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富不过三代”,但这可并非是中国特色。

放眼全球,大部分的家族企业都面临着继承难题,只不过说法不尽相同:比如西班牙人用“酒店老板、儿子富人、孙子讨饭”来形容三代人不同的命运;德国人则用“创造—继承—毁灭”三个词语概括家族企业的兴衰过程。

麦肯锡咨询公司的研究显示,只有15%的家族企业能延续三代以上,更多小企业的辉煌不过是昙花一现,转瞬即逝。

美国家族企业在第二代手中仍旧存续的比例为30%,延续到第三代的约有12%,至于第四代则只剩3%。

中国则更少了,只有5%的家族企业能够摆脱“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他们更关心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能否“富得过两代”的问题。

而今,新冒出来的一批“企二代”和“富二代”们,即将迎来接掌帅印的时刻。

洋学历洋背景的孙家公子

回顾今年的春节档电影,《流浪地球》首屈一指,斩获超过45亿票房,紧随其后的是《疯狂外星人》。这两部包揽票房冠亚军的国产科幻电影,却诞生在同一个地方——东方影都,一个位于青岛市西海岸新区的影视拍摄基地。

这里是王健林曾经梦想打造的“东方好莱坞”,却在2017年改弦易主。

2017年开始,融创中国收购万达13个文旅项目,其中就包括青岛东方影都。依托原有的万达文旅业务和前期对乐视的投资,孙宏斌在2018年12月成立融创文化集团,并在今年2月21日,为融创文化指定了新的掌门人——长子孙喆一

孙喆一1

履新后的孙喆一提出通过“内容+平台+实景”战略,不断完善、深化产业布局。《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还有融创文化旗下乐创文娱出版发行的《熊出没·原始时代》,年初三部电影,总计70亿的票房,是孙喆一担任文化集团总裁后交出的首份成绩单。

资料显示,孙喆一毕业于波士顿学院,拥有工商管理及历史双学士学位。而他所就读的波士顿学院,是世界知名的私立院校,这里曾走出谷歌、苹果、JP摩根等众多跨国公司的高管,美国现任国务卿约翰·克里也毕业于波士顿学院。

波士顿学院

然而,从波士顿学院毕业后的孙喆一并没有马上进入融创,而是先后任职于雪湖资本和昌荣传播。

雪湖资本是美国一家著名的对冲基金,总部位于纽约,专注于投资中国的资本市场。在海底捞IPO的基石投资者名单上,就曾有出现过雪湖资本的身影。

至于昌荣传播,则是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广告公关公司,七次获得央视“十佳广告代理公司”奖项。

孙喆一的学历和业务背景不可谓不光鲜。

直到2014年,孙喆一才开始踏入父亲的“领地”:先后在融创中国总部及区域公司担任相关职务。在不同区域轮岗三年后,2017年5月份,孙喆一开始担任融创中国执行董事、上海区域集团副总裁。

两年历练,孙喆一迈入了公司核心决策层。今年2月,根据融创官网发布的信息,孙喆一的职务已经更新成“执行董事、副总裁兼文化集团总裁”。融创员工说,“春节过后,在公司总部可以经常看到孙喆一,而在此之前,他很少出现在公司总部。”

公告

融创文化集团成立后,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服务、融创文旅起头并举,成为融创四大战略板块。房地产进军文旅,孙宏斌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万达、恒大也已早在文化产业领域展开布局。

如果说孙宏斌打造千亿级房企是融创的上半场,那么孙喆一,作为父亲的左膀右臂,在文化新领域开疆辟土,正在开启融创的下半场。

从蛋黄派公主到80后福建女首富

达利集团的接班人许阳阳和孙喆一有几分相似之处,那就是两个“企二代”的行事作风都十分低调。

许阳阳1

但谈起许阳阳背后的达利集团,我们会熟悉得多:达利园、好吃点、可比克、和其正、豆本豆、乐虎……庞大的产品矩阵支撑起了达利集团,这个被人们称为“食品界的腾讯”,却是从一枚小小的蛋黄派发家

上世纪90年代,“好丽友派”进入中国市场,味道虽好,但高昂的价格还是让很多消费者望而却步,达利集团的创始人许世辉敏锐察觉到消费痛点,以“好丽友派”三分之一的价格,推出达利蛋黄派,配合着广告轰炸、强大的渠道掌控力,抢占市场。

看到新兴品类,便打造同类低价产品,就算无法与头部平台竞争,也能满足大量三四线城市的消费需求,这就是许世辉的“蛋黄派模式”,且屡试不爽。女儿许阳阳也因此有了一个甜美的别称——“蛋黄派公主”。

许阳阳2

与孙喆一不同,2008年大学毕业后的许阳阳,即被安排进入达利集团,从基层开始接受历练,许阳阳的第一个职位是董事长助理,父亲言传身教,女儿耳濡目染,许阳阳一步一步,从工会主席做到车间主任,再做到副厂长。

后来回忆起这段历练,许阳阳说,“比研究生课程难多了,有时做一个方案,改了十多稿都不满意,带着一群人挑灯夜战,还得帮大家买夜宵补补”,但事成之后她会发现“也蛮有趣、蛮快乐”。

2010年,许阳阳正式就任达利食品集团副总裁,但就在此时,不幸降临。

许阳阳原本还有一个弟弟许亮亮,按照父亲原先的构想,姐弟俩共同继承家业。但在2012年,弟弟不幸遭遇意外,许阳阳只得孤身一人扛起继承大业。

许阳阳3

在达利集团申请上市的过程中,许阳阳作为上市项目总负责人,前后忙碌长达8个多月。达利上市路演曾在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地举办,此时的许阳阳已然褪去稚嫩青涩,清晰流畅地回答着投资者的询问,境外媒体称赞她“颇有女当家的风范”。

2015年11月20日,达利食品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许世辉家族拥有达利食品85%的股权,处于绝对控股地位。其中,女儿许阳阳持有公司股权85%中的40%,曾经的“蛋黄派公主”,已经跃升为80后福建女首富。

然而,达利原有的“后发策略”在今日多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对热点产品的模仿,虽然能够减少试错成本,但从反面来看,这种“追随策略”也是企业创新竞争力的缺乏。面对消费升级的趋势及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许阳阳面对的挑战,或许才刚刚开始。

坐拥500亿的90后首富

不同于帮助父亲开疆辟土的孙喆一、继承父辈衣钵的许阳阳,吴亚军的女儿蔡馨仪,则显得更具有90后的自由随性风格。

媒体口中的蔡馨仪是“中国最年轻的90后首富”,她凭借股本转让,拥有了母亲吴亚军超过500亿元的财富。

吴亚军1

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

2018年11月21日,龙湖集团公告显示,出于女儿长大后家族财富传承的安排,董事长吴亚军将原由吴氏家族信托所持的43.98%龙湖股权全部转至女儿蔡馨仪的XTH信托。

龙湖集团大股东为Charm Talent(美贤国际),持有26.09亿股公司股份,占比43.98%。Charm Talent为Silver Sea(银海资产)的全资附属公司,而Silver Sea过去由汇丰信托以吴氏家族信托的受托人身份全资拥有。

这次股权转移也意味着,蔡馨仪取代吴氏家族成为了43.98%股权的唯一拥有者。按照龙湖集团的最新市值(1516亿港币)计算,蔡馨仪身家超过570亿人民币。

拥有570亿的蔡馨仪到底有多富?

海底捞的张勇、舒萍夫妇在今年胡润全球富豪榜单上财富涨幅最大,涨至去年的近8倍,达到565亿元,荣升全球餐饮首富,而蔡馨仪的资产已经可以与全球餐饮首富比肩。

富归富,但此次价值500亿元的股权分派,并不意味龙湖集团实际控制人的变更。

因为在公告中显示,蔡馨仪无条件承诺会放弃相应股份的投票权,仍由母亲吴亚军担任龙湖主席兼执行董事,参与公司的运营管理,女儿蔡馨仪的志向还并未显露。

吴亚军2

接班是个选择,不接班也是种自由。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父亲王健林也曾表示理解:“他不愿意过我这样的生活”;全球五大家族之一的洛克菲勒家族,也是通过家族信托的方式,实现财富继承,洛克菲勒的后人虽不再是石油大王,但他们的家族财富依然得到很好的保全和传承。

改革开放四十年,曾经白手起家的初生牛犊,如今大多已变为鬓染霜雪的企业家,那些口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二代们”开始走上历史的舞台,他们一方面顶着令无数人艳羡的财富光环,但毋庸置疑,他们背负的传承压力着实不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