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20世纪最重要的资源是石油,那么在数字时代,数据就是21世纪的石油。

你肉眼可见的数据价值,是华住旗下所有酒店入住客人的信息被黑客以37万元人民币贩卖;你看不见的地方,是搜索起家的百度、社交起家的腾讯、电商起家的阿里,都紧握着手中的数据:百度拥有人的兴趣与需求的数据,腾讯牢牢攥着人际关系的数据,阿里则掌握了购买与消费的数据,分庭抗礼。

大数据

与互联网巨头们的玩儿法不同,TalkingData似乎正在设计数据时代的新格局:未来数据的核心是连接而非拥有,我们,要做数据连接。

TalkingData

在前不久举行的T11 2018暨TalkingData数据智能峰会上,TalkingData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崔晓波公开了以“数据智能服务平台”为核心的整体平台全景图,并用简单三个词语对“数据中台”做了概括:连接,安全,共享。

TalkingData

在崔晓波看来,业界对数据共享的最大误区在于,“我想要你的数据,或你想要我的数据,这就是僵局。未来,谁也不会拥有谁的数据,而要强调将数据做连接,把所有的身份匹配、映射。”

麻省理工学院的布伦乔尔森教授曾将大数据和显微镜做类比,用以显示大数据的巨大变革作用:显微镜把人类对自然界的观察推进到了细胞级别,而大数据,则成为人类对自身社会行为进行观察的“显微镜”。大而无外,小而无内,大数据正在对人类社会与人类行为进行着精确改变,而崔晓波和他的TalkingData,正在改变着整个大数据行业。

TalkingData

七年时间,TalkingData从提供工具方法到打造“数据中台”,产品与服务在不断更新换代,但TalkingData的愿景却始终如一:“数据改变企业决策,数据改善人类生活”。

格局

不做具体业务 中立一以贯之

7年前,崔晓波的妻子提醒他,创业可以,但家中就剩两万块。TalkingData的联合创始人蒋奇说,只剩两万元积蓄,可能有些夸张——“因为崔晓波当时告诉我,不止两万,还有点零头。”调侃之余,创业之初的艰辛可见一斑,但即便就是在那样孤注一掷的创业岁月,崔晓波也仍旧强调TalkingData的中立性。

初创时期的TalkingData主打工具和方法,主要是为游戏App开发者提供数据分析服务。比如通过对某个游戏关卡通关人数的数据统计,对游戏的难易程度进行适当调整,用以提升整个App的用户体验。

随着客户慢慢地积累,TalkingData逐渐走上正轨,也掌握了不少游戏行业数据,这时有人怂恿崔晓波,干脆去做游戏好了,哪款游戏卖得好,直接做代理;甚至还有投资人希望他弄几款游戏上市。“当时我们就像个裁判员,天平稍微歪一歪,就会影响别人的生意。”

崔晓波拒绝这种杀鸡取卵式的发展,“从创业一开始就想得比较清楚,不会做任何具体业务,只提供数据服务,这份工作本身是个慢活,需要中立性,一旦进入某个业务,你可能就失去了中立性。”

崔晓波

在今年的数据智能峰会上,崔晓波公布了与腾讯等方面的合作,有人评论称这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站队”,面对质疑,崔晓波显得很淡定,也很坦诚:“想法真的很简单,谁愿意真的开放数据,谁愿意为实体产业赋能,就去同谁合作。”

崔晓波底气当然足,因为他就是这样做的。去年,TalkingData提出“成效合作”概念,所谓“成效合作”,就是以效果为导向,按实际效果来衡量,打消了企业家们对大数据能否产生实际效果的疑虑。企业家都讲求实干,崔晓波的实用主义方法论再贵,也有大客户愿意买单。不过,要想成为崔晓波的合作伙伴都要经历考验——他们要对合作方的CEO进行面试。对此,崔晓波解释说:“第一个要求就是CEO必须engage(参与),老大不参与、不相信这件事,我就不做。”

方向

追寻人本主义 改善人类生活

TalkingData内部有两句话随处可见:数据改变企业决策,数据改善人类生活。前者是毋庸置疑的趋势,企业家越来越依靠数据说话,并非靠直觉、拍脑袋做决断;但对于后者,人们也许会抱有疑虑:大数据是否真的能够解决个人问题?

TalkingData

“七年前我们定下这个目标的时候,也笑着问自己:这可能吗?”崔晓波眼神飘忽,回忆起当初的日子,“但其实慢慢走到今天这步,我倒觉得,还真有可能。移动互联网带来大量数据、引发种种变化,不仅政府,包括民众对数据的理解其实也在加强。”

近五年,中国GDP年平均增长率约为7.1%,物质资料丰富、生活节奏加快的同时,时间压力也与日俱增,人们发现经济学中的“二八定律”正在自己的实际生活中上演:花费80%的时间,却只换来20%的效益,我们越穷越忙,越忙越穷。正如美国有钱人的精神导师德鲁克曾经说过的:如果你计算一下你的时间,你会发现自己把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了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应用

个体如此,社会更是如此。以往,政府常常站在城市管理者的角度进行城区规划,比如北京城内备受诟病的环状道路,65%的重点小学、80%的三甲医院分布在四环内,郊区公共服务设施明显不足……针对这一点,TalkingData设计了一系列市民可以参与的城市规划项目,市民根据需要,在虚拟界面自主规划各种设施,再由系统收集、整合民众意见,传达给政府,以了解居民对城市配套设施的需求。

类似的运用还有很多,TalkingData此前还利用开放数据系统,在北京前门大栅栏地区进行了一系列实验,为的是了解游客参观喜好,人们是更喜欢逛逛老胡同,还是愿意去政府花重金打造的商业街?从这个实验中能够清楚看到,老北京韵味儿十足的四合院,更是游客的心头所好。

TalkingData

大数据正在提升着每个人的生活质量,其核心理念正是以人为本。“若在城市管理上,慢慢达成数据的透明共享,我觉得城市就会变得更好,居住就会变得很舒服,人也会慢慢优化自身,比如现在大家开始计步了,还有很多模型反应你的生活状态和健康状态,我觉得那样一天,会慢慢到来。”

边界

生活数据的安全与合规

大数据时代人们的生活的确比以往更加便利,美团知道你爱吃什么,淘宝知道你爱买什么,百度知道你想看什么……从饮食到健康,从身体到思维,大数据似乎比人类更了解人类本身,我们似乎回归到了刚刚降生在世界时的那般赤裸与透明。

当你登陆App,输入手机号进行注册;当你百度一下,浏览历史正在被记录。你感叹着科技为你带来的迅捷与方便,却不知你正在用自己的数据与隐私为此服务买单。李彦宏曾说,“我想中国人可以更加开放,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如果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的,那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做一些事情。”

我们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这么“被自愿”了。

信息

而TalkingData仍在努力坚守这条底线。在与艾问人物交流的过程中,崔晓波谈到一次经历,他陪同一位投资人在公司参观,恰好谈到数据隐私与保护的问题,崔晓波喊住路上的一位员工,让他帮忙查一项数据,却被员工以“你无权查看”为理由拒绝了。崔晓波说,“实际上,在TalkingData,谁也没有这个权力。”

TalkingData设有专门的法律研究部门,“但你会发现不同区域,它的规定都不太一样,比如欧盟的法律比美国就要严苛一些,因为每个国家的国情不同。因为欧盟基本上没有特别大型的互联网公司,所以它会制定一些比较严格的管制策略,Google来了,我先罚40亿欧元,然后Facebook来,我接着罚,中国企业来还要罚。而美国是由法院最终确定哪些行为构成侵犯隐私权,所以美国的信息隐私保护规则相对灵活,所以每个国家立法的出发点是不同,规定有所差别。”

enisa

2017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开始施行,随着网安法和配套法律的逐步落地,TalkingData也已按照国内的法规,将数据安全作为全局考量,纳入所有业务和产品的设计与落地中,并在数据保护技术方面持续进行大量探索和实践。如今,TalkingData已经通过了ISO27001:2013信息安全管理体系认证,并在2017年获得了CMMI(level 3)认证。两项具有国际权威的认证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说明TalkingData的信息处理合规化。

网络安全法

尽管如此,崔晓波仍旧坦言“去年网安法出来后,就一直没有出台细则,只有相应的一些处罚规定,从业公司摸不清楚法律的边界到底是什么,我们其实很希望国家抓紧立法,能让我们清楚黑线和白线在哪里。”

TalkingData

2011年成立的TalkingData,没有七年之痒,只有七年坚守。在艾问人物看来,大数据之于崔晓波,也许不仅仅是事业,更像是一种信仰。他经常说:除了上帝,任何人都要用数据说话。在安全与合规的底线之上,崔晓波正在探索大数据时代的未来新坐标,并且在朝向“数据改变企业决策,数据改善人类生活”的最初愿景,越走越近。

—END—

海报(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