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艾问创始人艾诚受邀在混沌大学分享——艾问1000个创始人后答案是什么?

艾诚:艾问1000个创始人后答案是什么?

(以下为演讲全文)

第1个答案:我们天生好奇

在过去的八年时间里,我对话和记录过1323位创新者和投资人,被称为是“最爱问的姑娘”,我天生好奇。从北大到哈佛,从央视到新媒体,我在全球追问这个时代的创富法则。写书、访问,在不变中试探人与事故的边界。创业、投资,在变化中平衡贪婪和恐惧的临界点。

但是我质疑这繁荣,我怀疑新与旧的交替不过是轮回。看着舞台上的百味人生,聚焦的创富生态究竟是变革的引擎……

艾诚混沌演讲
(此刻艾诚突然坠落讲台,黑暗中现场观众一片哗然尖叫。慢慢中一抹红色蹒跚着走上舞台。现场从稀稀拉拉的细语到一致响亮的掌声。)

我跌倒了,又爬起来了。人生是怎样炼成的?有很多的不期而遇,但是庆幸地是,如果你跌倒还可以爬起来,如果你爬起来还可以继续微笑,你就找到了答案。

第2个答案:死是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工作原因,我时常接触这个世界上最有趣的灵魂。因为可以见证很多生命和企业的诞生和发展,无可避免的有更大概率和更苦回忆去见证更多失败和死亡。

在记录了全球超过1300个人物之后,很多人问我,大人物是怎样炼成的?

艾诚混沌演讲

2014年我回国创立艾问,自以为是的写了第一本书人物采访手记 《奋斗是一种信仰—艾问商界领袖的人生底色》。结果答案错了,我以为大人物为梦想而生,而实际是因恐惧而活。史铁生在《我和地坛》里写道:“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第3个答案:唯爱最大

我有一个特别的姓叫AI(艾),I am Ms. AI。这世上有两种AI,一种是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技术,我相信它会决定我们奔跑的速度,但只有另一种人性中的爱才可以决定我们奔跑的方向。

AI

第4个答案:成者为王 败者为寇

九死一生的创投世界,喜忧参半,一将功成万骨枯比任何时代来得更迅猛突然和令人瞠目唏嘘。

六年前在珠海,我遇到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30岁那年丈夫因病去世,被迫南下打工。从销售员到经营部部长,带领格力登上中国空调销售第一的宝座,成为世界500强。我问她,这一路上靠什么?她说“之所以有今天,和我是不是一个女人无关!扎根本土,建立海外市场,追求产品的质量和创新,践行‘让世界爱上中国造’”,同为女人,四目相对,心疼又尊敬。带着靠自己活下去的恐惧,给予所需,在男性主导的商业世界里她把自己炼成了绝不犯错的铁娘子。她叫董明珠,为自己代言的格力集团董事长。

四年前,我采访了一个创业者,见到我的时候他已经连续失败了四次,卖木材卖化妆品都不成功。这一次更“不靠谱”,他想把媒体内容都集合在一起,给每一个不同的普通人千人千面的故事和新闻。结果引来媒体众怒,“‘基于社交和点击量的算法技术’,只算得上机器筛选的雕虫小技,根本和‘智能’搭不上边”。然后这个创业者和他的小公司被告上法庭,律师函不断。

他说:“你喜欢的才是头条。今天如果我们放弃了千人千面的新闻头条,明天我们就可能放弃我们更多的的个性化需求。”他后来赢了官司,我以为他这次创业又充满不确定性,结果他成了中国新经济的代表人物。我问他现在什么心态?他说我只想不脱离用户。这个人叫张一鸣,今年35岁,管理一家估值超过750亿美金的公司——今日头条。

我还问过一个做教育的农民企业家,我说你的一生坎坷,从插秧冠军到高考落榜,你靠什么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他跟我讲:“我有一个规矩,假如说有一天学校倒闭了,账上的钱必须能做到两件事情,第一所有学生的费用可以退完。第二所有老师和员工的工资可以发完。”

这个人叫俞敏洪,44岁那年,他把他亲自写教材的新东方推到了美国上市,市值超百亿。

有人到场,就有人缺席。谁九死一生?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所有的成功路径都被追捧,所有的失败案例都被踩在脚下。我的体会是,每种成功都有他的生命周期,死亡必然会来临,而企业家如果不想离场则必须不断的给予这个世界所需,不断在第二、第三曲线上创造新的成功。

第5个答案:红裙里的女人,有自觉、有自信、有自立

我和你一样也恐惧失败死亡,向往美好生活。我是一个生在长在中国黄山脚下的姑娘,它的美丽让世人着迷,但它原生态的发展也让我直到17岁离开黄山去北京求学,才第一次看到和乘坐火车。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对世界、对未来充满好奇,这种好奇心最终使我远离家乡。我在北京大学求学,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实习,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读研究生……

好奇心始终陪伴着我,从事媒体行业,周游世界,当然也包括担任中国中央电视台驻纽约财经评论员和主持人。我深爱媒体这个行业和它的使命与影响力,希望通过对话改变世界的人物,探索人生底色,总结创业经验,揭秘不死法则。

越来越多的小红裙活跃在各行各业的舞台上,她们说,红裙不仅赋予生命以色彩,还给予她们信心:敢于尝试、敢于冒险、敢于爱问,让我们女人实现一切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艾问的愿望,也是我的愿望,“Ladies in red have self-awareness, self-esteem and self-reliance(红裙里的女人有自觉、有自信、有自立)”。

红裙海报

第6个答案:克服恐惧的最好办法是拥抱恐惧

上个月,我参加了在美国内华达州一片荒芜的沙漠上举行的火人节。白天有40度,晚上有0度的沙漠,什么都没有,没有信号,只有烈日、风沙,没有水源,不能洗澡,没有食物。干嘛呢?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2018年有8万人)聚集在那个沙漠里,用七天的时间打造了一座城市,然后我们欣然地在最后一天,一把火烧掉,我们愿意接受一个尝试,假设生命只有一周。

艾诚

从小我本能地在人群中害羞,对危险敏感,火人节让我勇敢地跨越恐惧。靠着一个水杯、两双鞋和无尽的对于“为什么活着”的思考,竟然坚持到了最后。一路被施舍的水杯沾满怜悯和爱心,被磨破的双脚最终和鞋连为一体,近乎癫狂的思考让我接受了不完美的自己。

恶劣的环境下,人体会透支全部力量。终于挺到最后一夜,火人举起双臂在熊熊大火中轰然倒下,片甲不留。自觉聚集的人群里,有人沉默,有人欢呼,有人哭泣。近万支烟花昙花一现,响彻沙漠的夜空,和八万多个来到火人节的人一样歇斯底里。

我是谁?为什么活着?怎么活下去?八万人眼中有八万个答案。

我也看到了今天在座的各位,你们善良的眼睛,你们眼神里同样有恐惧、有好奇,更有对这个世界的爱。想象一下,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下一周,一周之后我们将在一场大火中烧尽所有,你还会坚持什么呢?

当我走出与世隔绝的火人节时,我突然发现,活着是如此美好,我从来没有如此珍惜。原来给和索取,都不可以解决你的恐惧,只有给予所需,才能克服恐惧。

火人节

走出与世隔绝的火人节,我从来没有这么珍惜过——活着真好!

第7个答案:小红裙公益

小红裙公益

“小红裙公益计划”由艾问发起,以“链接女性领导力与公益心”为使命,主要关注女性及儿童的关怀与发展相关领域。”

My body

No touch

No school

No job

No money

2018年十一假期我拜访了南非贫民窟,直到1994年,这个国家的黑人才被当成人来对待。为什么会跟这个小孩儿有张合影呢?因为我在去南非贫民窟幼儿园的时候,这个小朋友大声朗诵着幼儿园的儿歌—“My body, No touch, No school, No job No money”(这是我的身体,不要欺负我,没有教育就没有工作,就没有钱。)

艾诚

当中国的大部分孩子还在吟诵着小花小鸟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只能告诉他们,“这是我的身体,不要欺负我,没有教育就没有工作,就没有钱······”,他们需要我们给予所需。

第8个答案:给予所需 明天更美好

一个拥抱恐惧给予所需的人,一个明知世界并不完美但仍不言弃的人,才有资格说我为时代骄傲,才能说我有信心让明天更好。

千年以来中国的农耕社会和人口结构都决定了,中国“给”的时候、向外释放的时候,都是好的时候;向内“收”的时候,封闭的时候,都是不好的时候。所以对外的“给”,包括资金、技术、人口、价值观、文化形态,各种给,都会让中国更好,这个时代伟大的一带一路构想和那些优秀的创业者与当年的天可汗、郑和们一样,都是循着这个时代最正确的路径,循着中国自己的方向去做该做的事情。对外“给”,从来不会削弱中国,反而会推动中国更快、更强的发展。

第9个答案:艾问资本 投资未来

艾问资本

在技术世界的浸染让艾问发现,人性需求的本质是人类生存的改善,有生命的技术是为了满足人性的需求而存在,反过来技术会给世界演进带来生命力。结合艾问在传媒领域的经验和对技术世界的敏感,专注“未来科技+传媒影响力”领域投资。

我们要做的,就是经由投资的方式,帮助这类技术提升生命力。艾问资本今天已经抽象出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在媒体科技领域选择最具未来潜力的公司,作为公司的外部合伙人,帮助其在传媒、资本、战略、国际化等方面进行规划,促其成功,助力这个世界朝着更加自由的朴素需求前进。

第10个答案:聪明如你,等你分享?

艾诚

—END—

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

米开朗琪罗说,他所创造的魅力雕像原本就已存在石头里,所追求的只是去芜存菁,学习人生的课题也是一样的:去除多余的,就能显露出内在的那个奇妙的你。

艾问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