任的现任CEO。是什么让两个不久前才正面对簿的“敌人”转而共坐一席,摒弃前嫌?这出复仇者联盟大戏拉开帷幕。

公开信息显示,Roadstar.ai公司成立之初,三位创始人的职位划分是:佟显乔担任创始人兼CEO、衡量担任联合尝试人兼CTO,而周光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

关键人物那小川,可以算是将整个团队矛盾浮于大众视野的直接导火索。曾在华兴资本从事创投服务的那小川因有融资贡献加入Roadstar.ai,担任首席战略官,有少量股份,但不在联合创始人之列。2018年被曝在引进融资时隐瞒企业内部矛盾并私自动用融资款项买入P2P产品,造成公司财产损失,危机资产安全的那小川被投资人要求离开公司,系那小川哈工大同学的佟显乔在极力维护两人革命友谊的同时也被要求一同出局。原公司CTO衡量接任CEO,首席科学家周光接替衡量成为CTO。

CEO和首席战略官被免职,新任CEO和首席科学家走马上任,一团和气的衡量和周光开始着手新的研发进程。岂料本应走上正轨,步入产品落地阶段的Roadstar.ai再一次上演创始人之间的宫心计。

衡量,这位新任CEO在新的工作中感到危机重重。原来由他和周光一起负责的技术部门,不知何时开始,40多名员工竟开始全部向周光汇报工作,而公司日常运营则由天使轮投资方贵邦资本派来的一名投资人打理。在这个有约60名员工的技术研发型公司里,新任的CEO仅仅负责着市场方向的工作。不时传入衡量耳朵关于周光撺掇员工匿名推荐自己为公司CEO的消息让这个并不负责核心技术的年轻CEO有些失了分寸。无疑,他隐隐感觉到佟显乔的覆辙或将在自己身上重蹈。

2018年12月,此前的敌人实现了盟友的转换。衡量将在美国度假的佟显乔召回,二人商议之下共同发布了那则以公司名义的罢免公告。

在这“今日盟友,他朝敌人”的混战中,资方曾介入协调。更多细节我们尚难得知,现实是投资方对公司放弃,发起仲裁,启动回购条款。这个被行业看好的新兴项目宣布流产,作鸟兽散。

人心何为?原本一起仗剑天涯的剑客因为一个共同的梦想和热血而聚在一起,又因为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而崩离。错综复杂,让人唏嘘。

流星划过,扼腕之余,应该反思什么?

去年5月还在为1.28亿美元A轮融资而备受鼓舞的明星公司,而今已经成为“国内首家猝死的无人车企业”,一地鸡毛,让人扼腕。

往日那些因为团队内讧而分道扬镳的例子仍然历历在目。从作为前辈的“万通六君子”、“新东方三驾马车”到前两年作为晚辈的“西少爷”,都没有逃离“散伙”的宿命。俗话说,创业是一群人的事业,过程中遇到嫌隙和风波实属常事。看流星划过,赏昙花一现,我们在扼腕之余,还应反思什么?

在艾诚的《创业不死法则》一书中有过一段贴切的描述:“同为创业合伙人分道扬镳,因为处理方式的不同,结果也大相径庭。一种是互相揭底,一种是有理有节地和平分手。前者只会导致‘双输’,后者才可能双赢。”

初创团队的内讧是难以避免的,但是学会尊重商业规则、在规则之下把控好个人的人心, 在学习中探索,在制度中创新。处理好股权和利益的分配,实现“以江湖的方式进入,以商业的方式退出”会将这个关乎情商和能力的事情处理得更加得体。

还记得,Roadstar.ai在创下无人驾驶单轮融资新纪录之后,被大众记住,被行业惊羡,被投资人追捧,从内讧发酵到强制清盘,仅仅数月。

曾经还在准备2019年校园招聘的Roadstar.ai,官网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页面,企业介绍仍然写着“准独角兽,世界顶尖自定驾驶公司”,“未来出行,由你来造”的标语犹在耳畔……

急风骤雨太快,一切都太快,作为局外人,我们看不清局内的爱恨情仇,只叹寒意渐退,不是春意盎然,尽是残花败柳……望各初创企业观之,叹之,惜之,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