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中国摇滚圈风起云涌。

那一年,正在读大三的李亚鹏,向父亲借了800块钱,每天带着5个肉夹馍和8个中学生,拿着《乌鲁木齐晚报》四处找赞助商,敲了80多家公司的门,最终获得了9.7万的赞助费,顺利将唐朝、眼镜蛇等乐队请到乌鲁木齐,这是新疆第一场演唱会。门票卖了14万7千元,李亚鹏也赚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近4万元。李亚鹏至今认为这是他人生中做的最了不起的一件事。

演艺圈的幸运儿

李亚鹏考中戏的经历,至今仍是中戏招考史上的传奇。

李亚鹏的老家在河南省叶县,父母都在少年时离开老家,奔走新疆相遇相知结为夫妇。父亲是机电工程师,负责一个实验室,母亲是一位护士长,后进修成为儿科大夫。李亚鹏和哥哥初中一毕业,就被父亲送回到河南读书。高考在即,由于户籍原因,李亚鹏又回到了新疆,在乌鲁木齐八一中学读高三。

李亚鹏

这一年,李亚鹏遇到了自己的初恋——隔壁文科班的刘岩。1990年,中戏在乌鲁木齐招生,喜欢文艺的刘岩便报了名,她希望男友李亚鹏能够陪她到北京考试,到了北京,为了陪女友进考场,李亚鹏也只能报名参加了考试。演小品不会、讲故事不会、清唱《恋曲1990》还忘词,老师问:“你这样调皮的孩子高考最多就300分吧?”“我?500多分。”李亚鹏丢下这句就转身走了。结果本来可以去哈工大的李亚鹏,阴差阳错进了中戏。“我到中戏十天就想转学,但没转成。”

1990年9月,李亚鹏和其他7个男生、6个女生,一行14个年轻人,从乌鲁木齐坐了3天3夜的火车,一路唱着《弯弯的月亮》,来到了中央戏剧学院,组成了90级表演系新疆班,同行的还有王学兵和陈建斌。这首歌后来成了他们的班歌。

李亚鹏

1992年,刚刚读大二的李亚鹏被导演徐耿一眼看中,183cm的身高,俊俏的脸庞和阳光的气质,让徐耿导演认定李亚鹏就是他心目中的男主角丁凯。

李亚鹏
李亚鹏在处女作《青春作证》中饰演男主角丁凯

1998年,大陆第一部青春偶像剧《将爱情进行到底》开播,剧中杨铮和文慧的扮演者李亚鹏和徐静蕾成为那个年代万千年轻人心目中的男神、女神,成为中国大陆偶像剧的鼻祖,在华语影视圈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李亚鹏

2001年,李亚鹏版本的《笑傲江湖》,更是成为90后观众心目中的经典。

李亚鹏

徐静蕾曾回忆青年时期的李亚鹏:“帅!人群中一眼就注意到的那种。”周迅更是公然表示李亚鹏满足了她“对男人所有的幻想。”2013年宣布息影之前,李亚鹏共产出30多部影视作品,不乏《射雕英雄传》、《纯真年代》和《笑傲江湖》等众多高收视率作品。他还获得2001年度中央电视台“电视剧观众最喜欢的演员”奖和2002年第二届中国电视“双十佳”评选“十佳演员奖”首位,和陈坤、陆毅、黄磊并称中国内地四大小生。

李亚鹏

金庸先生生前曾经给《艺术人生》发过一封传真,里面有一句提到李亚鹏在《射雕英雄传》里的表现:“李亚鹏、周迅二人演得极好!”,“角色中活生生的情感,要靠演员自己身上长出来的东西去滋养,李亚鹏就是这样的一个好演员。” 中国著名导演、中戏前院长徐晓钟也曾这样评价李亚鹏。

李亚鹏

李亚鹏的演绎之路走得顺风水上。所有人都认为,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料。但他似乎从来都没打算将演员事业进行到底。 “我骗不了自己,因为我身边有很多优秀的演员,包括我的大学同学,我们一起长大,我知道他们对于艺术的那种投入和献身精神,我是不具备的。当然,上天安排让我进入这个行业,也给了我很好的机遇,但是我就是骗不了自己。”

演员还是商人?天秤座的李亚鹏永远在纠结。2000年拍完《笑傲江湖》后,李亚鹏跟经纪人说“要寻找人生方向”。他很明确地跟当时的经纪人谈,说自己“不演了,不想做演员了。”但经经纪人劝说,李亚鹏立马耳根子软了,最后两人达成共识——每年只拍一部戏,剩下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商业圈的倒霉蛋

李亚鹏的商业道路始于1999年。在旧金山拍摄电视剧《加州阳光中国橙》时,李亚鹏写了三页纸报告,拿到50万美元风险投资,做了一个叫做‘喜宴’的网站,提供线上线下婚礼服务。“这是我做的第一个企业。我们是九个月关门的,中间到六个月的时候,有人给了我们450万美元的估值,当时我们的投资人特别坚定地说‘Go on, I trust you.’”。第一次创业的李亚鹏非常自信,但后来赶上IT投资泡沫、资金枯竭,“喜宴”倒闭在了北京冬日的寒风中,李亚鹏第一次创业失败了。

李亚鹏

李亚鹏深知要做好生意,就得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擅长的领域深耕。于是他利用经营“喜宴”网站时积累的资源,在同年创办了《婚礼》杂志,开始了第二次创业。这一次的创业没有投资人,李亚鹏花得是自己拍戏7年的辛苦钱。杂志在出刊十期后,被世界500强企业、欧洲顶级传播公司贝塔斯曼集团相中,对方表明了收购意愿。这一次李亚鹏学聪明了,见好就收。但后来因刊号问题收购被迫中止,李亚鹏的第二次创业又失败了。

之后李亚鹏投资注册的公司有六七家,涉及影视文化传播、演艺经纪、旅游文化和投资等等,但最终都不了了之。

李亚鹏

10年间,李亚鹏还投资拍摄了6部电视剧,2部电影,一部话剧和一出舞台剧。2000年第一次当制片人的李亚鹏,投资800万拍摄电视剧《海滩》。最终的结果是收支持平,不赚不赔。

除了《海滩》和《将爱情进行到底》两部影片外,李亚鹏投资的影视作品皆以赔钱收场。他还曾以春天话剧工作室的名义投资了话剧《你好,打劫》,但投资50万元只收回了七成,净亏15万元。

除此之外,酒吧、夜店、餐厅,李亚鹏喜欢什么就搞什么。斥资8000万元打造的上海夜店Vip Room,不到四年时间,亏损就超400万元,无奈停业。北京工体旁的“三个贵州人”餐厅也曾有他和王菲的股份,后因收益不佳而撤资。名为“夜色”的酒吧是他和好友王学兵等人在2005年投资的,然而只过了一年,就因涉黄被警方调查。

李亚鹏

在一次采访中李亚鹏自曝6年没有收入,从世俗的眼光来看,李亚鹏算不上成功的商人,但赚不到钱对他来说不叫失败。“挣钱真的不说明什么。失败不是一种能力的增加?经验是更重要的。”,“我对金钱完全没有概念,我将拍戏赚来的钱用于投资,其实就像一个贪玩的孩子喜欢玩具,只是因为兴趣使然”。李亚鹏在自己的博客中颇为自豪地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乐观地说自己给社会创造了500个就业机会。“(我)也算是实现了在儿时所受教导:长大了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一个脱离……的人。”

李亚鹏

经历了十几年的商海沉浮,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李亚鹏开始讲述自己的人生感悟。2013年,李亚鹏亮相了包括央视《开讲啦》和杨澜的《正青春》几档节目,以青年导师的身份向青年人大谈人生观。他说青年人要“明确自己的方向和目标,不管旁人的指指点点,坚定行走在自己的道路上”;他认为“社会给年轻人‘立’的标准太过狭窄,要多去参考别人的人生,重新找到‘立’的标准”。

李亚鹏

余早已无意与江湖纷争

不喜欢做演员,不适合做生意,在2006年,李亚鹏有了新的想法。

这一年,女儿李嫣出生。

由于李嫣先天唇腭裂,李亚鹏萌生成立天使基金的想法。2006年,他和王菲共同发起嫣然天使基金会,救助更多贫困家庭的唇腭裂儿童。并在2012年成立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发起嫣然天使儿童医院慈善拍卖,所得收入全部用于唇腭裂儿童的治疗。李亚鹏还亲自去新疆、西藏等地区寻找唇腭裂患者,为他们做修复手术。

李亚鹏

随着李嫣慢慢长大,在教育女儿的同时,李亚鹏注意到“书院”文化,并萌生成立“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的想法。2011年他成立了中书控股集团,“中书”二字,便是对中国书院的简称。一边以书院为载体推广传统文化,一边寻找文化艺术和经济的结合点。

李亚鹏

迄今为止,“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的公益书院已经开了近十家,名字也颇为儒雅,惠量书院、然也书院、度一书院、德泮书院等等。公益书院的宗旨是“让传统文化从经典古籍中走到人们身边,回到生活中。让人们在生活中切实感受到传统文化给自我带来的充实、和谐和提升。”李亚鹏亲自参与公益书院的宣传、交流和推广活动,让更多人了解中国传统文化。

同时,中书控股还与多家博物馆合作,用推广文创产品的方式来推广文化,完美把文化推广和经济结合。故宫文创的天猫旗舰店就是中书控股在运营,他们仅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把故宫文创做成了如今的网红产品。

故宫文创

大英博物馆的文创运营也出现了中书的身影。今年7月,由中书控股负责运营的大英博物馆天猫官方旗舰店正式开张,一天内涨粉3万,首批上架的几十款产品,包括手袋、家居日用、文具和玩具等迅速售磐。

“接下来的合作方还有卢浮宫和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李亚鹏胸有成竹。

做生意的朋友劝他:“先把一个痛点打透,把中书做成一个上市公司再来谈文化和理想”。但李亚鹏笑笑说:“不急,真不急”。“不骄不躁,坚定信念”是李亚鹏经商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正因如此,面对突如其来的麻烦,李亚鹏才能从容面对。

李亚鹏

10月30日,新加坡联合早报中文版发布消息,称李亚鹏在新加坡投资房地产失败,欠下4000万人民币。由于李亚鹏在7个月内没有偿还,“已经在新加坡被列为失信名单”。“李亚鹏欠下4000万”的消息不胫而走,消息发布四个小时后,李亚鹏经纪人发声:“子虚乌有。”

李亚鹏

然而这个47岁的男人,早已一副与世无争的姿态,他在朋友圈发文:“江湖传言余已经成‘失信之人’,余早已无意与江湖纷争,且仅日同乡好友、前辈大侠相继西去,余心一片飘摇,遂未语”,并称“商业合同纠纷尚在高院申诉司法程序之中,何谈‘失信’”。

李亚鹏

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尽快外界议论纷纷,快要50岁的李亚鹏有自己的坚持和打算。李亚鹏曾谈起他和母亲之间的一次对话:“妈,如果有一天,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再回到一号立井(李亚鹏出生的地方),咱们开一个小饭馆,您觉得行吗?”李亚鹏母亲半天没说话:“要不咱去云南吧,开个客栈!打扫打扫房间,洗个床单什么的,我还能干。”母子俩相视一笑。“得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