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和许家印这一周似乎过得都不太好。

一周前,许家印给公众讲了一则“农夫与蛇”的故事:“曾把贾跃亭从破产边缘救回来的恒大,却被反咬一口”,贾跃亭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支付7亿美元,并在10月3日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双方所有协议。

而贾跃亭那边,给公众则讲了一则“客大欺店”的故事:声称自己尽管遵守了义务,满足了协议所规定的全部条件,但恒大还是收回了付款,也阻止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 简称“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最不能忍的,是恒大“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

贾跃亭、许家印

事情的根源在于双方对钱和权的争夺。2017年11月30日,恒大子公司时颖与FF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8亿美元,6亿美元,6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

FF的烧钱速度快到令人难以想象,贾跃亭在今年上半年就已经花光了恒大当年应该支付的8亿美元。当然,这在电动车行业内也不算最烧钱的,刚刚在美国完成上市的蔚来汽车此前五轮融资金额高达276.06亿元,但到今年六月,蔚来账面上的现金也仅剩44.8亿元,三年花掉230亿元。

全球电动车扛把子特斯拉更是个吃钱机器,有人对特斯拉做了计算:每小时就要烧掉50万美金,相当于每分钟8000美金,折合成人民币5万块……

FF

花光了8亿美元,贾跃亭只能预支额度,要求恒大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同意了,但是有个前提,“想要我出钱可以,但要签订补充协议,达到条件我再付款。”也正是因为对于补充协议的争执,才有了开头双方各执一词的罗生门。

从目前媒体零零散散曝光的内容来看,很难清晰地判断谁在说谎,谁又在利用谁。但双方的目的却是非常明确,贾跃亭要将恒大踢出局,引入新的融资方,急需“救命钱”;恒大则是要拿下FF的主导权,据多位恒大FF员工透露,在过去的一个多月内,恒大实际上完成了FF中国管理权的变更,除了高层方面重新委任了法人、董事长等一系列核心高管职位,对基层员工也进行了合同换签工作。

精明的商业角斗场中,没人是傻子,许家印不是,贾跃亭更不是。太阳底下无新鲜事,贾跃亭一路走来,收割的韭菜,从资本雄厚的娱乐明星到精于算计的商业大佬,数不胜数。

踩着山西小县城出道的“贾老板”

贾跃亭一直对外声称,自己的经商之路是从1996年开始的。1995年,刚刚从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毕业的贾跃亭,在山西垣曲县地方税务局做一名普通的网络技术管理员。

贾跃亭

和大多数青年人一样,23岁的贾跃亭不会满足于朝九晚五的生活,辞职创业是他的必然选择。1996年,他开始在垣曲县与人合办公司——卓越实业公司,合伙人就是他的第一任妻子李莉。但更重要的是,李莉是当地常务副县长的女儿,不论是前期资本投入,还是后期经营管理,都为贾老板提供了极大便利。

两人各出资20多万,办起了公司,经营煤炭生意,主要是对优质煤炭进行进一步加工,就是俗称的“洗精煤”。

但贾跃亭自己并没有洗煤厂,他联系了一些煤矿的优质煤到某些洗煤厂,加工后的煤再卖给下家,贾跃亭挣的是中间倒买倒卖的差价。

贾跃亭

煤场的生意渐渐稳定,可贾跃亭的心却一直没稳当过。90年代中期,国内互联网和计算机发展势头正旺,曾经做过网络技术管理员的贾跃亭,为自己的一技之长寻到了商业模式:办电脑培训班。

电脑培训学校的规模不小,可惜持续时间并不长久。随后,他又投入到另一项事业中——“垣曲卓越双语学校”,但学校也无疾而终,如今已停办多年。

除了煤炭和教育事业,贾跃亭还相继从事过钢材运输、胶印厂,有时突然冒出一个新想法,花费几万块买地,随后又突然放弃……

贾跃亭

不知用“一地鸡毛”来形容他在垣曲县的生意是否合适,但确定的是,贾跃亭不相信“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道理,因为他对开公司的兴趣,要远远高于深入管理一家公司,自然而然,这些公司无法为他持续带来收益,最终只有放弃。

在垣曲县八年的所作所为,多少与贾跃亭日后的行事风格有几分相像。

然而,小小的垣曲县已经装不下贾跃亭的野心。2002年,他基本已经放弃在垣曲县的生意,一同放下的,还有他的第一段婚姻、第一段事业的合伙人——妻子李莉。他需要重启人生,因此他要释重前行,前行的广阔舞台则是北京。

创办乐视 脚踩明星与大佬

2003年,贾跃亭离开垣曲县,来到北京,并在第二年创立乐视。

贾跃亭

贾跃亭选择视频,是因为他瞅准视频的行业前景。然而,前景广阔的市场自然少不了资本角逐,此时的视频市场,爱奇艺已经被百度收入囊中,合并后的优酷土豆也被阿里收购,BAT中还剩下一个,就是腾讯,但腾讯视频所占份额也不小。

乐视拿什么和BAT竞争?

版权。

千禧之年的中国,盗版光碟随处可见,甚至当时火爆大陆的台湾歌手周传雄都是靠内地的盗版音乐积累人气。而贾跃亭此时却打出正版视频的旗号,以低价收购了大量影视作品的版权,吸引用户。

光碟

BAT见状,也纷纷购买版权。过去十年,影视作品的版权费价格高得吓人。

2013年《甄嬛传》售价总额为7220万;2015年《芈月传》,版权费达到3.6亿;而今年的《如懿传》,价格则升至5.4亿。短短几年,版权费上升了135倍。

版权费用的升高,让贾跃亭这个版权大鳄饱餐一顿。通过初期低价买入、后期高价卖出版权,贾跃亭获得不菲的回报。但当购买一部影视作品的成本达到上千万、每年都要大量购买时,乐视与百度阿里相比,还是有些囊中羞涩。买不起的贾跃亭决定自己拍,成立乐视影业。

乐视

作为乐视生态链上的重要一环,乐视影业成为贾跃亭手中一台重要的“收割机”。

2015年5月,郭敬明以1元/股的价格获得500万股的乐视影业股权;同年,张艺谋在原来认缴的208万元基础之上,增资到1201万元;孙红雷出资239万元,黄晓明出资5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接着,邓超工作室出资30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冯绍峰出资1000万元……

先造梦、再融资,吹完估值、抓紧上市。2010年8月乐视网登陆创业板,成为中国视频行业里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交易价格超过发行定价60%,接近47元/股。

乐视

2015年5月12日,A股上市公司乐视网达到179.03/股的历史最高价,贾跃亭多了一个新的绰号,“贾布斯”。

围绕乐视,贾跃亭十余年间开办了63家公司。但这都不重要,高涨的股价,让每一个投资者兴奋,也让一众商业大佬相信了他的乐视生态梦。

“骗子!”

2016年,第一次有人试图喊醒陷入贾跃亭乐视梦的众多投资者。2016年11月6日,乐视掌门人贾跃亭发布全员内部信,称目前资金比较紧缺的问题还是集中在手机上,主要是手机供应链的问题,并反思因节奏过快导致公司资金不足,宣布要停止烧钱扩张。据当时不完全统计,乐视手机波及到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欠款规模达数十亿元。

但一时之损失还不足以掀翻贾跃亭的这艘“巨轮”。

乐视

曾经有人说,贾跃亭做了那么多,但只有“乐视体育”看上去靠谱些。乐视体育曾经在2015年5月,吸引到马云、王健林等人的投资,但随着中超、亚冠等头部赛事版权的丧失,乐视体育开始走下坡路。2016年12月,随着媒体爆出乐视体育拖欠英超三千万的版权费,将会被掐断直播信号,乐视体育的辉煌便同贾跃亭的其他梦一样,昙花一现后便很快凋落。

离梦境被戳破最近的一次是2017年初,乐视被以提请仲裁的形式偿还债务,四五十个身穿“乐视还钱”字样衣服的供应商集体到贾跃亭的门前讨债。

危机时刻,贾跃亭请来了“接盘侠”孙宏斌续梦。

贾跃亭、孙宏斌

乐视网陷入资金危机的2017年1月,孙宏斌的融创以150亿资金,获得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和乐视影业15%的股权,成为三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并派驻董事和财务人员。

就在孙宏斌接盘乐视几个月后,贾跃亭却挥挥衣袖,赴美做起了造车梦,投资美国电动汽车公司Atieva,控股FF法拉第未来,将乐视的残局一摊留给孙宏斌。

贾跃亭美国豪宅
贾跃亭美国豪宅

收割完山西的新朋好友跑去北京,收割完北京的明星大佬跑去美国;收割年入过亿的黄晓明不过瘾,还要收割坐拥95亿资产的孙宏斌……

就在他不停向上跳的过程中,身上背负的“名号”也越来越多:老赖、“假会计”……北京证监局2017年9月13日对贾跃亭下发关注函,12月8日证监局责令其改正,12月25日责令其回国。但这一切都没能“唤回”贾跃亭。

2018年3月14日,接手乐视400多天的孙宏斌无奈辞去乐视董事长职务,在新闻发布会上谈及乐视,孙宏斌一度哽咽落泪,甚至直言“乐视系我们计提损失165.5亿元,这已经不算壮士断臂了,这是把脑袋都砍了。”

孙宏斌

尽管孙宏斌泪洒发布会,但他与众多财力雄厚的明星一样,只能算是投资失利。但对30万股民来说,乐视的崩盘击垮了他们的人生。

股民如临深渊 贾跃亭脚踏星辰

在危机爆发之前,乐视网曾经以180元/股的辉煌时刻带给股民以财富梦想,但在2016年危机出现后,股价便跌落至36元/股,融创的救驾也没能挽救乐视的颓势。在一连串的债务危机中,乐视网在2018年1月24日复盘后连续“一字跌停”,到2018年2月6日,股价被打至5.36元/股。

在经历恒大入驻和公开互撕的百日纠葛后,乐视网再度大跌,截至今日收盘,乐视网报2.91元/股。

乐视股民股民着急,贾跃亭更着急,急着收割:2014年他帮助姐姐贾跃芳减持4700万股,获利22.84亿元;从2015年开始,贾跃亭前后套现57亿元。根据乐视网2016年的年报,身处债务危机的乐视优先归还贾跃亭20.7亿元,2017年上半年,贾跃亭再拿回4.35亿元。

一面是股民如临深渊,另一面却是贾跃亭割了又割。

割了散户,收了明星,踩了大佬……这一次,又跑到许家印的饭桌上掰手腕,不知是死是活。

贾跃亭

贾跃亭曾说,乐视绝不会欠任何人的钱,只要给他时间。也许时间真能帮他实现梦想,也许时间只是延续他的收割梦。

—END—

海报(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