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0日,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把小米9的发布会选在了“老地方”北京工业大学体育馆,艾问创始人艾诚受邀出席发布会。

雷军1

7天前,雷军就在微博发布了题为“小米9,为你而战!”的长文,他在文中表示,“所有的米粉,所有的用户,所有相信、支持小米的人们,我们的每一天,都在为你而战。”

小米成立于2010年,雷军也从幕后走向台前,为自家产品站台,受邀出席各种论坛,“雷布斯”越来越被人们所熟知。细数这些年他做过的演讲,真诚,极致,信心满满,是我们感受最多的。

理工直男的黑色幽默:我很真诚

雷军:“又要演讲了,我很紧张。”

雷军2

创立小米至今,雷军发表过太多演讲,遭到过各路网友的犀利吐槽:浓重的湖北口音、“魔性”的语音语调、过慢的语速节奏……听众甚至“美”其名为:“自杀式演讲”。

客观评价,这位智商爆表的“理工直男”着实耿直,有时甚至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比如,在小米8的发布会上,雷军说:“小米8的评分不如华为P20”;“虽然评分超过了iPhone X,还比P20差一点点,不过已经非常接近了”……

这就是典型的“理工直男”思维:不管我们是不是最好,我们都诚恳地告诉大家。

那我们很牛,怎么证明呢?

虚头八脑的“假大空”一定是只字不提的,“我就喜欢用参数说话”,今天下午小米9发布会上,雷军还特别强调了:“我们小米,特别地注重参数。”

雷军3

他曾在发布会上炫耀过各种参数:

“我们采用的是高通的CPU,搭配的是Adreno220的图形芯片,每秒8800万三角形的渲染能力,这样的GPU跑3D游戏非常爽”;

“同时我们还内置了4GB的ROM,我们大部分开放给玩家直接使用,没有SD卡也可以用,同时可以扩展至32G的SD卡”;

“小米2代所搭载的高通APQ8064,基于28纳米工艺制程,内置有四个Krait架构CPU核心和Adreno320GPU”

……

雷军4

虽然产品发布会的宣传演讲的直接目的是告诉大家“我们又要卖新东西了”,但最核心诉求在于额外“吸粉”——哄消费者开心,形式也是很重要的。可以说,90%以上的听众都不想去发布会现场上一节“数据累累的电子知识课”。

锤子科技的罗永浩有“发布会之光”的称号,凭借自己的口才和幽默神经,罗永浩的公开演讲经常妙语连珠,每一句slogan都简洁高端,时髦或大尺度词语衔接不断,“有史以来”、“最XX”、“自XX以来最XX”等一系列形容词,都是他调动观众情绪的必备武器。

论口才,一个堪比天赋异禀的相声演员,一个却是“被拉上台发言”的产品经理,演讲现场的氛围必然是天差地别的。尽管罗永浩主场的产品发布会生动有趣,但他生动到甚至“偏离主题”的演讲也常常会引来“形式大于内容”的质疑,充斥幽默却缺乏干货,很难获得关注产品的消费者的长期信赖。

雷军5

这就与小米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今天的发布会上,雷军满意地拿着小“下巴”小“额头”的小米9,骄傲地说:“小米9跑分世界第三,107分,与第一仅相差2分;视频拍摄,小米9世界第一。”

有网友评价说:“雷布斯和罗锤子演讲上的差距,犹如现在锤子和小米的差距。”

耿直,却也“别致”,雷军的真心与热忱,坦诚与善良,消费者感知到的更多是他稍显“笨拙”的普通话背后的亲切。

价格极致的不归路

在2012年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创立小米刚刚两年时间的雷军,说过这样一番话,“互联网公司没有价格战,因为互联网公司全免费,这是价格战的杀手锏,这种模式下整个互联网公司竞争极其残酷,因为免费是价格战的极致。小米刚刚面市的时候我们就定位零利润,就是成本加定价。去年小米刚刚发布,相当于同行40%的价钱,这就是小米极致的力量。”

两年后,在联想内部的一次分享上,雷军再次表示,小米刚开始是零毛利的,依靠大规模的生产,大概能有百分之十几的毛利率。“沃尔玛跟Costco这些零售业给我的经验就是,低毛利是王道。”在向全球零售业大佬取经之后,雷军更加明确了小米“价格极致”的方向,小米要接近成本来定价,高效率就是王道,没有高效率,这个公司会赔得一塌糊涂。

2017年4月,CEO雷军出席了第20届哈佛中国论坛开幕式并发表演讲。雷军说,毛利率越高的公司不一定越好,毛利率高其实是一条不归路。因此,如何做成一个伟大的公司,就要看该公司到底有没有勇气限制毛利率。

雷军6

到了去年,雷军把毛利率的宣言推到了极致。在他的母校武汉大学,雷军喊出了最响亮的宣言,“小米硬件综合净利润率,永远不会超过5%。如有超出的部分,将超出部分全部返还给用户!”

对于手机的利润率,用户通常并不太敏感,一方面手机厂商通常是大体量的规模化企业,整体利润很高。另一方面,手机作为电子消费产品,迭代和更新的速度极快,带着各种标签的新款手机极易引起消费者的冲动式购买。

艾问查阅了全球市场份额居前手机厂商的公开数据,2018年二季度的数据显示,除苹果外(每卖出一部手机能获得1171元利润),其他全球主要手机生产商的利润率并不高。全球市场份额排在前五的手机厂商中,大概只有苹果和三星能做到利润率超过5%。

雷军7

诚如雷军所言,小米手机的利润率确实压得很低,这既是厚道的价格,也是符合市场的定价。

今天,雷军在小米9的发布会上公布了对标华为mate 20(价格4499元)的新款手机价格:2999元。他选择在价格极致的道路上继续奔跑。

十年老将背后的“世界500强flag”

2017年11月,雷军在小米之家深圳旗舰店开业时表示,不出意外,明年(2018年)会进入国际500强。

2018年7月9日,小米正式登陆港交所,雷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觉得今年进入世界500强应该没有悬念,一个创业公司在八年时间里做到世界500强,好像已经碾压了绝大多数上市公司的规模。”

雷军8

然而仅十天后,《财富》发布了2018年世界500强名单,有120家中国企业入选,其中华为排名第72位,京东排名第181位,阿里排名第300位,腾讯排名第331位,苏宁易购排名第427位,海尔排名第499位。小米未能入选

其实早在5年前,雷军就有进入世界500强的雄心壮志。2014年,雷军在“我看未来20年”的演讲中提到,“我们今天想一想,三四年时间做6款手机就到了这样的业绩表现,而且今年我们预计销售额会在750亿到800亿,我觉得按照这样的增长趋势,明后年是有机会进入世界500强的。如果达成这个目标,也将是全球最短时间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

雷军之所以对进入世界500强如此有信心,主要是源于小米营业额的高速增长,而营业收入也恰好是一个重要的500强榜单进入门槛(其他标准:数据透明度、公司治理等)。

雷军9

小米2017年的营业额增速高达67.5%,营业收入为169.31亿美金。

但无奈,2018年的第500名是爱立信,营业收入规模为235.56亿美金(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反映的是2017年全球最大的500家企业的数据),也就意味着,小米在2018年至少要保持40%的增速,才有机会进入世界500强。

我们拭目以待。

END

最新二维码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