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欧创始人黄渊普:我不管财务,也碰不到公司的钱 | 艾问人物

黄渊普说,创业者到了一定的高度,钱就不是唯一的追求了,很大一部分人,更想要勋章,要社会的认可。创办亿欧,他的心愿就是两个,走出去和被关注。

2014年,黄渊普创办亿欧,很多人问他,“大家都说O2O死了很多,你们怎么还活着?”

2018年,亿欧获得6400万元的B轮融资,很多人问他,“资本寒冬之中,你们怎么还能持续扩张?”

社会价值

黄渊普说,亿欧公司寄托了他的理想:促进社会的公平、增大人民的福祉。如果亿欧公司做的事没有社会价值,他会悔恨一生;如果亿欧公司做的事情仅仅只有社会价值而没有商业价值,便不会长久下去。

时间拨回到2014年,29岁的黄渊普经历过一次创业的失败,又让自己读了个研究生。创办亿欧之前,他还在美团待过一个月,呆了一个月,黄渊普想走。

不安分的黄渊普到底想要什么?创业是那条非走不可的路?

我不管财务,也碰不到公司的钱

艾诚:我相信每一个伟大都有一个勇敢的开始,黄渊普和团队的心愿和方向是一样的。当2014年创立亿欧的时候,你的简历只是有几份实习和一次很失败的创业而已,当时为什么有自信觉得做一个产业服务平台是该做且对的事情呢?

黄渊普:在做亿欧之前,我们实际上是没有创过业,亿欧的团队对我来讲可能会有一个短板,包括我的搭档王彬,我们都没有带过人,我们最多带过的人,数着指头可能也就几个人。所以当亿欧发展到现在近160人的团队时,我们会面临很多困惑。

黄渊普2

整体来讲,很多人会愿意成为一个连续创业者,或者这个词拆开叫连续创业失败者,或者叫连续创业爱好者,但是这需要有自己的思考和学习能力,第二份创业应该比第一份创业能够有更好的思考逻辑。

创业我学到了几点,第一点,最早我是跟同学一起创业的,我们都是学国际关系专业的,不互补。第二次创业,比如王彬是学技术的,我是学国际关系的,他是北方人,我是南方人,他性格外向,我性格内向,我们特别不一样,这是互补。

第二点,我们如果没有经验怎么办?是不是可以把组织内部的信息透明化做得更好?如果我们的管理能力还不够的时候,我们应该让更多的人,让他们也有成为这家公司带领者的感觉,这样能够弥补我们的缺陷。

我跟王彬达成共识的是,我们需要限制自己的私欲,也就是亿欧跟别人不一样的是,我们俩都没有管着公司的财务,公司的钱我们两个都碰不着。假设公司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肯定是上梁不正下梁才歪,所以我们在想等公司融到一点资的时候,我们把公司账务公开给合伙人团队。

科技普及

艾诚:你做亿欧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好奇、名誉还是利益?

黄渊普:自己最初选择创业可能跟很多湖南人一样,湖南人有一个特性,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最开始我也是这样,我可能不是一个好员工的料子,因为性格偏内向;第二,任性有余,但是柔性不足,变通不足。所以最开始更多是想证明自己,而不是想着我们要去拯救世界。当我们积聚了一定的能量,有一定力量的时候,我们在想是不是可以既把公司做商业价值,同时也为社会提供社会价值。

我们2015年再去探讨这家公司的时候,就希望可以去促进不同国家、不同人群和不同行业之间的发展,使它变得更加平等一点,通过科技商业的方式,让科技普及更多的人,让更多人受益。这是我们15年之后开始去设想的一个亿欧的使命初心。

黄渊普2

艾诚:你曾经把亿欧的定位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内容加活动,第二个阶段是产品加数据,第三个阶段是人才加资本。现在的亿欧处于哪个阶段?

黄渊普:差不多在第二阶段,但是坦白来讲,第二阶段做得并没有那么好,我们想着可能三年之后再去做第三阶段,可实际上在第三阶段的人才加资本层面也做了一些事情。整体来讲,处在在第二阶段。

艾诚:为什么你认定亿欧要致力于这样的路径?

黄渊普:虽然这个路径是我们已经设定的,但实际上在行走的过程中会做一定的修正。并不是说我们一开始多么有先见之明,即便回过头来看,路径可能是正确的,但一路走来我们感受最多的是困难,而不是正确。我们做产业创新这个方向很难,也没有觉得这个方向一定比做创投更正确,只是说到了现在,做到之后可以更加坦然地面对。

没有保障

艾诚:在过去4、5年的时间里,我们辅佐了很多创始人做IP,看过特别多的出生,也意味着会见证很多很多死亡。以创投媒体这个细分赛道为例,死的太多了,但是也眼见着黄渊普和他的亿欧团队在坚持、在奋斗、在扩大,而且在成长。你怎么可以向死而生?怎么保证距离失败很远?

黄渊普:首先,没有任何人可以去保障这个事情,我们经常是把公司的危机传递给大家。其实大多数基层的同事,他更多希望看到你高瞻远瞩,看到你一直做正确的决定,但实际上的情况不是这样。

创始人或者是公司的高管都会犯错,但我觉得我们可以更加坦然地去面对这个事情,亿欧一直是说我们有可能明天就挂了,可能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困难,直接告诉大家。只有好消息的公司其实是没有的。

对世界保持好奇

黄渊普内心有一个想法,“你不能一直在一个地方呆着,容易把人呆傻了。”按照他的计划,先去上海呆一年,如果上海的业务做好了,就再去深圳,多几个地方转转。

艾诚:你在寻找什么?

黄渊普:我在设想小时候跟现在,3岁跟30岁的区别在哪?我最害怕的是有一天说自己不愿意去面对不确定性,不愿意去接触新东西了,因为小时候对世界保持着很多的好奇。我的儿子马上三岁了,他天天会问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世界一直有不同的好奇,但是到我这个年纪,我开始习以为常,觉得这世界就这样,所以我会很害怕长期在一个地方待着不动,长期在一个地区不动,在一个领域不动。

那为什么要这么去做?如果我从南方转到北方,然后又从北京转到上海,转到深圳,我都没法很好适应的话,那么未来我们招纳各个国家的同事,可能来自美国,来自印度,来自东南亚,我们怎么去和这些文化体系不一样的人建立连接呢?更多是基于这个原因。

预见企业

艾诚:预见未来的十年,你觉得黄渊普在哪里?亿欧在做什么?

黄渊普:从公司来讲,没有一个固定的形象,很多伟大的公司,它最初做的事情和它现在做的事情已经了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从我个人来讲,希望十年之后,我依然还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

END

最新二维码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