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跨年夜,《时间的朋友》如约而至。

这是罗振宇第4年举行跨年演讲,喜欢他的人为其欢呼喝彩,随口也能讲一段“大趋势里的小趋势”,相信每天20分钟的学习可以迅速提升自己的眼界与格局,从而走向成功。

罗振宇

不喜欢他的人,则直指碎片化学习背后的伪知识,称罗振宇靠激发社会焦虑感来销售产品,输出鸡汤麻痹用户对知识源头的探索。

自2012年底开始进入大众视野以来,六年过去了,罗振宇虽已成为身价十几亿的自媒体首富,但关于他的如此争论,从来都没有停止。

小城青年的座右铭:知识改变命运

罗振宇在接受许知远的采访时表示自己的成功靠两个因素:一是勤奋的读书,二是靠机会。

罗振宇

1971年,罗振宇出生在安徽桐城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在罗振宇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向他强调读书的重要性,只有读书好才能走出小城去看更大的世界。

后来,罗振宇在成功后描述那段日子,将读书比喻成一条类似烟筒一样的通道,只有匍匐着爬过这条通道才能通往另一个光明的世界。

时光从来不会辜负努力的人,中学时期的罗振宇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如愿以偿考上了华中科技大学新闻系。武汉好热闹,第一次从小城里走出的他突然意识到外面的世界如此不同,那么北京、外国又会是怎样的呢?带着这份好奇与渴望,大学四年,罗振宇依旧拼命地学习。

罗振宇

本科毕业后,因为突出的专业课分数,罗振宇被中国传媒大学破格录取。多年后,他还清晰记着第一次到北京的场景,“当时下火车后是凌晨4点,天气很冷,我不舍得花十块钱打摩的,就拖着行李箱步行到学校。看着路边大楼里一点点亮起来的光,一辆辆汽车疾驰而过,我问自己有没有可能在这个城市拥有哪怕一盏灯。”

研究生期间的罗振宇也没有放弃过学习,相反,那是他知识突飞猛进的阶段,三年中发表了十六篇论文,他决定继续读博士。

2000年,博士毕业后的罗振宇进入中央电视台,从《中国房产报道》到《经济与法》再到《对话》,他做过不少节目的制片人。但恰逢央视改制,罗振宇始终没有正式编制,身份等同于“临时工”,这份不安全感令他一直筹划着退出体制内单干。

2008年,罗振宇离开了央视,受第一财经邀约,成为了《中国经营者》的主持人。在《中国经营者》的录制中,罗振宇要求把节目结束语改为他的个人脱口秀,这样的内容表现方式,和后来的《罗辑思维》几乎一模一样。

罗振宇

而那时,谁也没有想到后者会成为新媒体时代里最卖座的内容之一。

媒体人的转型:做自媒体第一人

2012年,新媒体的第一波浪潮来袭。

40岁的罗振宇卖掉了自己在北京的房产,手握几百万开始了创业之旅。

12月21日,《罗辑思维》诞生了。他开讲的第一课是《末日启示,向死而生》,当时视频网站上以说书为主要内容的脱口秀节目并不多,除了高晓松的《晓说》有一定热度,樊登的《读书会》也才刚刚开张。

罗振宇

而优酷与土豆合并,大力扶植内容创作者的政策无疑给《罗辑思维》带来了很多的流量。“有种、有趣、有料”,罗振宇说历史,谈人文、剩女、反腐、房价、中医、爱国,他指出事物多面性,撕扯逻辑性推理,辅以感性,深刨内涵,节目风格独树一帜, 从开播到2017年3月份停止更新,累计播放量超过10亿。

与此同时,罗振宇坚持每天早上六点半在微信公众号推送一段60s的音频,粉丝蜂拥而至,他很快成为了新媒体时代的KOL。

粉丝经济随之而来,2013年08月09日,《罗辑思维》推出‘史上最无理’的付费会员制,5000个普通会员:200元;500个铁杆会员:1200元。只用半天售罄,160万元入账,2013年底,罗辑思维第二次会员招募,当天入账800万。

罗振宇

2014年,随着订阅用户和会员数量的激增,罗辑思维开始组织一些“社群活动”。

凭借罗辑思维的号召力,这些社群活动很快在大江南北蔓延开来。除了罗辑思维官方的会员活动,各省各市的罗辑思维粉丝,也自发组织了自己所在地的“罗辑思维朋友圈”——以信奉和热衷“罗辑思维”为名的线上和线下社区。

2015年10月20日,罗振宇发了篇文章《有奔头,一起过》。宣布暂停会员招募,但支持会员资格的转让。对罗辑思维的会员机制和会员社群可能带来的一些“意外”效应,罗辑思维官方开始有意控制。

罗振宇

于是“会员资格”成为一项可交易的标的物。那之后的几天,罗辑思维会员资格买卖交易在许多罗友的微信群里如火如荼,最贵的时候一个会员资格的价格被炒到了6位数。甚至还有人每天统计普通会员和铁杆会员的价格波动,制作K线图。

2015年10月20日罗辑思维正式对外宣布完成B轮融资,估值13.2亿人民币,风头一时无两,称自媒体老大也不为过。

读书人的商机:关于知识的生意

知识付费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把看事物更透彻作为自己的快乐本源。有需求,并且有为需求付费的意愿,这就是市场真实的起点。”罗振宇认为知识付费再正常不过,上一堂课也花钱,买一本书也花钱,只不过这种知识付费和中国20年来互联网免费的惯例不符。

“惯例不重要,事实才重要。”他不断地强调。这也符合他一直秉持的价值观:第一,永远看未来;第二,永远尊重事实;第三,始终关注自身。

从电视台到脱口秀,到自媒体,再到知识服务平台,罗振宇的确一直都在看未来。2015年11月,“得到” App上线,这款罗辑思维旗下的付费阅读产品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让用户短时间内获得有效的知识。

得到

广告语很诱惑,“每天20分钟,在这里学知识、长见识、扩展认知,终身成长。”除罗振宇本人之外,还吸引了李笑来、李翔、刘雪枫、万维钢等内容大咖入驻,并推出了《李翔商业内参》、《5分钟商学院》等按年付费产品。

通往知识殿堂的路径,从未如此轻易,无数人成为App的忠实用户。2017年2月,上线一年后,“得到”团队通过直播向外界公布了其运营数据:总用户 529 万,日活 42 万,订阅总数 130 万,总人数超过 79 万,营收或超2亿。

而如今的用户数,早已超过2000万。

罗振宇曾有一段关于新中产的观点,“不同于老中产,新中产面临的不确定性特别大。当前,一个人要在一个机构内获得稳定位置和上升通道,已经不可能了。想在岗位上做成任何事,都需要跨越组织边界,整合资源。对抗这种不确定性,需要终身学习。这对我们这些知识服务者来说,也是极大的机会。”

罗振宇

而他口中的新中产,又何尝不包括曾经的自己?从小城走出,即使一路凭借优异的成绩顺风顺水,在进入体制内后依然缺乏安全感,直到在北京拥有了两套房后才觉得心安。

有人说罗振宇贩卖焦虑,也有人说他输出鸡汤,无论碎片化信息能否成为知识,不可否认的是,罗振宇极为敏锐的洞察了这种社会不安,并巧妙地将其转化为知识付费的商机。他也许不是一个优秀的学者,却无疑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将有关知识的生意做到极致。

END

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