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于11月16日宣布管理层重大调整,梁建章辞任CEO一职,由此前担任COO的孙洁接任。这是继2007年赴美读博、2013年回归以来,梁建章第二次退出携程管理:“我会做一些更擅长的、更宏观一点的工作,国际化会是携程未来发展的一个新的增长点,特别有意义的点。”目前,梁建章仍然担任携程董事会主席。

驴妈妈CEO王小松:梁建章当年回归时,正值携程被群雄围攻;到今天携程在机票、酒店领域一统江湖,说他是携程的灵魂人物那是当之无愧。

网友@413严:梁建章这是剑走偏锋,OTA(在线旅游社)市场未稳,新的挑战很快就会出现。

为什么选择这时当“甩手掌柜”?“后梁建章时代”的携程和OTA市场格局又将如何?艾问将带你一探究竟。

梁建章

他为什么又走了?

一位曾在携程供职的人士分析称:“选择在这个时候再次退居幕后,一方面是行业格局已经重构,携程通过一系列内部改革和外部并购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扭转了局面,另一个方面则体现出现有的管理团队的能力已经得到充分的信任,所以梁建章可以安心谋划大局,而把具体的管理和执行交给管理层来完成。”

2015年5月,携程宣布战略收购艺龙37.6%股份,总价约4亿美元。2015年10月,百度出售去哪儿股份,携程拥有45%的去哪儿股份,去哪儿网的私有化正式宣告尘埃落定。去哪儿最终跟携程走到了一起,这个真正有能力在业务层面对携程产生颠覆性威胁的最后一个对手也已经被“收编”完毕。

现在的携程,凭借在机酒、景区、境外游等领域的规模优势,已经成为在线旅游行业实质上的寡头。而2007年梁建章离开时,携程仅仅是在OTA市场上能站稳脚跟,可以分到一杯羹。在当年远不如今的情况下都能放手的梁建章,选择现在解甲归田也不足为奇。

“企业家”的淡化和“学者”的凸显

“这次不会去读博士,可以继续专注做人口、创新方面的研究。”11月17日,在上海的携程酒店合作伙伴大会上,梁建章坦言卸任后的去向。曾在携程任职高管的人这样评价他:“梁建章骨子里是个学者,不是商人。”

从 2011 年第四季度开始,携程的净利润等多项关键指标出现了连续 5 个季度的持续下滑,市场份额也首次跌破了 50%;而此前,携程的净利最高曾保持了连续 11 个季度的增长。“你当时在国外看到有关携程的报道,着急吗?”当被采访到这个问题时,梁建章的回答:“老实说,我觉得人口问题更急切。”

有意思的是,在新浪微博搜索“梁建章”会发现,一样是认证用户,“梁建章-关注人口问题”账号的粉丝比“携程梁建章”多了将近60万。近些年梁建章对于人口经济学的推崇和热衷,也体现在了他在公司几乎所有对外场合的发言中:媒体很难再约到他多谈两句对于旅游行业的看法,即使聊到了,也是作为携程其他高管发言的补充;但如果是聊人口、经济,他的档期很快就能被排出来。

不难看出,梁建章在有意淡化“企业家”的形象,而更愿意将自己“学者”的一面袒露在公众面前。作为“企业家”的路或许可以穷尽,但作为“学者”的路却永无止境,梁建章选择了后者。

在OTA市场大局上,“携程系”真的高枕无忧了吗?

从携程本身来看,其优势在“机票+酒店”,目的地旅游尚在弥补当中。尽管入股了同程、途牛、众信等企业,但其在途牛和众信的股份比例较低,并没有掌握实际的话语权,这一切还充满了太多的未知数。

在目的地旅游这一块,途牛目前还是第一大,对携程的威胁并没有因为入股而解除,这相当于携程的软肋,虽极力弥补,仍有不足之处。除了途牛还有驴妈妈、穷游等垂直细分网站,都在影响携程在这一领域的拓展,甚至可能影响到携程的基础业务。

就算是携程优势的机票和酒店业务,也并不是高枕无忧,其面临的不仅有航班管家等垂直细分,还包括有阿里巴巴背景的“飞猪”。不久前,阿里旅行将品牌升级为“飞猪”, 从品牌的命名上来看,去掉了阿里的标识,地位等同于淘宝、天猫、蚂蚁、菜鸟,作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品牌存在,带着阿里在OTA上更大的野心。携程二季度净营收为人民币44亿元,就在刚刚过去的双11,飞猪交易额达到21.7亿元,接近携程一个季度的50%。这样一个强劲对手带来的威胁,恐怕远比艺龙和去哪儿要更大。

梁建章离去后的携程在中国OTA市场格局中,恐怕仍要面临许多的变数。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梁建章创立了携程,而携程开创了中国旅游业的一个新时代,两者可以说是互相成就。即使携程已经脱离泥淖,但如果没有中国本土旅游以及出境游的爆发式增长,携程能否成功可能还要被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作为全球化产业的旅游业而言,如果不能真正实现产业布局的国际化,携程将会遭受更大的挑战和冲击。离开6年之后回归、“二度创业”仅3年又挂剑而去,在中国的创始人当中再难找出第二个“梁建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