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位于地中海东岸,仅有的2.5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中有一半以上是沙漠,871万的人口数量还不及青岛的常住人口,其中74.5%是犹太人。

以色列,只占全球0.2%的人口拿走了20%的诺贝尔奖,科技贡献GDP超过90%,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高科技公司数量位居世界第三,平均每年近百家以色列公司被巨头收购,成为媲美硅谷的全球创新中心。

以色列

以色列,拥有世界上最早出现的即时通讯软件 ICQ,Mirabilis公司1996年开发出ICQ时,QQ和MSN还是埋在土里的种子。而除了 Mobileye、Viber 等声名在外的公司之外,还有无数不知名的初创公司以及蠢蠢欲动的科技创业者们在行进。

今年5月,马云带领35位阿里高管前往以色列交流学习,他说在自己心中,以色列一直代表的是智慧、创新、坚持。

马云去以色列

以色列的知名投资人埃胡德·利维曾说,“我们没有自然资源,没有淡水,没有土壤,没有安全,我们是一个移民国家,146个国家的人来到这里,我们没有资产,唯一有的就是一个个的创业者。

有人曾说,以色列人就像天生的互联网产品经理。对一切事物进行质疑、探究,敢于打破常规,永不满足于现有成果……

以色列

一个将创新视作立国之本的国家,让人好奇;一个把对权威的不服从镌刻在思想中的民族,让人钦佩。

艾问创始人艾诚对话,以色列驻华公使 Ophir Gore(高飞)

分割线艾诚:中国跟以色列都是相当有趣的国家,他们都是很现代的经济体,很现代的社会。但是同时两国又都是文明古国,我想问您这两个文明古国它们过去有悠久的历史对于国家的创新有什么影响呢?创新的精神会不会被传统文明所影响呢?

高飞:中国文明当然是全世界最古老的文明,以色列也很古老,中国跟以色列可以说是兄弟国家。中以之间有很多相似之处,首先是教育的问题。教育对于每一个中国家庭都是头等大事,他们的小孩们放学了之后,周末还是会继续学习,在以色列也有这样子重视学习的文化,包括犹太文化也是很重视学习,学生都很勤奋。

高飞:其次,我们的家庭价值观非常的重要、非常受到重视,无论是犹太文化和中国文化中都非常重视家庭,我觉得这其实对于创新都是很有帮助的。

艾诚:以色列的人口差不多是北京的一半,但是每两千个以色列人就有两个创业家,为什么以色列人这么爱创业呢?

高飞:每次思索这个问题的答案,会想到的第一件事是“必要性是创新之母”。以色列的国土多是沙漠,我们水资源不足,所以必须自给自足,靠自己的双手。这可能可以解释出以色列人为什么这么具有创业精神。

以色列人认为创新是一种能够承受得起失败的能力。我们理解大部分的初创企业都是会失败,特别是关于人工智能还有其他领域的初创企业。最开始看起来很好的主意,最后发现在市场上不可行,所以以色列的失败是被接受,我们有很多的企业家是不断的失败,从过去失败中总结出经验,再避免同样的错误,我们认为其实失败是一件好事,只要最终你能够站起来。所以我觉得对于失败的态度、对于以色列的成功是很重要的。

艾诚:您觉得中国人在哪些方面对失败应该更有勇气承受,从而改变对失败的观点呢?

高飞:其实我们从中国的创业者身上有很多可学的,特别是在AI方面中国实际上是领先全球的。我们要充分地了解中国的创新局势,有很多中国企业正在做很多的创新。某种程度上来讲,比如说以色列最好的学生他们大学毕业之后通常不愿意去那一些大公司,我知道日本、中国一些最优秀的毕业生总是会选择最优秀的企业拿到一份薪水不错的稳定工作,而在以色列大部分的好学生毕业之后都会自己创业。

像我刚才所说,创业很可能失败,但是当你为自己做主、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自己创业的时候,其实是非常独特的心理。我们在中国看到很多优秀的人才他们非常聪颖、非常优秀,却还是甘愿为大公司打工,我其实很希望他们能够更多的选择创业,我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这一些初创企业。

—END—

海报(无二维码)