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财富2017年500富人榜”榜单中,超过50 岁以上的民营企业家人数为364名,占比为72.8%。这也就意味着,未来10-20年,有近70%的企业家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我把企业交给谁?”

交接棒的传递有多种方式,比如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将企业交给了职业经理人方洪波,新希望董事长刘永好正在将权力逐渐移交给女儿刘畅,在人们还不熟悉马云儿子的时候,他已经将阿里巴巴的大权移交给了昔日干将张勇。

过去四十年,坐享改革开放红利的企业家积聚的财富是过去几代人都不曾达到的高度。随之而来的,是这些被称作“富二代”的年轻人肩上的压力,子承父业?独闯龙潭?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宽阔又狭窄。

时差6小时,我打游戏你健身

柳传志说“王健林身上军人的特质很强”,即使已经64岁,年轻时17年的军旅生涯依旧让他保持着每天凌晨四点起床的生活习惯。

网上盛传的一份作息时间表曾引起热议,同在东半球、同是工作日的一天,王健林硬是和自己近10点才起床的儿子王思聪上演了6小时的时差。

王思聪

下午三点,王健林已经谈判完成并签署了一个重大战略项目,一天的工作将要接近尾声,而结束午饭的王思聪才刚到公司。工作之外,不同与父亲雷打不动的健身,王思聪的每日活动是和林更新一起LOL两小时,并不定期与女性友人一同买包包。

这对中国最著名的富豪父子,不同之处何止于作息。

“我在跑步机上跑五公里不费吹灰之力”,王健林在一次采访中笑道,超强的自我管理能力使他始终充满干劲,在商场叱咤风云。他敏锐、果断,2007年带领万达脱离单一的房地产业务,逐渐向文化、旅游方面转型,仅用了10年就成为集商业、文化、地产和金融为一体的跨界帝国,位列《财富》世界500强380名。

面对父系庞大的商业帝国,王思聪似乎并不感兴趣,甚至对于父亲喜欢的足球也不吝批驳之辞“搞足球的都是傻x”。他厌恶形式主义,个性张扬,着迷于一项全新的运动——电子竞技。

2009年,王健林对外表示,王思聪不愿意随自己介入万达集团的管理中,所以就给他5亿元“任其折腾”,王思聪用这5亿元作为初始资金,成立了普思投资。他收购了当时濒临解散的电竞俱乐部CCM,更名为iG,任命xiaOt(孙力伟)为CEO,重点发力《星际争霸II》、《DOTA》和《英雄联盟》三个项目,强势进入电竞领域。

“校长(王思聪)当时把我们全部喊过去,说只要夺冠,一个人两万奖金。后来我们成功夺冠,校长的人提着一个黑麻袋里面全是钱。” 前iG《英雄联盟》分部选手笑笑曾描述过这样一个场景,年轻的王思聪不爱谈企业文化,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做团队激励,斗志在这一刻全部点燃。

iG夺冠2018年11月3日,在英雄联盟S8世界总决赛中,iG以 3 : 0的成绩零封欧洲顶级电竞俱乐部FNC(Fnatic),拿下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这是中国LPL赛区8年来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为了庆祝iG夺冠,王思聪在微博撒金113万,普天同庆。没听过iG的人知道王思聪,不会玩游戏的人可以玩王思聪。

王思聪

有人说,王思聪是纨绔子弟,混世魔王;也有人说,王思聪以一己之力改写了中国电竞行业。他总是给人一种“漫不经心”、“不会投资”、“玩玩而已”的印象,但事实上普思投资的投资规模已经超过30亿元,投资案例则有32个,其中不乏已经实现上市的公司。截至2017年,王思聪个人身家达到63亿元人民币,与5亿元出道时相比飙升了近12倍。

不走寻常路的王校长,实力远在微博热搜、网红女友与热狗表情包之外。

老超人辛苦一辈子,比不过小超人搞一天

他是盈科拓展集团主席,他是梁洛施三个孩子的爹,他是17年前卖掉腾讯20%股权的那个“笨家伙”。有那么一段时间,李泽楷的名字出现在新闻头版的次数比他父亲还多。

李泽楷

作为李嘉诚的次子,李泽楷继承了父亲经商的头脑,在商界早已名扬内外,是富家子弟成功的典范。

但李泽楷的成功,始终想要摆脱父亲的荣光。

1984年,和大哥李泽钜一样,18岁的李泽楷也考入了美国斯坦福大学。不同的是,李泽钜接受了其父亲的安排,攻读土木工程系。而李泽楷则受到创造了新经济财富神话的吉姆·克拉克和杨致远的影响,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计算机工程,而不是如父亲所期望般就读的商科、法律等适宜管理综合企业的专业。

李泽楷、李嘉诚

“很小的时候,李泽楷就敢和父亲争辩。”其好友杨敏德曾公开指出,他热衷于开快艇、驾飞机、潜水打鱼等被李嘉诚认为是高危险的运动。

爱好之外,二者的分歧更在于事业,李嘉诚希望子承父业,而李泽楷却喜欢自立门户;李嘉诚经商向来稳打稳扎、谋定而动,而李泽楷却是标新立异、大胆行事;李嘉诚奉行的是为人低调,而李泽楷却是不拘小节、一掷千金。

1991年3月,李泽楷成立Stany,自立门户,通过与BBCJ及MTV的合作,两年后卫视覆盖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观众数目达到了2.2亿人,随即又与位于九龙仓的有线电视结盟,李泽楷大获成功。

李泽楷

1993年7月,李泽楷与世界报业大亨默多克在加拿大的一艘游艇上谈判了两个小时,并成功地以5.25亿美元的价格将卫视63.6%的股权售予有意开拓中国市场的默多克。

1993年8月初,李泽楷成立盈科控股,正式与家族企业分道扬镳,一年之后公司在新加坡上市,之后扩展业务至地产、保险领域。1999年,李泽楷锚定软件产业,承接了130亿打造香港数码港的项目,同年5月,李泽楷身家达到379.6亿港元,成为香港第四大富豪,后来又成为香港第二大富豪,与李嘉诚比肩。

新技术在以百倍的速度颠覆传统,香港证券分析家们戏称“老超人李嘉诚辛苦一辈子,比不过小超人李泽楷搞一天。”

李嘉诚

从1950年创建长江塑料厂,到2018年3月16日终于宣布退休,奋斗了68年的老超人李嘉诚退休了,他凭借着超出常人的勤奋,卓越的政商头脑与远见卓识,创建了一个影响世界的商业帝国。退休这天,辅佐李嘉诚30多年的长子李泽钜被任命为接班人,次子李泽楷“拿钱走人”。

终究,李嘉诚还是随了儿子的愿。

27岁的少帅,勇闯意大利

在苏宁,27岁的张康阳被称为少帅。

张康阳

2015年,张康阳被父亲张近东召唤回国,在苏宁总裁办进行学习,此前他是宾夕法尼亚沃顿商学院的高材生,毕业后就职于摩根士丹利,专注于企业首次公开募股和收并购等工作。

不同于张康阳一路的精英历程,苏宁创始人张近东的创业史更像改革开放的缩影。1990年,张近东毅然辞去安稳的工作下海经商,拿着10万元的起步资金开创了苏宁最初的雏形,一个空调专卖店。

张近东

张近东敢打敢拼、踏实做事、对下属要求十分严厉,逐渐率领苏宁成长为国内顶尖的电器零售企业,并打通了线上线下渠道,引入阿里成为互联网红利的收割者。在 “2017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苏宁控股以4129.51亿元的年营业收入名列第二,张近东则以950亿元财富排名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13位。

但张康阳对于父亲张近东的零售帝国似乎并不感兴趣,而是着眼于更大的目标——帮助苏宁从传统零售中转型,进攻国际体育市场。2017年,苏宁收购了意大利国际米兰俱乐部七成的股份,张康阳随即前往米兰,成为了这家俱乐部史上最年轻的新任董事。

彼时的国际米兰正处于谷底,输得“一塌糊涂”,一连五个赛季都没能跻进前三。球迷情绪低迷,股东责难“新任的懂事如何领导俱乐部,他甚至只会讲英文,我们不是意大利的俱乐部吗?”

张康阳

翻译机背后的张康阳,发誓要带领球队重回巅峰。他亲临国际米兰的每一场球赛,主持每一次赛后总结,平均每月两次往返于南京和米兰,并试图利用一切时间缝隙学习意大利语。

“那是一个思维敏捷、反应快、有能力又温文尔雅的小伙子。” 国际米兰前任掌门莫拉蒂曾这样评价张康阳,也是基于如此信任,他将自己手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出售给了苏宁,帮助其完成控股。

同样的信任开始出现在俱乐部的股东与球员身上,国际米兰团结一致,重鼓士气再现往昔的辉煌。很快,在2017—2018赛季,国际米兰时隔六年重返欧冠联赛,同时在各项青年赛事中获得7座冠军奖杯。

国际米兰

张康阳功不可没。

2018年10月26日,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官方宣布:张康阳取代了埃里克·托希尔,成为国际米兰俱乐部历史上的第21任主席,张康阳不仅是国际米兰历史上最年轻的主席,同时也是欧洲豪门俱乐部最年轻的主席。

张康阳

在俱乐部的纪念画册——《经典蓝黑》第35页的开头,印着这样一段话:“很多东西容易彷徨于过去。无论是一个人、一个国家,还是一支足球俱乐部。如果你的‘父辈’永远伟大、正确、光荣,就意味着你接下来只能拼命往他们的肩上爬。至于能达到什么高度,没有人知道。”

几乎不可避免的,除了能量、自由、追求个性,年轻的二代们在父辈光环笼罩下总会被贴上了幼稚、浮躁、急功近利的标签,他们的成就与父辈相比似乎不值一提。但他们同样聪明、努力、审时度势,以自己的方式开创着不一样的疆域,我们看到了更多可能性与冒险的故事。未来,不可限量。

—END—

海报(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